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张学鹏[河 南]:一树繁花听鸟鸣




沙河弯弯,欢快流淌,曲曲折折伸向远方。

沙河村依河而居,一棵百年的大树长在村口,枝繁叶茂,四季常绿,成为一大奇观。每年春天,碗口大的红花盛开,芳香袭人,蜂飞蝶舞,花期可达半年,引得方圆百里的男男女女来赏花,络绎不绝。

树是祖辈相传,归老人所有,老人守望着郁郁葱葱的树,春夏赏花开,秋冬听鸟鸣,好不快活。

老人视树如命,日夜守护。

春暖花开时,村主任带领一群城里人来赏花。城里人赞不绝口,要出高价买树。

老人蹲在树旁,看树,抽烟。

城里人说:“这棵树卖吗?我们出高价。”

老人说:“不卖。”

城里人说:“这棵树拉到城里很值钱,你不喜欢钱吗?”

老人说:“喜欢。”

城里人说:“喜欢钱就得卖树,你要钱还是要树?”

老人说:“要树!”

城里人说:“你怎么这样固执呢?给你十万,卖不卖?”

老人说:“不卖。”

城里人又说:“十五万呢?”

老人说:“不卖。”

老人又说:“这不是钱的事,树是祖传的,祖上有言在先,再穷也不能卖树,传了几代了,到我手里,能卖吗?”

城里人望树兴叹,无奈离去。

秋叶飘落时,城里人又来了,来人更多。

这次城里人做通了老人儿子的工作。儿子同意卖树。

城里人说:“这棵树很珍贵,长在这里可惜了,拉到城里会有更多人欣赏,给你二十万,卖不卖?”

老人说:“不卖。”

城里人说:“三十万呢?”

儿子说:“爹,三十万,不少了,卖了吧,你看别人都买了小轿车,进城住上高楼了。”

老人瞪了儿子一眼,说:“别人是别人,我是我,树是这里的风水,这里的根基,没有树,村里就失了根本。”

老人发下狠话:“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谁也不能动,谁动,先从我身上踩过去。”

城里人怕闹出人命,又一次不欢而散。

城里人走后,儿子说:“老迷信,顽固不化,气死我了。”

老人常常一个人坐在河边,眯着眼,吸着烟,听河水哗哗地流淌,听鸟儿在枝叶花丛中歌唱,闻着淡淡的花香,脸上挂着笑。

树木大了,啥鸟都有。树上搭了许多鸟窝,有喜鹊,有斑鸠,有黄鹂,有夜莺……一年四季,鸟语花香,叫尽生命的欢腾。

雪花飞舞时,城里又来人了,来人更多,小轿车停了好几辆。

儿子也来了,儿子坚持卖树。

一个老板模样的人说:“这棵树是珍贵濒危树种,我们拉到城里会好好保护它,让更多人欣赏它,给你一百万,卖了吧?这是我们公司能出的最高价了。”

老人说:“不卖。”

老板很无奈,笑了笑,说:“不爱钱的,我见过,可是像你这样不爱钱的人,我真没见过。”

老板又说:“卖了树,你就是百万富翁,这是许多人的梦想,你真是个怪老头。”

老人说:“七十多年了,我从小跟着俺爷、俺爹一起守着这棵树,已经习惯了听树上的鸟叫,看树上的花开,闻树上的花香,我离不开这棵树。”

事后,有人问老人:“一百万,恁多钱,为啥不卖呀?”

老人说:“许多人喜欢钱,认为只有钱才能满足他们的生活,如果绿树、河流、鸟语、花香能让一个人得到满足,要恁多钱干啥呢?”

多年以后,老人去世,儿子抵抗不住诱惑,卖了树,留下一个巨大的树坑。不久沙河搞开发,树坑变成了人工湖。沙河村人逐渐进了城,村庄越来越小,没有大树,就没有鸟鸣,也没有了花香……

日子久了,因为管理不善,人工湖变成了垃圾场。村民看见坏掉的人工湖,总会说:“以前这里长着一棵大树,有花有鸟,非常漂亮,大树真好。”说这话时,他们感觉心里失落落的。

人工湖像一块难以愈合的伤疤,村民看着,感觉很疼。


(原载《小小说选刊》2021•1)



作家简介:

张学鹏,河南虞城人,虞城县作协副主度,本科学历,河南省作协会员,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曾在《百花园》《小说月报》《北方作家》《骏马》《天池》《小说月刊》《青年文摘》《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民间故事选刊》《特别文摘》《农民日报》《河南日报》等国内外报刊发表作品一千余件。作品连续多年入选各种权威选刊、年度选本、排行榜及各地中高考阅读习题。获首届木兰文艺奖、第四届世界华语文学小说上榜作品奖及多次全国征文赛一、二、三等奖。著有诗集《乡村之恋》、小说集《一树繁花听鸟鸣》。


责任编辑:柴秀荣

二审编辑:隋  荣

终审编辑:王  如



点击量:1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