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童话故事

高雨诺[大 庆]:盛夏的风是没有搅化的蜜糖



你相信吗?每阵风都会哭泣。

顾夏夏说这句话的时候,妈妈正扔给她一床有些霉味的被子,然后告诉她,空调坏了,赶紧让爸爸去修。

她脸一下子憋的通红,拦住妈妈说:“在一个碧空如洗的午后,我听见了它的哭声。”

“是吗?”妈妈像是完全看不到顾夏夏眼神中闪烁的坚毅光芒,依旧意兴阑珊地支着头,“我感觉不到。”

──吱!

爸爸开门进来,摸着顾夏夏的头:“应该是我们夏夏拥有超能力吧!可以听见一些奇妙的东西,对吧,夏夏!”

“对!”顾夏夏点头。

她确实没说谎,三天前学校午休的时候,她就坐在墙角的雏菊旁边发呆,那蓝白色的细小花冠,开的正热闹。

“你很孤单吗?”不知道从那里传来声音。

顾夏夏没多想,回答:“别人都说我是个小怪物,可以听见别人听不见的,小朋友都不和我玩。”她把头深深埋进臂弯里。

突然有草木被拨动的声响,在某个盛夏午后,好像有什么闯进了她的孤单星球。

“你听,是风在哭!”那声音又传来。

顾夏夏抬起头,天空上的流云大朵大朵地飘过,她感受到了风,它在她身边停留,是那么轻盈。它好像还在抽泣!它还轻拨起远处湖面的涟漪!

“风,你为什么哭?”

远处传来一片哄笑声,小朋友们念叨着:“快看啊!顾夏夏那个怪物又在自言自语了。”

听到这话,顾夏夏涨红了脸。她坐的地方就像一个孤岛,远处热闹融洽的场景几乎与她是隔绝的。

忽然,她耳边传来一阵风声:“我被人们嫌弃,他们说我卷起灰尘的模样很丑!”

顾夏夏眼睛里掠过一丝异色。

“他们说我太闷热,好像更喜欢云……”

顾夏夏的汗珠大滴大滴滚过后背,灼热的阳光晒得她头发要熟成焦黄色,她斟酌着语气:“可是,我们没你不行的!”

风心底所有的委屈,像原子弹爆炸时的蘑菇云一般在大脑里炸开:“我会从很远的地方带来味道,尽管我并不知道那是香的还是臭的,他们还会说,真臭!这该死的风!”

顾夏夏看不见透明的风,只觉得它和自己好像。她眼睛里,渐渐汇聚起了一层白雾。

远处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有人喊了一声:“阳光太毒了,要是来阵风就好了!”

顾夏夏急忙说:“快去啊!他们需要你!”

“我真的可以吗?”

顾夏夏拿出口袋里自己舍不得吃的蜜糖,朝空中晃了晃:“真的,他们都很需要你。”

风仿佛轻轻笑了一下,穿过花圃,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他们。

“来风了!来风了!”他们欢呼着,“竟然还是蜜糖味的,香极了!”

顾夏夏听到后轻轻笑了一下,收起手里的蜜糖。侧耳倾听,就听到了风带来的、细微的“谢谢你”。

她忽然感觉到一阵温暖,一双有力的“手”悄悄覆盖在她的手背上,一瞬间,她所有的孤单如尘埃般解散。

天格外蓝。

她一点也不孤单,至少还有风在陪她。

爸爸修完空调已经晚上九点,妈妈从手提包里重新拿出一颗蜜糖,轻轻放在顾夏夏的书桌上。

书桌上面的纪念册被风吹开一页,是顾夏夏的字迹。

妈妈,盛夏的风是没有搅化的蜜糖,甜的。后面有五个惊叹号。

妈妈摸着顾夏夏睡梦中上扬的嘴角,那一刻,窗口刚好有风溜进来:“嗯,我的夏夏,也是甜的!”


高雨诺,大庆市儿童文学协会会员,在《都市生活》等报刊上,发表诗歌、童话若干。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