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满志刚[黑龙江]:闯入太阳系的阿波斯(连载)




28.杀戮


走出休息室后,卫铭还没开口,张峰和尚勇就说:“可以。”

卫铭明白,他们如同一体一样,谁心里想什么都知道。当然,如果你不想让他们知道也能做到。他刚才想到了大兴,毕竟,那里有很多人是他如亲人般的好友,他不能这样一刀两断。他的这个想法隐瞒不了张峰和尚勇,所以,他们知道卫铭的想法,也都同意。当然,他到大兴的目的还有一层,就是争取大兴归顺联邦政府,这也是三人共同的想法。

“我也要回华州。”尚勇还没开口,张峰和卫铭就都知道了。

张峰说:“你们都可以走了,这里的事情我可以做了,只是你们要在大兴和华州单独进行改造工作,我们同步进行。”

尚勇很快启程,华州是他的领地。而卫铭不同,他要与大兴联系好后才能前往。在临走之前,卫铭与王美娜通了话。王美娜对于卫铭成为‘总理’感到疑惑,觉得是受到了胁迫。

通话之后,她知道成为“总理”是卫铭心甘情愿的,感到非常意外,卫铭的形象在她心里一下子崩塌了。

“原来,你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她怒骂道。

“我们可以当面交谈吗?”卫铭说,“我还想与克瑞斯、王卫红他们见一面。”

“你觉得他们会见你吗?”王美娜冷笑道。

“我无论如何也要去一趟大兴。”卫铭近于恳求地说,“有些事情我需要当面讲清楚,请您允许我进入大兴,好吗?我就一个人。”

王美娜想了一会儿说:“我们商量一下,一会儿给你回信。”

王美娜把几方面的人员召集起来,把卫铭要来大兴的事情讲了一遍,随后,征求大家意见。大家听后,七嘴八舌议论起来,有的说不能让他来,小心引狼入室。有的说可以让他来,看他到底想干什么。也有的说,卫先生不会伤害我们,我们应该让他讲清楚发生了什么等等。

王美娜看了一眼达奇拉,达奇拉站起来环顾了一下,大家静了下来。“我的想法还是允许他进来,毕竟,他是我们的好朋友,我想,他一定会带给我们一些信息,现在是关键时期,我们也要考虑以后何去何从。”

“我们应该旗帜鲜明反对联邦政府。”科斯有些激动地说,“卫铭已经与张峰站在一起,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坚决不能让他进来,更不能引狼入室。”

他突然意识到这话对海伦有些刺激,就握住海伦的手,用密语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伤害你,别多心,我爱你。”

海伦低着头回语:“我知道,没事,我也爱你。”

“我认为议长的话有道理。”李涛说,“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迪尔莫已经复活,而且寄居在张峰、尚勇和卫铭三人身上。我们是卫铭的朋友,他虽然有迪尔莫的分身,但他还有自己的一面,这些是我们在获得能量球能力时了解的,我想,科斯、卫红、海伦和克瑞斯都知道。从卫先生本身来讲,他绝不会伤害我们,我们应该和他接触,了解更多情况。”

科斯刚想站起来,就被海伦按住。他知道,海伦怕他言语过激伤害到别人,就笑着说:“李局长的话很有道理,只是我们不能轻易相信卫先生,现在很明显,我们已经不是一路人了。”几个年轻军人也附和着科斯,他们从安全角度考虑,自然要小心谨慎。

王美娜知道,这样争论很难有什么结果,就转移了话题,对克尔顿说:“教授有什么看法?特别对张峰他们用能量球改变人类、使人类长生的问题,您怎么看?”

克尔顿清了清嗓子,他虽然不是大兴人,但与王美娜等人关系很近,就不把自己当成寄居的。“我不太相信,人类改造要符合客观规律,不能想当然。赫斯特是比我们先进得多,但他们和我们不是一个维度,我们人类在他们的维度中能否正常生活,这些我觉得不要想得太好。当然,我是历史学家,从科学角度,还是金院长有发言权。”

“那就请金院长说说看。”王美娜对金院长说。

金院长站起来说:“我正有事情想要向市长汇报,关于赫斯特的回信,不知道可不可以讲?”

“如果没有什么秘密,就在这里同大家说一说,也好让大家讨论一下。”王美娜说。她知道金院长是个很有分寸的人,既然说了就不会有什么秘密而言。

“是吴琼的回话,很简单,六个字:请卫铭回大兴。”金院长说。

他知道,大家一定有很多疑问:“我把卫先生当总理,并与张峰和尚勇复活迪尔莫的事情发给赫斯特,吴琼就回了这六个字。不过,我们发现,一颗小行星正在向我们飞来,快要接近太阳系,而且这颗星很像阿波斯。”

“阿波斯?”克尔顿惊异地问道,“就是三百年前阿波斯大战的阿波斯?”

“是的。”金院长说,“不过,好像吴琼与斯先生也在阿波斯上,我想与三百年前不同吧?”

屋里一下子静了下来。三百年前的阿波斯大战,虽然他们没有亲历,但从历史的记载里,他们知道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战争,难道人类又要经历一场浩劫?

“我看,应该让卫铭先生到大兴。”达奇拉说,“金院长说,吴琼的回话也是这样说的。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听听卫铭先生怎么说。”

大家都没有吱声,看来没有人再反对了。王美娜说:“那就这样吧,有关部门做好迎接准备。”

卫铭如期来到大兴,虽然没有万众欢呼的场面,但王美娜还是率领众人亲自迎接,也算是比较隆重了。卫铭在入口处接受了一些新闻记者的采访,他很简单地说:“我是回来看望朋友的,是个人行为,没有什么可说的。”

然后,他同克瑞斯他们几个有超能力的人,用特殊的方式进行沟通,他知道,科斯对他有所防备,就与科斯密语:“我希望你派可靠的人对我进行保护式监视,特别是对我的住所要严格守卫。”

一开始,科斯也想这么安排,但他怕卫铭有想法。也想向王美娜提建议,考虑到王美娜会不允许。现在好了,是卫铭自己提出的,王美娜自然不会干涉,他对卫铭的善解人意深表敬意。

他们来到卫铭曾经住过的地方,只是现在警卫级别比以前高出很多,达到了从未有过的程度。王美娜知道,这是科斯借安全之由,对卫铭进行全方位监控。她刚想发作,卫铭马上说:“这样太好了,现在是特殊时期,安全很重要,科斯,费心了。谢谢!”

王美娜知道卫铭这是替科斯解围,也就没再说什么。他们来到卫铭住的房间,门外站着两个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向卫铭敬了个军礼,然后打开门,王美娜进屋环视了一下,对卫铭说:“您先洗漱,再休息一会儿,然后参加我们为您准备的欢迎宴会。”

“这就不必了,”卫铭坚决地说,“我清楚大家对我的看法,我一会儿在会议室可以回答大家的问题。至于宴会,我想就免了。”

王美娜想了一下,她知道,现在大家和卫铭都没有心情参加宴会,就同意了。

王美娜走后,卫铭进入浴室,他刚想脱衣洗浴,突然感到体内的迪尔莫出现,在控制身体和大脑,并与张峰、尚勇合在一起。现在他完全成为迪尔莫,虽然张峰在达城,尚勇在华州,自己在大兴,可是,他们又像是在一起一样,这种感觉,无法用地球人类的语言来表述。

“一定要在阿波斯到来之前把地球改造成赫斯特空间站,让他们看看我的计划多么完美”。迪尔莫这样想着,卫铭和张峰、尚勇也是这样想着,虽然他们是一样的思维,但也有差异。卫铭始终有一个疑虑时不时冒出来,那就是要摧毁人类的身体,让人类脱离现在的维度,进入高维度,那是不是意味着杀戮?对现有人类进行杀戮。而张峰和尚勇就没有这个念头,他们觉得就算是杀戮,也没有什么,因为人类的肉体太不完美了,有很大的缺欠。人类受到有缺欠的身体的限制,只能在这个低维度生存,而且,生存的时间又那么短,正所谓人生苦短。

当然,张峰和尚勇也有不同。张峰的想法就是建造空间站,几乎与迪尔莫一致,他的理想是成为真正的迪尔莫,独立主宰空间站,让改造的人类对他顶礼膜拜,使自己成为他们的‘神’。而尚勇则是实现人生的最高理想,以其超凡的智慧和能力,成为拯救世界的伟人。同时,他也希望尽快实现长生,挽救自己和母亲,也让达卡脱离王建功的身体,实现他们真正在一起的愿望。

这就是迪尔莫分身复活后,在他们三人身上的反应。但有一点,就是他们很大程度上还是迪尔莫,所以,他们的行动也一直以迪尔莫的思想为主。

张峰在密室把哈维、奥尔特、斯克尔召集来,告诉他们,现在可以实施人类改造计划了。三个人非常激动,跪倒在张峰脚下:“终于可以实现长生了,迪神万岁!”

“卫铭和尚勇不也是迪神的化身嘛,需不需要他们在场?”斯克尔问道。

“这个,我自有安排。”张峰清楚,虽然卫铭与尚勇也是迪尔莫的化身,他们如同一人,但他们又同是自己,也就是说,他们也同时是卫铭和尚勇。卫铭和尚勇,对于改造人类和地球的计划并不知道多少,所以,现在还是不让他们参与,等需要时再让他们参加。

“你把与我们通联的人都找到,让他们等待接收我的指令。”他对斯克尔说。

很快,与他通联的人,包括14个市长,都进入通联专用网络,等待他的命令。自从迪尔莫分身被封后,他与他们的通联就断了,不是不能通联,只是他不能对他们发布命令,这是迪尔莫专有的。现在,他可以用迪尔莫的身份对他们说话,这些话都带着迪尔莫的能力,让通联的人毫无疑问地服从。

他站在透明罩前,对泛着蓝光的透明罩说:“我们现在是改变人类的伟大时刻。可以说,自有人类以来,人们不断追求长生,可是,没有一人成功。人类在不断的失败中渐渐失去希望,这不是人类无能,而是受维度的限制。现在,我们有了赫斯特的能量球,可以打开维度限制,使人类进入长生,这是一个多么激动人心的时刻,这一时刻将永远载入人类历史之中。现在,我宣布,更新人类,改造地球开始!”

其他通联的人,在自己的地方跪地高呼:“迪神万岁,迪神万岁!”

张峰的脸变幻着,他用手在透明罩上慢慢划动,然后走进罩内。先是他的头慢慢的变成透明的,然后,他的身体也一点点儿变成透明的了。与他通联的人突然都进入密室,也都变成透明人,而原有的身体像烟尘一样消失了。他们也都进入透明罩,十几个透明人在一个并不太大的透明罩内,看上去像是挤在一起,可又都是各自独立的,看上去,每一个都没有与他人挨着。

透明罩慢慢升空了,像火箭一样,一下子冲出地下城,进入半空。然后,自己在空中旋转起来并变了形状,像飞车一样,只是还是透明的。透明飞车瞬间来到废都旧址的黑洞上空,又变成原来的形状,进入黑洞。到达底部后,透明罩变成六边形,对应洞中的六个镜面,然后,每一个边都变成了一个独立的立体三角形,里边全部是透明人。也就是原有的透明人变成了六个,分别在六个立体三角形里。这六个立体三角形慢慢分开,向六个镜面进入,里面的透明人看不出什么表情,但他们的内心却有些恐慌,他们还不适应这种状态,像是在梦里,又清楚这不是梦,是改造后的自己。

进入镜面后,他们像到了一个城市。只是,这个城市没有上下左右,像是在太空中一样,自己也完全处于失重状态,或者说自己完全没有了方向,随意的一个姿势就在空中停留下来。每个人都感到,自己不是一个,而是六个,六个自己也是随心所欲,既可以一致,也可以不一致,就像一只手上的五个指头,既是一体,又可以做出不同的动作。

“大家不太习惯吧?张峰说。他看上去有些与大家不同,不是六个,而是一个,但是,他可以同时与六个人交流。他把手在他们头上划动一下,他们也都变成了一个,而且都站在了地上,眼前的房屋、道路、山水林田等等都不再是悬在空中,一切跟在地上一样。他们像是从过山车上下来一样,一颗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看来,习惯真的很难改变。”张峰说,“你们已经习惯这种虚幻,对于真实却不适应了。”

大家互相看看,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但又不敢问,都在心里猜测。

“不要猜想了,到时候就明白了。”张峰抬头看看前面,是一栋大楼,非常雄伟壮观,比所有地下城的建筑都宏大,而且闪闪发光。他知道,这个地方原来是这个城市的首府,也是李特尔和吴琼工作过的地方。他环顾一下四周,花草树木、山水田林、楼宇路桥等等,尽管看上去与地球上的一样,但是,他知道,那是经过降维化处理的,也就是把赫斯特维度降为地球维度,让地球人类能够适应。这一切,地球人类看不出来,只有赫斯特人能够感受到。按理说,住在这里的人已经不是地球人类了,他们已经没有了人类的身体,完全成为一个近似于灵魂的状态,可是,他们的意识仍旧保留人类的习惯,这就是刚才张峰对他们说的,习惯很难改变的本意,他们并没有感受到,这里是降维的赫斯特,所以他们不明白。

他们进入大楼,里面的设施好像新建的一样,完全看不出经历了三百年的样子。张峰有些惊异,他没有想到,这个原本是自己建造的空间站,后来成为梦幻之城,在吴琼他们离开以后,竟然保持的如此完好,难道有人在这里管理?可是,这里看不到一个人,这让他感到特别奇怪。

“欢迎迪尔莫!”从里面走出一个老者,后面跟着几十个人,他们也是透明的。

“劳尔?”张峰惊异地叫道,“怎么会是你?”其他的人好像都是达绵人,是达绵神的忠实信徒,在他们的身上有信仰印记,用赫斯特信息一眼就看出来。

劳尔跪在张峰面前,其他人也都跪下:“我们日夜盼望的达绵神回来了,达绵神回来了,我们终于得救了。达绵神万岁,达绵神万岁!”劳尔张开双臂,仰望着长空大声呼叫。其他人也跟着高声欢呼,“达绵神万岁,达绵神万岁!”

张峰扶起劳尔:“你不是随吴琼他们去赫斯特了吗?怎么和他们留在这里?”张峰用手指着跪着的达绵人,“你们也快快请起,起来吧,起来吧!”

“是我把他们留下的。”一个年轻的女人走了过来,虽然她也是透明人,但可以看出,她长得很漂亮。

“斯米儿?”张峰惊讶地看着漂亮年轻的女人,“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会在这里?这还用问吗?”斯米儿走过来,一手搭在张峰的肩上,歪着头,有些顽皮地说,“你不告而别,我能不找找吗?你说,你以为换了个分身我就不知道了,我们可都是赫斯特人。”

“那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张峰抓住斯米儿的手问道,“是不是从你爸爸那里知道的?”斯米儿的爸爸就是斯先生,张峰知道,斯先生对女儿很宠爱,一定是他架不住斯米儿的软磨硬泡告诉她的。

“你不要以为我爸爸对你的约束不近人情。”斯米儿说,“他要是按照规矩,应该把你关进监狱,他是不忍心。”斯米儿用手伸进张峰头里,张峰的形象变了,是一个高高大大又十分帅气的年轻人,这是迪尔莫的形象。“还是这个样子好看。”

迪尔莫晃动了一下头,他回头对大家说:“这就是我的真实面目。”

他又对斯米儿说:“现在,我还要用张峰的身份,所以,还是用这个样子,等完成我的计划,再变回自己。”

斯米儿笑了笑,她回头对劳尔和达绵人说:“我把你们的达绵神找到了,我的任务完成了。”她又对已经变回张峰的迪尔莫说,“我知道你的理想,尽管我并不赞成,但我还是帮助你留住了他们。他们是你实现理想的忠实拥护者,也是为你守护这个梦幻之城的忠诚者,我就帮你到这儿了!”说到这里,她的身形越来越淡,慢慢消失了。

张峰定神望着远方,他知道,自己在地球的分身之所以还有复活的机会,也是斯先生看在斯米儿的份上留下的,斯米儿对他的帮助实在太大了,包括保留这个城和人,这对于他下一步行动非常有力。他对劳尔和达绵人说:“谢谢你们为我们看护这个城,现在,我们可以在这里实施计划了。”

“听从达绵神安排,我们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劳尔说。

他身后的达绵人也都说道:“是的,一切听从达绵神的安排。”

张峰向大家摆摆手,哈维他们都过来与劳尔他们站在一起,张峰向他们伸出双手,一股电光从两手流出,围绕着众人,他们像是被催眠一样,闭上眼睛,举着双手,电光从他们手掌流进身体,由于他们都是透明人,电光在身体流动的样子看得非常清楚。

过了好一会儿,张峰放下双手,电光不见了,其他人也都睁开眼睛。他们像刚从睡梦中醒来一样,惊异地看着周围的一切,无论劳尔他们还是哈维他们,都与先前大不同,仿佛换了一个人。他们齐声欢呼:迪神万岁!迪神万岁!迪神万岁!

这里的一切,卫铭和尚勇都清楚,因为他们与张峰都是迪尔莫的分身,自然如同身临其境一样,只是他们物质身体在不同的地方罢了。当然,就物质身体而言,他们还是自己,无论卫铭还是尚勇,他们都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同张峰有所不同的是,张峰的物质身体几近消失,一切都以迪尔莫的思维为思维,而卫铭和尚勇则经常出现与迪尔莫思维不一致的想法,所以,他们经常处于矛盾状态,这让他们自己也感到无法控制。

此时,卫铭主要的想法是,大兴人如果拒绝承认联邦政府,不参与地球和人类改造工作,张峰一定要毁灭大兴,包括大兴的人,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要劝说大兴人,特别是劝说王美娜、王卫红他们,让他带领大兴人参加改造、得到改造,这样,就会成为被改造的新人类,也就避免遭到毁灭的危险。

可是,自己先前不是这样想的,也不是这样做的,当初,自己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阻止张峰(或者迪尔莫)改造地球和人类,因为那是违反自然规律的,是造物主绝对不允许的。可现在,自己不仅成为迪尔莫,还是联邦政府的总理,仅仅几天时间,自己就从阻止者变成参与者、甚至是主导者。这样的身份,怎么能够再取信于王美娜他们?不要说他们,就连自己都怀疑自己,怎么能够劝说他们呢?

张峰的计划已经开始,这也是迪尔莫的计划,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自己的计划,这个计划对于那些已经承认联邦政府的城市只是进行改造。当然,这个改造也是有血腥的,不过是他们都接受罢了。而对于大兴这样与联邦政府对抗的城市,其结果就是毁灭。卫铭非常担心这样的结果出现,可如何避免,却需要下大力气,这也是他匆忙来到大兴的主要原因。

卫铭在克瑞斯、王卫红的陪同下,简单吃了点儿东西就来到会议室。此时,会议室里已经有很多人——大兴各界人士和媒体记者,他们怀着各种心情等待卫铭回答问题。卫铭知道,这是他说服大兴避免毁灭的好机会,也是面对危险的时刻,尽管就迪尔莫分身,在场的任何人都不会对他产生威胁,但就卫铭的身份,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对在场的人大开杀戒,这样,他的危险是可想而知的。

他来到主席台,王美娜已经坐在一边,他向大家招招手、顺便坐在王美娜旁边。王美娜轻声问道:“可以开始了吗?”

卫铭点了点头。王美娜对大家说:“应大家要求,也经卫先生同意,现在,请卫先生回答大家提出的问题!在回答问题之前,我们请卫先生先讲几句。”她的语气很平和,既没有敌意,也没有热情。

“非常感谢王市长和在座的诸位给我这个机会。”卫铭站起身向大家鞠了一躬,以表谢意。“我对大兴如同在多国时代对自己的祖国一样,尽管我来自过去,但是,自从回到地球,大兴对我给予了亲人般的关怀和照顾,是我这个来自过去的人有了家的感觉,这里的人也如同我的亲人一般。从我的内心来讲,大兴就是我的家,大兴人就是我的亲人。非常希望我的家乡平安,更希望我的亲人平安、健康和长寿!接下来,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地球和人类改造计划已经开始,如果我们不能参与这个计划,大兴将会面临毁灭的危险,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别听他胡说八道!”一个资深的议员站起来说道,“他们就想剥夺我们的自主权,把大兴变成他们的加工厂,我们坚决不答应!”

“是的,坚决不答应!”

“坚决不答应!”

“不要让他在这里胡说,把他关进大牢!”

几个反对联邦政府的激进人士,随着资深议员在台下大呼着,他们有很多是王美娜的追随者,他们坚决反对承认联邦政府,更不相信人类能够长生。当然,这些人并不知道迪尔莫,也不知道卫铭也是迪尔莫的分身,更不知道张峰正在实施人类改造计划。

“大家不要激动!”议长达奇拉站起来向那些叫喊的人摆摆手,“我们还是先听听卫先生如何回答我们的问题好吗?我想,在座的有很多人想要知道人类长生的计划。”

“是的。”一个名叫郑起的科学家站起来,他是大兴科学院搞生物的研究员,在生物学界颇有名气。“我想知道,人类长生采用什么技术?”

“当然是赫斯特技术。”卫铭回答,“以我们人类是不可能的。”

“是不是废弃我们现有的肉体,只保留我们的灵魂?”郑起问道。

“可以这样理解。”卫铭知道,对于赫斯特技术,人类的语言是无法准确描述的,只能近似。

“我们的灵魂以后还能进入天堂吗?”郑起又问。

“郑起,亏你还是大科学家,竟然相信灵魂。”一个人站起来大喊道,他也是一个科学家。

“就是,”一个哲学家站起来说,“不要用那套唯心的说法蛊惑人,世界是物质的。”

“大家静一静。”李涛站起来,他对王美娜说,“市长,我想讲几句,好吗?”

王美娜看了一眼卫铭,卫铭点点头。王美娜说:“可以,我们今天就是要知无不言。”

李涛看了一下刚才讲话的哲学家说:“我觉得,现在不是探讨哲学问题的时候,据我们情报部门了解,张峰的确要实施人类改造计划。确实像卫先生讲的一样,如果不参与将遭到毁灭,这是摆在我们面前十分紧迫的事情,事关八百多万人生命的大事,我们必须尽快做出反应!”李涛的话让大家感到了危险,半天没人吱声。

“我看,我们还是听听卫先生的意见。”达奇拉打破沉默,见大家没有反对,就对卫铭说,“卫先生,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卫铭知道,此时他的意见一定会有效果,所以,他很直白地说:“我们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承认联邦政府,参与地球和人类改造计划,就这两条。至于其他问题,包括城市自主权等等,改造后的城市与我们现在的城市有很多不同,管理也会不同,那时候再探讨也一样,更何况,我们进入新的阶段,思维方式也大不同。”

突然,卫铭又感到一种力量,像是和刚才的想法对抗一样,而且很强烈。

“其实,改造也是杀戮。”他说,“改造后的情况未必比现在好,违反自然规律,所以,我们还是要抵制。”在场的人惊愕地看着台上的卫铭,明明刚才还劝说参与,现在却突然又说要抵制,怎么回事?

“我们要坚决阻止迪尔莫改造人类的计划。”卫铭站起来,非常激动地说,“迪尔莫的地球和人类改造计划实际上就是消灭人类,把我们现有的人类改造成如同赫斯特人一样,可我们毕竟不是赫斯特人,改造后也不是赫斯特人,那样的人类是非自然的,是······”突然,他像是被人按住一样,一下子坐在椅子上,不说话了,脸型慢慢变幻了起来,还发出刺眼的光。

“请大家离开。”克瑞斯冲了过来,他一挥手,在空中抓出一个银光布罩,罩住卫铭,科斯也冲了过来,与克瑞斯一起把卫铭抬起来,嗖的一下飞出会议室。会议室顿时一片混乱,人们竞相向外出逃,王卫红飞身跳到王美娜身边,护卫着她。

王美娜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她看着挤在门口的人们都摇着头说:“怎么会这样,卫先生怎么了?”

王卫红说:“不知道,太奇怪了,您怎么样?”

王美娜突然感到身上发热:“我好像被火烤了一下,很热。”

这时,在场的人,除了几个有超能力的人,都感到浑身发热,而且越来越热,相继有几个已经晕倒。

“是赫斯特辐射。”李涛在地上观察那些晕倒的人,“应该是伏在卫铭身上的迪尔莫发出的。”

海伦也过来搀扶王美娜,她也晕了过去。这时,那些倒在地上的人身上也发出蓝光,不一会儿,屋子里所有的人身上都发光了,包括有超能力的王卫红他们,蓝光越来越浓,布满了整个屋子,又从屋里向外射出,像浓烟一样向城市的各个角落弥漫。很快,整个城市都被蓝光笼罩了。城市里的人们惊叫着四处逃散,可是,无论逃到哪里,都无法逃出蓝光的笼罩。城市里所有的人都被蓝光照射了,他们同会议室里的的人一样,很快都晕了过去,身体慢慢地也发出了蓝光。

蓝光越来越浓,以至于整个大兴城全都变成了蓝色,包括天空、地面以及所有的建筑、山川、河流等等,整个城市仿佛是一幅蓝色的水墨画。而所有的人也都变成了蓝色的,有的躺着,有的坐着,也有的依靠着墙站着……他们都如蜡像一样,只是都闭着眼睛,表情看上去很安详,如同睡着了一样。

卫铭突然站了起来,他掀开蒙在身上的银色布罩,看着这个蓝色的屋子和躺在地上、全身蓝色的克瑞斯和科斯。他想起来,这是自己身上的迪尔莫发怒了,用能量球发出蓝光,这个蓝光是赫斯特半物质光,能够被物质吸收,从而改变物质,张峰所说的改造人类就是用这种光改变人的身体。他悲痛地捶打自己,想不到,自己竟然成为摧毁大兴的人,这是怎么了?“天哪,为什么,为什么。”他大声呼叫,蓝色的泪水从他的眼睛里流出,“为什么是我,我竟成了杀戮大兴人的刽子手。”

他伸手去扶克瑞斯,可是,克瑞斯的身体像空气一样,手伸进去竟然一点感觉也没有,他又把手伸进科斯的身体,也是一样,他们的身体都是虚空的。他走进会议室,满屋子的人都如同睡着了一样,身上发着蓝光。他用手试探了一下,也都是虚空的。他找到了王美娜和王卫红,她们相互依靠着坐在墙角的一个长椅上,同样也是虚空的,任卫铭如何晃动伸进她们头里的手,她们都毫无反应。卫铭呆坐在地上,用手不住地打自己的头。此时,迪尔莫好像离开了他的身体,无论他如何运用超能力,都无法知道迪尔莫的想法和行踪,也不知道这些受到照射的人会怎么样?现在,他就是卫铭,完完全全的卫铭。而且,他与这些人不同,他是完全物质的身体,与原有地球人的身体是一样的,不是虚空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陷入了极度痛苦之中。

突然,蓝光消失了,所有的都变成了透明的,包括天空(人造的天空)和地面以及地上的一切,包括那些沉睡着的虚空的人。只见那些透明的人慢慢的动了起来,然后都站起来,他们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相互打招呼。只是,他们好像看不见卫铭,有的甚至从他身上穿过去。他向他们摆手,说话,甚至呼喊都没人理会,他拼命大喊:“我是卫铭!”

就在卫铭用能量球发出蓝光的同时,尚勇在华州城也用能量球发出了蓝光。与卫铭不同,尚勇是在一片欢呼声中进行的。他坐在圣皇宫高高的座位上,俯视着跪在下面的大臣们,十分庄重地宣布:“人类改造工作开始,一个让人类进入长生的时刻到来!”下面的大臣齐声高呼:“圣皇万岁,圣皇万岁!”尚勇缓缓站起来,双手捧起能量球,一道蓝光立刻发出,顷刻间,整个圣皇宫被蓝光笼罩了,慢慢的,所有人都成为蓝色的,都发出蓝光。与大兴不同,这里的人没有恐慌,他们身体发出的蓝光很强,很快将华州城笼罩在蓝光之中。而后,蓝光消失了,所有的建筑和物品都变得透明,人也是透明的。他们纷纷涌向圣皇宫,向坐在高位上的尚勇跪拜。尚勇向他们招手致意,此时的他也是透明的了。

突然,天空裂开了,是地下城的人造天空开裂了一道口子,强烈的阳光照进透明的地下城。瞬间,所有透明的又变成蓝色的了。蓝光与阳光相互排斥,发出滋滋的声音,所有的人都感到浑身发热,他们惊慌失措地大叫道:“圣皇救我!圣皇救我!”尚勇举起能量球,一道强烈的蓝光将阳光遮住,尔后,开裂的天空合拢了,一切恢复了原样。

尚勇收起能量球,对大家说:“我们要进入梦幻之城,这里不安全了。”他抬手将一个透明的飞车抛向空中,这个飞车旋转着将所有人吸了进去,虽然有几百万人,可是,他们好像不占有空间一样,尽管是一个不太大的飞车,几百万人在里面也不觉得拥挤,他们既可以合在一起,也可以分开,好像没有了身体一样。飞车很快飞出华州城。当他们离开的一瞬间,华州城里的一切像是融化了一样,变成了一片汪洋。

飞车进入梦幻之城后,停在一个十分庞大的建筑群之中。尚勇首先走下车,后面跟随他的是所有市民。当他们的脚落在梦幻之城的地上时,他们好像又有了身体的感觉,一切又都像过去一样,只是身体还是透明的。

这时,斯科尔带着一队着装整齐的工作人员过来,他将一个圆盘交给王建功,王建功将圆盘植入身体。他伸出双手,从指尖射出无数道光,穿进每个人的身体,这些人突然化作一道道光线,飞进建筑群中。顷刻间,几百万人全部消失。

这时,伍泰英子过来对尚勇说:“启奏圣皇,您的母亲已经安顿好了,是不是可以恢复她的记忆?”尚勇想了一下说:“暂时不要了,记忆对她来说只是痛苦。”他回头对斯科尔说:“我们先回圣皇宫,你告诉总统先生,华州已经完成改造。”

“好的”斯科尔一边答应、一边问,“总统问您,有卫铭的消息没有?”

“怎么?你们也不知道卫铭去了哪里?”尚勇惊讶地问道。他知道,卫铭已经脱离了迪尔莫,他会去哪里呢?

尚勇在王建功和伍泰英子的陪同下,来到斯科尔为他建造的圣皇宫。这是一个十分宏大的宫殿,不仅造型庄重,就连院外的配套建筑都透出一种威严。整个皇宫比华州的还要大,而且山水树木、亭台桥阁等等错落有致,看上去十分和谐。皇宫的主楼,是尚勇办公和居住的地方,建筑风格与华州很相近,既宽敞明亮,又厚重森严,显示出主人的威严。

“你来了。”随着一个温柔的声音,达卡从里间走了出来,她身上穿着华丽的礼服,头上戴着闪闪发光的金冠,显得十分高贵,与先前的现代女性判若两人。“不习惯吧?”

达卡皱了皱眉头:“我也觉得别扭,像是拍照一样,可是他们说这是礼仪,哎,真麻烦!”

尚勇拉着达卡的手,深情地说:“我们终于团聚了,你高兴吗?”

达卡有些惊异地看着他:“你说什么呢?我们什么时候分开了?”

她看了看王建功和伍泰英子,十分礼貌地点点头说:“您好。”

伍泰英子刚想说话,尚勇摆了一下手,笑着对达卡说:“我来介绍。”

他指着伍泰英子说:“这是伍泰英子,是我们皇城的防务长。”

他又指着王建功说:“这是王建功,我们皇城的总长。”

达卡微笑着向他们伸出手,他们屈身行吻手礼。

尚勇挽着达卡在宫殿里转了一圈儿,达卡始终面带微笑。尚勇亲切地对达卡说:“怎么样?这就是我们的家,以后,我们就在这里生活。”

达卡依旧微笑,好像没有听到尚勇的话。尚勇的脸上闪现出一丝忧虑。他们在圣皇宫里的几个内院里转了一会儿,尚勇便叫人把达卡送回寝宫,他对王建功和伍泰英子说:“不要与圣皇后提过去的事情,就让她这样吧,回忆对未来未必有好处。”

“那其他人呢?”伍泰英子问,“现在,华州只有我们两个知道过去,这对管理有难度。”

“有什么难度?”尚勇有些不高兴地说,“斯科尔不是把管理程序交给你们了吗?把它传输给大家,大家自然就知道怎么做了。”

“可他们还是不知道自己过去是谁,”伍泰英子说,“也不认识过去的亲朋好友。”

“他们认识现在的亲朋好友就够了。”尚勇的声音提高了许多。

伍泰英子仍旧坚持,她向尚勇躬身说道:“对不起,臣下愚钝,可我还要说,现在他们认为的亲朋好友,甚至自己,都是设计出来的,是虚拟的,不是真实的,这样的人生有意义吗?”

尚勇看了看伍泰英子,又看了看王建功,他长长叹了一口气:“你以为你们不是设计出来的吗?你以为你们不是虚拟的吗?你以为你们的世界是真实的吗?愚蠢,你们是不是也想感受一下他们的现状?”他怒视着伍泰英子。

王建功和伍泰英子立即匍匐在地:“圣皇息怒!”王建功说:“英子小姐只是想弄明白,无意冒犯圣皇。”

他对伍泰英子说:“还不向圣皇认错!”

伍泰英子叩头说道:“臣下知错,请圣皇恕罪。”

“好了,”尚勇说,“我之所以没有把你们的记忆消去,就是念你们跟随我多年,忠心耿耿,也是便于你们管理皇城,不要多想了,有些事情不是你们能够理解的。起来吧,以后不要怀疑了。”

王建功和伍泰英子站起身,不再说话,他们知道,与他们讲话的是迪尔莫,也是尚勇。

尚勇抬头看了看天,一道光线飞落下来,他回头对王建功说:“我要到总统那里一趟,你们召集有关人员,尽快按照程序组织工作。”

他想了想,问道:“有多少人没有来?”

“二十一万多。”王建功说,“都是反对圣皇,对长生有疑惑的。”

“恐怕他们都被淹没在华州了。”尚勇叹了口气,“这是他们的选择。”

“二十多万。”伍泰英子有些沉重地说,“都死了,真惨。”

尚勇怒视着伍泰英子,伍泰英子忙低下头说:“臣下又多嘴了。”

尚勇走到伍泰英子跟前,厉声斥责道:“管住你的嘴!”

他看着伍泰英子,用缓和的语气说:“下一步,这样的事情还很多,不要说‘惨’字,那是他们的选择,”他勉强笑了笑,“或许并不惨,就像你们说的,死,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

尚勇之所以说‘这样的事情还很多’,是因为下一步就要对所有的城市进行改造了。他来到张峰的总统府,张峰正在等着他。张峰的总统府比尚勇的圣皇宫还要大,只是没有圣皇宫豪华,清一色的办公楼房,一看就是政府所在地。现在卫铭失踪了,没有了总理,总统自然成为政府的首脑,所以,政府部门也都放在总统府。

张峰热情地拉着尚勇的手说:“皇城还满意吗?时间仓促了一些,有什么问题下一步可以整改。”

尚勇忙点头说:“不不,很好,很好,很满意。”

张峰说:“满意就好,满意就好。”

他握着尚勇的手,一股电流传过来,尚勇立即明白,这是迪尔莫在他们身上工作。他拉着张峰的手,与斯科尔等几个可靠的人走出房间,来到一个很大的飞车上,飞车瞬间从黑洞飞向高空,在离地球二百多公里的地方停在空中。他们俯视着地球,张峰和尚勇异口同声地说:“好好看看吧,一会儿就不再这样了,以后永远看不到这个蓝色星球了。”

大家惊奇地看着张峰和尚勇,知道是迪尔莫在说话。可是,像这样两个人同时说话还是让人感到奇怪。张峰和尚勇此时好像一个人,他们并排站着,一起举起双手,两个蓝色的小球从他们双手间慢慢升起,然后两个球缠绕着飞向地球,只听到一声轰鸣,地球上泛起红光,而后一团白烟弥漫在地球上空,将整个地球包裹起来。又过了一会儿,白烟消散了,露出了地球,一个像冰一样半透明的星球,而且,它慢慢地脱离地球的轨道,向漆黑的太空飞去……(待续)



作者简介:

满志刚,大庆市儿童文学协会理事,作品散见于《岁月》等报刊。


责任编辑:柴秀荣

二审编辑:隋  荣

终审编辑:王  如



点击量:2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