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校园散文



文·林合和

——也许在你心灵的深处,正盛开着一朵美丽而芬芳的花。

神秘的房子

经过了一个星期的阴天,太阳终于肯出来露面了。

我打开家门,兴奋地冲向公园。走着走着,我走进了一条陌生的小路。尽管是晴天,但是这里却没有阳光,反而飘着白茫茫的雾。树大得惊人,绿得吓人,我屏住呼吸,四处张望,希望能找到一个人。突然,在雾中隐隐约约出现了一座黑瓦白墙的房子。尽管有点害怕,但是在好奇性的驱使下,我还是走上了那条通往房子的小路。

我慢慢走近了小房子,这样的建筑我从来没看过。它有点像乡下的石头房,但是黑色和白色的搭配却不失雅致。我四处观赏,突然看见门的上方,有几个红色的字体,写着:“小黑小白工作室”。

“可能是一家公司吧?”我暗忖道。

我轻轻地推开了这所神秘房子的门。“吱吱—吖——”这门又沉又重,看起来已经有很多个年头了。进到里面,发现里面的摆设更是奇怪,无论是什么,都只有黑和白两种颜色,就连金鱼也是一白一黑的。

正当我迷惑不解的时候,突然,我的面前出现了两个人,危险降临了……

黑白无常

天啊!这是人吗?

一个长得黑不溜秋的人,像从煤炭堆里捡来的,可那嘴唇却是惨白惨白的,白得吓人。见我进来,他闭着的眼睛微微张开,向我这边瞥了瞥,我的心几乎要跳了出来——天啊,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里面只有白没有黑,苍白而空洞,令人不寒而栗。我紧紧地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另外一个,白得吓人,头发也是一种惨白的颜色,劈头盖脸地飘散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全身上下,只有那一只红色的嘴唇最显眼,红得血淋淋的,充满了诡异。

“你是谁?”全身都白的那个人盯着我。

“我……我……”我紧张地都快忘记了呼吸。

“笨蛋……不是有乌鸦来报说今天有神仙下来考察吗……那一定就是她了……”全身都黑的那个人阴森森地说道。

我听了他们的对话,也顾不了多少了,就将计就计。“是……啊。”我使劲压抑住内心的恐惧说道。镇定下来后,我开始大量细细的打量起这两个人来。刚刚由于太恐惧,只看了他们的脸,现在越看越觉得这两个人好像有点眼熟,不知在哪里见过……哦!我想起来了,他们应该就是书上所描写的黑白无常吧。哈!书上写得还真是没错,黑白无常!“啊!啊!啊!天哪!遇鬼啦!爸爸妈妈……”我在心里狂叫,“平静平静——呼——不管啦,加油!不怕!鬼就鬼,我怕他啊?”可是为什么,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怕……

“你先喝喝茶吧,我们先去看看阎王爷有没有啥任务给我们。小白,跟我走。”黑无常说着就拉着白无常走了。

“喝茶?他们不会和电视里放的一样喝人血吧?那我该怎么办……”我慢慢地走向桌边,看着放在坐上的茶,“呵呵,还好不是血。”书也有错误的时候。

勒命去

等我把茶喝完了,他们两个鬼也回来了。“神仙,我们要去医院勒命,你去不?”小白看着我问道。

“勒命?”我的好奇心上来了,虽然我见过的场面很多,但是勒命我还真没看过,“好啊。”

“那我们走吧。”小白拉起我的手,向门外跑。他的手冰凉冰凉的,我不禁缩了缩脖子,谁能想到我现在握着的是鬼的手啊?回去和同学炫耀一下,他们应该不信吧!我自嘲地咧咧嘴……

“快上去吧。”小黑催促着失魂的我。

“啊?”摆在我眼前的是一个飞机模样的东西,但是要小得多,翅膀是黑的,其余的地方都是白的。自从我来到这个地方,看到的就只有这两种颜色!

“快坐啊!”小黑不耐烦了,“快点,要是没准时,阎王爷会气疯的,我们俩的工资又该降了!”

我坐上了座椅。“起飞啦。”

“这次我们的目标是xxxx医院x号床的小女孩,年龄九岁,白血病病故,流泪人数有31905。”小白报道。

“她为什么一定要这天死啊?”我心里也开始可怜这个小女孩,同样是孩子,她的命运却这样悲惨。

“没有人能违背时间的洪流,除非有特殊的事情发生。”小白的声音冷冰冰的。

纯洁生命花

“飞机”停在了医院的后院。我跟着他们走进了医院的一间病房,奇怪的是一路上都没人发现我们。

“就是她。我们开始施法吧。”小白对小黑说。

“嗯。”

“唔莎啦尼吧泣无哈……”突然,从他们的手上,跳出一个黑色的团,直冲小女孩,但小女孩的周围却亮起了一道金光。

“怎么会这样?”小白一脸诧异。

“从来都没发生过这样的事,你见过吗?”小黑问我。

“没……见过……”我被刚才的场景吓到了。

“刚才的那股力量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但是很强,很纯洁。有点像……忘了,好像是……”小黑抓耳挠腮。

“纯洁生命花!”小白大叫,“天哪,怎么会在一个凡人身上出现?”

“什么是纯洁生命花啊?”我小声问。

“就是一种拥有奇特魔力的神花,你看过沉香那时用的宝莲灯吧?我跟你说,这花的魔法比它更厉害。这花来得不容易,先要有梦想的种子,再要爱心土壤的培育,还要有毅力活水的浇灌,更重要的是要有坚强做肥料。这花是几千年才有机会生长的,没想到这次竟然生长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体内,太令我震惊了!”小黑感叹道。

拜见阎王爷

“看来她的故事不简单,我们得去问问阎王爷有什么办法了。走!”小白一边说,一边拉着我往外走。

“什么?去见阎王爷?妈妈呀……早知道我就不来了……如果被阎王爷发现我是假的那就糟了,如果让我下十八层地狱,那我就真的回不去了。呜呜,早知道我走之前写一封遗书了,妈妈,不要想我啊……”我一边走,一边心中暗暗叫苦。

坐上“飞机”有一会儿了,眼前的路变得更加阴森了,比走进那所房子的时候还恐怖。越飞越恐怖,就像进游乐园的鬼屋一样,不过,这次是真的!

果然和电视里的一模一样,阎王府恐怖死了!全都是人鬼的哭嚎声,“呜呜,美少女战士,快来解救我!”我欲哭无泪。

我几乎是闭着眼睛走进阎王大厅的。“Hello,阎王。”小黑小白说。

“这位是?”我睁开眼睛,啊!这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穿着现代版的衣服,戴着眼镜,虽然说有点黑,但长得还是蛮帅的,总之一点都不像鬼。

“原来阎王爷也戴眼镜啊,”我心里松了一口气,“说不定他不会发现我呢。”

“我是神仙,来这考察的。”我利索地回答。

“哦?”阎王往前拱了拱身子。

我可不能让他发现了,于是便往后退了退。

“原来天庭也会穿那么潮流的衣服啊!”阎王感叹道。

“呵呵,是啊,是啊。”我皮笑肉不笑。

“阎王,今天我们找你,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问你。”小黑说。

“哦?啥事?”阎王心不在焉的问,手里还摆弄着PSP。

“我们遇见了纯洁生命花,而且是在一个凡间小女孩身上!”

“什么?怎么可能!”阎王似乎也被吓到了,手里的PSP都掉到了地上。

“千真万确。”小白小黑说。

“是啊是啊。”我也应和着。

“你们带我去见见她。”阎王爷焦急地说。

“嗯,好。走!”

拥有纯洁生命花的女孩

我们一行人再次来到了那个病床前,那个小女孩似乎要苏醒了,万一,她看见了黑白无常和阎王爷,那怎么办?

“你好啊。”小女孩醒了,跟我打招呼。

“啊!对不起。我吵醒你了吧?”怎么回事,她怎么不害怕呢?我一转身,奇怪,那三个人怎么不见了呢?

“喂,我们在这儿,因为穿了隐身衣,所以她看不见我们。”黑无常提醒我,“你去问问她有什么故事。”

我不得不“听令”,但是,还没等我开口,小妹妹就开始问我:“姐姐,你也是给我捐款的好心人吧?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

“是……啊。”小妹妹,不要怪姐姐骗你。

“姐姐,其实你们不用给我捐款的,我知道我自己快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小女孩小小的苍白的脸上,挂着一副大人的神色,“真的,那天我听见医生和爸爸说我得的是白血病,这些化疗也只是维持我的生命,说不定哪一天,我就会离开的。”

“不会的,真的不会的,你一定要相信自己!”我的声音哽咽了。

“我知道,姐姐,我不怕。我一直很坚强,好多次危险的手术,都闯过去了。但是,我真的不想拖累其他人,他们为我操了很多心,为我捐了很多钱。我很感谢他们!”小女孩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微笑,让她那苍白的脸上有了一丝丝红晕,有一种形容不出的美。

“小妹妹,我想知道你的故事。”我说。

“我是被爸爸捡来的,可是爸爸很穷,因为捡了我,所以一直没有结婚,我到现在也都没有妈妈。爸爸非常非常爱我,我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爸爸,所以我特别努力,功课在学校里总是第一,还常常帮爸爸做家务。我想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好好地报答爸爸……可是后来,我却被查出得了白血病。那时我真的很害怕,怕离开这美丽的世界。但是之后,很多叔叔阿姨都为我捐款,还来医院看望我,我真的很感动。在医院里,有护士阿姨的照顾,我真的已经很满足了。现在,我知道我的病能治好的可能性很小,所以我不想再继续治疗了,我想把这些钱留给其他需要帮助的人……我还想如果我死了,就把身上的器官捐献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想和爸爸说这个,可又怕爸爸哭……我不怕死,可是我只是舍不得爸爸,爸爸是那么那么爱我……”小女孩说到这儿,两滴晶莹的眼泪从那双大大的眼睛里流了出来。

我的眼泪也“滴答滴答”直往下掉,啜泣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小妹妹,该打针啦!”护士阿姨推着医疗车走了进来,而我还沉浸在小女孩的故事里。

“快走啊!”小白焦急地叫道。

“啊?”我还没回过神来,就已经被黑白无常和阎王爷拉了出去。

是人,不是神

“我们去找李天王要神力剪刀,”阎王爷沉吟道,“它能剪掉花朵的茎。”

“呜呜……真的要这样做吗?她很可怜啊,就先别让她死嘛!这么可爱善良的小女孩……呜呜……”小黑哭着说。

“对啊,这孩子多善良啊!你舍得杀吗?”小白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没有人能违背时间的洪流,除非有特殊的事情发生。”阎王爷的话和小白之前所说的一样,一样的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阎王爷,你不能想想办法吗?这纯洁生命花来得多么不容易!这小女孩又那么善良,你就不能想想能让小女孩活下去的办法吗?”我愤愤不平地说。

“对啊!”小黑小白应和道。

“不可能!如果因为她而改变时间的话,天地就会大乱!走,借剪刀去!”阎王一脸严肃,拽着我和黑白无常坐上飞机。

呼呼……

经过了漫长的飞行,我发现我呼吸越来越困难了,一直呼呼地喘气,看上去有点像高原反应。

“这是……天庭?”我呆住了……这是现代化的别墅!看来天庭也跟着时代在进步啊!

“什么?难道你没来过吗?”小白起了疑心。

“啊,不是的……我说的是:我们真的要到天庭去借剪刀吗?”我解释着,心里直发慌,要是让他们发现了我是个人,那还了得!

我们走向那个标着“南天门”的“公共管理亭”。

“输入指纹!”一个穿戴像模像样的人严厉地说。

黑白无常、阎王爷都通过了检验。轮到我的时候,那台机器上突然显示:凡人!凡人!

“啊!你是凡人!”阎王爷和黑白无常大吃一惊。

“那个……嗯,是的,我是凡人。”到了最后,我竟然能这样坦然面对,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

回家

“宝贝啊!你终于回来了!呜呜……妈妈的宝贝回来了!”天哪,老妈太恐怖了!抱着我都喘不过气了!

“老妈,放手!”

“嗯嗯,宝贝,回来就好!”老妈终于把她的手松开了。

你一定很奇怪,我是怎么回到家里的吧?听我慢慢道来:我被发现以后,天兵天将都来围观,我还去拜见了玉皇大帝!(嗯,玉皇大帝还和我想象中的样子差不多,白胡子长衣服。)冒充神仙那可是大罪,不过奇怪的是,阎王爷和黑白无常不但没有在玉皇大帝面前说我坏话,还竭力为我开脱。我见玉皇大帝无意治我的罪,便想为那病中的女孩求情,谁知刚说出“纯洁生命之花”,就见他老人家一挥袖子,我登时身子直往下坠,晕了过去……

虽然我回来了,可我还一直在想,那小女孩到底会怎么样。想着想着,我的脑袋又迷糊起来……就这样,在温暖的被窝里,我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花香. 心香

第二天早上,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桌子上多了一封信,黑色的信封上面既没有收信人的地址,也没有发信人的地址。

林合和:

你好。

我知道了你的名字。说实在的,我们真的很喜欢你,不然,我们也不会在天庭上帮你求情了。

我想你应该也很想知道那个小女孩子现在怎么样了吧?很遗憾地告诉你,她死了……就像秋天里的一片落叶,被秋风吹了下来。那时我们都很伤心,为这个可爱善良的小女孩,但是后来,我们发现纯洁生命之花还没有凋零!果然,奇迹出现了!小女孩从地狱之门飞到了天庭,现在,她是天庭中的一名花神了!

她现在生活的很快乐,你放心吧!她会常常下凡去看望那些为她伤心流泪的人,也会在他们的枕边余下一股淡淡的温暖的花香,这股花香能成为一瓣心香,永远留在这些善良的人心间。

哦,对了,我们也很想你,也许有一天,我们还能再见面。

阎王爷、小黑、小白

读着读着,我忽然闻到了一股幽香,静静地向我拥来。一种清澈的,绽放的声音,在我的心中响起……

作者:林合和(五年级)

第十一届“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一等奖

第三届“文心雕龙杯” 全国中小学生现场写作大赛“十佳”写作才艺之星得主



上一篇:花开的声音
下一篇:冬天·爷爷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