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张学鹏[河 南]:我们,湖水和鸟




1


我和黄元庆、金青山是骑友,周末或者假期喜欢骑单车四处旅行。虞城是个有山有水有森林的好地方,特别是黄河故道湿地公园,是我们最喜欢去的地方。

古黄河挟泥裹沙在这里转了个弯,留下一个水库,后经人工大力开发,成了湿地公园,名曰:天沐湖。故道湿地,山青水秀,空气清新,两岸田园秀美,花团锦簇,绿树成荫。湿地芦苇年年岁岁青了又黄,黄了又青,成群的水鸟在芦苇丛中息栖,繁殖。一年四季,我们都能听到各种鸟儿动人的歌声。

我们停下自行车,行走在天沐湖畔,欣赏湖边美丽风光,听鸟儿在绿叶繁花中歌唱。长长的柳丝垂在船板上,展现出“两只黄鹂鸣翠柳”的诗情画意;喜雀在繁花似锦的枝头衔柴筑巢,唱着动人的歌;斑鸠从远处的麦田上掠过,飞上枝头,谈着“咕咕”的情话;燕子扇动轻灵的翅膀,划开碧绿的河面,撒一河呢喃;湖面的水鸭从水里钻上钻下,“嘎嘎”欢叫;还有美丽的白天鹅,在滩涂上闲庭信步,啄食鱼虾,一会儿翩翩起舞,一会儿引颈长鸣……

突然,白天鹅呼啦一下,遁向高空,飞向远方,消失在水天一色。原来,有几个摄影爱好者正拿着长枪短炮对着天鹅群拍照,有两个人试图划着橡皮艇靠近天鹅拍近照,天鹅受到惊吓,逃向远方,没了踪影。

我们走过去,我对摄影者说:“你们拍照离天鹅这么近,天鹅有灵性,有点儿怕人,它们是害怕你们才飞走的,它们唯恐受到伤害,以后你们再给天鹅拍照,一定要远远地拍,这样才不会惊扰到它们。”

摄影爱好者望着天鹅群消失的方向,面露愧色,灰头土脸地走了。

明晃晃的太阳照在滩涂上,没了白天鹅,也就没了活力,显得很沉寂,我们也怅然若失。


2


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我们一行三人骑车来到故道湿地。我们沿着湖畔走,欣赏旖旎风景,听鸟儿在繁花中歌唱。

此时,几个孩子沿着湖畔边走边往树上瞅,手里拿着弹弓,一路指指点点。毫无疑问,他们一定是在打鸟。一个孩子举起弹弓,瞄准一只正在枝叶间唱歌的喜鹊就要发射子弹……

“住手,快住手!”我大喝一声。

孩子吓了一跳。我走向孩子,对他们说:“鸟是人类的朋友,鸟儿吃害虫,保护庄稼和树林,不能打鸟,知道吗?”

孩子可能受了惊吓,忽闪着大眼晴,使劲儿点了点头。

黄元庆说:“我给你们背一首诗:谁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劝君莫打枝头鸟,子在巢中望母归。”

金青山说:“谁知道这首诗的作者?解释一下这首诗的意思?我给谁买糖吃。”

一个孩子说:“老师好像给我们讲过这首诗,作者是白居易,可是意思我不大懂。”

金青山说:“你说的没错,这是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诗,题目是《鸟》,意思是说,小鸟尽管小,它也像我们一样,都是有血有肉有生命的,小鸟在窝里等它的妈妈送食物吃,你打死了鸟妈妈,小鸟没有妈妈的照顾,就会饿死、冻死,懂了吗?”

孩子鸡啄米似地点了点头,说:“我现在懂了,我们以后再也不打鸟了。”

我说:“小鸟在等它的妈妈,你的妈妈也在等你们,快回家吧,这个弹弓,我给你十块钱,卖给我了,拿钱买糖去吧。”

黄元庆又假装黑着脸,说:“以后不许再打鸟了,再打鸟,我带着警察去你家里抓你们。”

孩子们接了钱,飞快地跑开了。看着孩子们远去的身影,我们很高兴,因为我们听到鸟儿正在林子里尽情地歌唱,唱响春天的旋律,唱尽生命的欢腾。


3


一个初夏的早晨,我们三人骑车来到黄河故道湿地,放下自行车,我们沿着天沐湖畔散步,想呼吸一下这里清新的空气,想听听鸟儿动人的歌声,净化一下耳朵,放松一下心情。

远山云雾弥漫,湖面倒映着山峰,一叶叶扁舟浮在湖面上,如诗如画。薄薄的雾气飘荡在岸边丛林中,露水一滴一滴从绿叶上滴落下来。此时,鸟儿休息了一夜,正是鸟儿抖动捂热的羽毛、抖去全身的露水、张开粉黄的喉咙齐声欢唱的时候。令我们奇怪的是,林子里没有鸟,一只都没有,只有朝阳透过丛林斜射到地面上,斑斑驳驳,静得让人害怕。

我们有一种预感,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我们三人沿着湖畔继续行走,果然,在树林边的麦田里,我们发现两张很大的捕鸟网,像两张血盆巨口,随时准备吞噬飞翔的鸟儿。网上粘着两只斑鸠,三只黄鹂,还有一只白天鹅。我们很气愤,走过去把活鸟放回自然,很可惜,死了一只斑鸠,两只黄鹂,一只白天鹅。我们拆除捕鸟网,待在原地等了很久,想知道谁在捕鸟,但是一直没有见到捕鸟人。看着死掉的鸟,我们的心情沉甸甸、湿漉漉的。

找个有花有草的地方,我们把死掉的鸟儿埋了,堆起一个大土堆,又插上一根绿枝,圆圆的,像一个人的坟。


4


从故道湿地归来,我时刻担心着那里的鸟儿,揪心着那一张张“吃鸟”的网。

周末,我们又来到故道湿地丛林里,依然没听到鸟儿的歌唱,静静的林子顿时失去了生命的欢腾。我们沿着河边的麦田一路查看,果然发现四五张捕鸟网,网上粘着几只鸟,有喜鹊、斑鸠、水鸭,因为一直拼命挣扎,几只鸟儿已经奄奄一息。

我们急忙走过去,把鸟从网上救下。我们拆网时,一个光头向我们跑来。光头又肥又壮,人高马大,满脸横肉,凶神恶煞一般,呵斥道:“干什么呀?这网碍你们什么事了?这鸟是你家的?为什么拆我的网?快给我放下。”

黄元庆一看来者不善,就用手机录像取证,大声说:“你在这里张网捕鸟,是在违法犯罪,知道吗?你还理直气壮,有没有王法?”

光头说:“我就是王法,这里是我的地盘,我作主,我捕几只鸟,烤着吃,你管得着吗?”

金青山也在一旁“敲鼓”助威:“今天我们就是要管管你,就拆你的网,就不让你捕鸟。”

光头说:“还我的鸟网,不然对你不客气,我马上找人揍你,让你走不出河滩。”

我说:“捕鸟违法,这里不准捕鸟,我们是义务护鸟员,如果你敢乱来,我们就报警。”

光头说:“吓唬谁呀,我逮几只鸟,没偷没抢,管你鸟事?侵害谁了?犯什么法了?”

我说:“鸟是人类的朋友,爱鸟护鸟,人人有责。”

光头想取回鸟网,我们坚决不给。他就动手抢。我说:“你再动手,我们就报警。”

金青山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金青山报了警。

金青山又说:“咱们不能让他走,警察马上就到。”

光头看我们人多势众,又报了警,自知理亏,只好溜走,边走边指着我们威胁、恐吓,骂骂咧咧:“你们等着,我去村里找人,回来揍死你们!”

警察来了,我说:“这里有人张网捕鸟,被我们赶跑了。”我拿来手机录像给他看。警察截下图,保留了证据。

警察说:“这里是故道湿地,是自然保护区,守护青山绿水,人鸟和谐共存,我替鸟儿谢谢你们。”

我说:“保护鸟类,人人有责,鸟是人类的朋友。”

警察说:“这里地处偏远,我们警力有限,让不法分子钻了空子,以后我们会加强巡逻,见到鸟网及时拆除,也欢迎你们监督、巡查,协助我们执法,遇见情况及时报警。”

我们告别警察,准备骑车返回,发现我们的自行车胎全没气了。不用猜,这一定是光头使的坏,对我们怀恨在心,扎了我们的自行车轮胎。


5


我们没有被光头的恶行吓倒,在我们的建议下,天沐湖边立起了许多警示牌:严禁捕鸟,捕鸟违法,发现捕鸟,必定严惩。

警示牌立上后,我们再到故道湿地,没有看见有人打鸟,没有发现捕鸟网,鸟儿自由自在地飞翔,在繁花绿叶中欢快地歌唱。

因为担心鸟儿受侵害,我们三人成了故道湿地的常客,成了当地森林公安分局的义务护鸟员,与森林公安民警长期保持联系。我们一去,林子里的鸟儿就放声歌唱,唱响绿色的旋律,唱尽生命的欢腾。

我们正沉醉在鸟儿的歌声里,突然,歌声戛然而止,丛林一片寂静。

大家正好奇,黄元庆指着远处一个人,说:“看,捕鸟的光头来了。”我们三人盯着他,看他干什么。

光头来到我们身边,冷笑着说:“你们不在城里好好呆着,又来河滩干什么?欠揍是吧?”

我说:“来这里看鸟,听听鸟叫,看看有没有人张网捕鸟,看见捕鸟的,我们就报警。”

光头说:“你胡说八道什么?哪里有鸟,哪里有鸟叫,我怎么没听到?一根鸟毛也没有呀。”

说话间,一只灰喜鹊“嘎”地一声,俯冲而下,对着光头的脑袋猛啄一下,又飞向树梢,拍打着翅膀,不停地鸣叫。光头捂着脑袋,眼露凶光,又一次落荒而逃。

我们看见枝头的有几只灰喜鹊,它的旁边有两个很大的鸟巢,原来它们在守护自己的孩子。

光头走远了,鸟儿欢腾起来,在丛林中,湖面上,田野间,来回穿梭,翩翩飞舞。

我想,一年四季丛林会感谢鸟儿。我也一样,细想起来,我认识的人不是很多,而我记住的鸟却不少,我认定鸟是树木的花朵,千姿百态的花朵,常开常新的花朵,跳着舞蹈的花朵,唱着歌曲的花朵……

天上白云悠悠,地上风吹麦浪,远处青山起伏,湖水碧波荡漾。阳光透过丛林,鸟鸣不绝于耳,我们,湖水和鸟,在诗情画意里,我们又听到了鸟儿的歌唱。


(原载《潮声》2022•4)



作者简介:

张学鹏,河南虞城人,虞城县作协副主度,大学本科学历,河南省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作品散见《青年文摘》《小小说选刊》《天池》《小说月刊》《微型小说选刊》《百花园》《小说月报》《民间故事选刊》《特别文摘》等国内外百余家报刊。作品连续多年入选各种权威选刊、选本及各地考试卷。获首届木兰文艺奖、第四届世界华语文学小说奖及多次全国征文赛一二三等奖。著有诗集《乡村之恋》、小说集《一树繁花听鸟鸣》。


责任编辑:柴秀荣

二审编辑:隋  荣

终审编辑:王  如



点击量:1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