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童话故事

王雁君[内蒙古]:青衣柳笛儿



小风看不见人影儿,只看到青青的衣衫隐隐绰绰在清风里闪来闪去。

“喂,你是谁啊?跟了我这么长时间?”小风实在忍不住,就大声问了一句。

“哈哈”,一个婉转的声音传了过来,“难道你不觉得我的歌声好听么?”

这句话噎了小风一下,是啊,从他高高地飞到天空,他的耳边似乎就一直荡着清脆的歌声。

除了那些嫉妒他的风筝,还有几只飞的不如他高的鸟儿,他一直在寻找,这歌声是从哪里来的呢?

就在太阳要落,小风也飞倦了的时候,唱歌儿的人隐隐约约出现了。


“啊, 就快做好了!”柳木拐婆婆正给手里的风筝刷颜料,五彩斑斓的灼眼。

“哎,我的小风筝,你是今年最小的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你啊,就是我的一个孩子,我要让你结结实实、漂漂亮亮地飞到天上去。”

这么说着,婆婆抬头打量一下天空,碧蓝如洗。

柳木拐爷爷把一只只风筝的骨架捆结实了,婆婆就把给他们涂得花花绿绿的。

婆婆瞟了一眼老爷爷,他把最后一只风筝给做好,又抖落早就枯干了的花生秧子上的花生。

花生是去年秋天从地里挖回来的。

“我说老头子,你抖落花生干什么啊?又不是秋天。”

婆婆想起,年轻的时候,老爷爷用力把地里的花生拔起来,趁着湿,一棵一棵的把花生从秧上揪下来,装在袋子里,拉到城里去卖。

长着黑黑长辫子的婆婆和结实魁梧的爷爷有时候用驴车拉着一车的花生秧子,在马路边,一个用小炉子“咕嘟咕嘟”的煮着卖,一个则在一旁不停地把花生从秧子上揪下来,车上带着水,揪下来的花生会用水洗掉泥沙。

俩人蹲在路边卖花生,一天又一天过。

傍黑天的时候,俩人凑一起,看看小布袋里装了多少钱。

钱多的时候,婆婆对爷爷说:“他爹,今天卖的钱多,咱们买两瓶桃罐头,给孩子送去。”

俩人赶着驴车,到商店买两瓶罐头,有时是苹果,有时是桃子。那时候新鲜的物儿少,来到儿子的幼儿园门口,等着把儿子接回家去吃。

儿子却早就没了音信,婆婆和爷爷就做起了风筝。

“老头子,你又抖落花生干什么啊?”

婆婆忍不住问。

老爷爷没听着一样,不说话,像早就沉浸在某处里了。

他想儿子。

天气正在一天天变暖,风开始徐徐在天空吹来吹去。

老爷爷家门前有一棵大柳树,几十年了,枝条弯弯曲曲的,别人惦记着,想砍去做一个柳木的家具。

老爷爷拦着说:“不成不成,它是我家的宝,我就要把它养大养老。”

老爷爷想,人能活百十来岁,可是树,一直长着,长着,只要没人砍,没有病,活得长着呢。

他不知道,这棵老柳树啊,也一直在看着他。

现在柳树摇动枝条,悠悠袅袅,每根枝条都绽出了一点点儿鹅黄的嫩芽儿。

看老头子半天缓不过神来,老婆婆加快了手法,即将给风筝给收尾。

她的视线开始紧盯着手里的风筝。

嗯,只要精心,没有做不好的。

她在已涂好了的风筝翅膀上,又重描了一遍。

“老头子,你看,这只风筝怎么样啊?”

老爷爷这才回过神儿来。

“嗯,好。”爷爷赞叹道,婆婆的手法实在是好,她手巧,能把风筝摆弄得跟飞的鸟儿似的。

婆婆等老头儿夸呢,她又仔细端详了一下,琢磨着给它涂点儿金粉,这样,它在天上飞的时候,就会金灿灿的发亮了。

于是,婆婆着手在小风筝的背上涂金粉和银粉。


啊,太好看了!

老婆婆和老爷爷都为这只风筝惊叹,他们没有想到,为了这只风筝付出了多少,他们以为,这只风筝天生就是这个模样。

这最后的一个风筝,他们以为就是他们的最后一个孩子,每个孩子都是父母期望,来到这个世界。

他们俩想象着这只小风筝,飞在天上的情景。

“唉,要是……”老婆婆想。

“唉,要是……”老公公想。

但是两个人谁都没有说出来。


是啊,其实两个人想的都是一个,如果儿子还在家,就不用在春天的时候给儿子折只柳条做柳笛儿,而是做只五颜六色的风筝。

儿子现在在哪里呢?

婆婆和公公开始黯然神伤。


这只五颜六色金光闪闪的风筝开始飞翔在天空上。

它的名字叫小风。

老爷爷和婆婆真的把它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他们让他这么漂亮,留下来陪自己。

小风被老爷爷拽在手里,等它飞高的时候,把它拴在卖风筝的车把上。

小风神气活现,他骄傲地看着旁边的其他风筝。

别的风筝嫉妒的看着他。

“凭啥你就比我们神气,难道是因为婆婆对你太偏心了么?”

小风装作没听到,继续在天空里飞来飞去,他看到满天都是风筝在飞。

有老鹞子,蜈蚣,蝴蝶,蜜蜂,蚂蚁,绿肚皮青蛙,而自己是一只……

小风在天空中小心翼翼地躲避着其他的风筝。

“婆婆偏心么,让她这么的嚣张?”她听到有的风筝愤愤不平地说。

小风偷偷地想,婆婆就是偏心啊,她把自己当成了最小的孩子,在自己的身上涂了金粉银粉,让自己漂漂亮亮神气洋洋飘在天空之上。

而老公公老婆婆在地上看到天上飞满了自己做的风筝,满脸的褶子都开了花。


小风觉察到,旁边的风筝都在嫉妒他。

从出生开始,小风还没遇到过这样的坏家伙。

在爷爷婆婆做的一堆堆的风筝里,小风看到哥哥姐姐们个个都很温顺可爱。

过了不长时间,旁边的公鸡风筝来啄它,蜈蚣开始用尾巴来扫他。

小风的脸都快被他们给挂花了。

他很难过,“刚上天就这样,还是独自去旅行吧,想去哪里去哪里。”

可是,每一只风筝都是有线儿在拴着,没有了线儿,自己能去哪里呢?

“虽然有线儿,可是我们也有风,风带着我们可以去的很远很远!”

这是小风偷听到的秘密。

“你不会什么也不怕吧?”小风问自己。

“当然的了!”小风又张口结舌回答自己说。

“你要是什么也不怕,会怎样啊?”小风想到这里,振作了起来。

小风决定不理这些,他想要独自去流浪。

他想起,公公婆婆是怎样把自己从一根根的竹篾子捆绑起来,变成自己坚实的骨架。

他常常听到老爷爷的叹气,老婆婆的眼泪。

渐渐地,他从别的风筝那里知道,婆婆和公公是有一个聪明可爱的儿子的,婆婆和公公原来做木匠活儿,因为一件事儿,儿子丢失了,没心活儿,就改做风筝,希望风筝能带着他们的思念飞天上去。

这么多年,儿子去了哪里呢?


风筝小孩儿没有爹妈来照顾,小风跟着风活动起来,他感觉这是一个开阔的天空。

小风它驾驶着自己,朝着自己理想的地方飞,开始开还可以,要是想到处去,就没时候了。

他想在天上看一看,婆婆和公公的儿子到底在哪里呢?


春天,真是一个好的季节,小风在天上飞着,他看到,地上的麦苗如同铺了一层绿毯,桃花杏花就要盛开,真是美好的世界啊。

可是在这美好的世界里,婆婆和公公却在苦苦思念自己的儿子。


风筝都是在春天里放,夏天太热,小孩儿大人们就不会跑出来放风筝了。

小风想:必须趁着这春季来临的时候,帮助公公婆婆找到儿子。

今天,天要是太黑了,那可就没办法了,自己是要回到家里面去。

小风尽量在天上飞的高一些,看得远一些,他用自己的眼睛往地上寻看着。

越往高飞,小风越觉得孤独。那些懒懒的家伙,都不想太飞到天上去。

飞高了,地上的东西就变小,他看到了地上来来往往的人,可是他不知道哪一个是婆婆公公的儿子。

他可真着急啊。

听婆婆说,他们的儿子聪明可爱,圆头圆脑。

是谁偷走了公公婆婆的儿子,让他们从黑头熬成了白发,那圆头圆脑的孩子如今又在哪里呢?

小风就不知道了。


他飞在天上的时候,听到了旁边有唱歌的声音。

谁会在天上唱歌呢?

小风不时地往四处瞅来瞅去。


青青的人影儿一下子又不见了,随之消失的是那清脆的歌声。

陪伴了一天的这个神秘人物也一点儿身影都不见了。

老爷爷收回小风,准备回家。

爷爷把收好的小风带回家里,把他安安静静放置在窗下的棚子里。

别的风筝基本上都已经卖掉了,没有谁来陪伴小风,小风在天上飘荡的很累,此时的他觉得很寂寞。

他想不出来婆婆和爷爷想念儿子的心情,但是他体验到了寂寞和冷清。

就在他辗转睡不着的时候,他又一次听到了白天天空里的歌声。

小风闭上眼睛,准备睡觉,这歌声却一下子大了起来。

好像还有谁靠近了自己,带来了一阵风。

小风睁开眼睛,恍恍惚惚看到了青衣青衫。

“你到底是谁啊?”

一个婉转的声音说:“我告诉你,我叫柳笛儿啊!今天在天上,我可是陪了你一天呢!”

“我在天上飞的很快乐,你到底为什么要跟着我?我可连你长啥样子都看不清!”

“那好吧,这回让你看清楚我自己!”

说着,小风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女孩儿。

只见她浑身上下都是青衣青衫,扎着两条长长的柳条辫子,两只大大的眼睛又黑又圆。

“白天唱歌的就是你么?”

“是我啊!我叫柳笛儿!”柳笛儿又重复了一遍。

“你唱的歌是挺好听的。你家住在哪里啊?”

“我家住在那棵大树下!”柳笛儿指了指门前的柳树。

“你找我做什么啊?”

“我找你,咱们一起帮助爷爷和婆婆一起寻找他们丢了的孩子啊!”柳笛儿瞪着眼睛,认真地说。

“真的么,你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想到婆婆那快哭瞎了的眼睛,眼泪吧嗒吧嗒落在土里的痛苦,小风的心都揪了起来。

“柳笛儿,你为什么这么关心公公和婆婆啊?”

“我,我,好吧,我都告诉你,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柳笛儿的小嘴儿爆豆子一样,把事情全都告诉了小风。

“你看,那是我的家!”柳笛儿指了指婆婆门前的大柳树,“我就住在大柳树里!从前,当我爸爸还是一棵小树苗的时候,老爷爷还是个和我这么大的小孩子,就把我爸爸栽在了那里,经常给爸爸浇浇水,你看现在我的老爸长得多结实挺拔,多亏了婆婆和公公精心爱护,爸爸才长得又高又大。爷爷儿子还在的时候,春天,他们一家三口经常在树下吃饭喝茶,他们那圆头圆脑的儿子经常围着我爸爸跑来跑去,有时候爬到爸爸的肩膀上去。爷爷还经常折一枝树条,做几个柳笛儿,教给儿子吹,小儿子吹得可响亮了!”

“奥,我明白了,你就是那小小的柳笛儿啊!”小风说。

“是啊,我就是!我盼着他们爷俩把我吹来吹去,我才快乐啊!”

“我一天天的闷在家里面,实在太乏味儿了,所以,我要帮助公公婆婆找到他们丢失了的儿子!”柳笛儿瞪大着眼睛,认真地说。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在想,谁会和我一样,想帮着公公婆婆找回他们的儿子呢?你看,他们丢了孩子,头发白了,眼睛都要瞎了,好比我,离开柳树爸爸也是不行的啊!”柳笛儿悲伤地说。

“我也是这样想,那,以后咱们一起帮助公公婆婆寻找他们的儿子吧!”

就这样,青衣小柳笛儿和小风决定一起寻找老爷爷和婆婆寻找儿子。

第二天,老爷爷又把小风放在了天上。

小风神气洋洋,在天空里东张西望。

果然,在一朵白云下面,他看到了青衣衫,只是还是看不清柳笛儿的身子。

柳笛儿在一直吹着吹着,唱着欢快的歌,那是老爷爷孩子爱听的曲调。

“轻轻的风来

青青的草

青青的柳树

青青的麦苗

青青的柳笛儿

轻轻地唱

……”


“柳笛儿柳笛儿!”小风大声呼喊说,“你从什么时候帮着婆婆找儿子啊?”

在天上飞的时候,小风问柳笛儿。

“我啊,每年春天,我都会从柳烟里钻出来,使劲儿的吹响,盼望那个孩子听到,能找到回家的路。只是,没有谁来做我的伙伴。”

柳笛儿悻悻地说,接着它还使劲儿的吹响了两下。

“可是,当我明年不能飞了,我就不能和你一起寻找爷爷的孩子了!”

小风想到自己不能飞的时候,也许全身的骨架都烂掉黑掉,也许会被当做柴火棍给烧了,就觉得悲哀了。

“小风,你不要想那么多,你想想,咱们每天飞在天上帮助爷爷找儿子,多么快乐,你睁大眼睛向下看,而我则唱着歌使劲地吹,婆婆的孩子一定会听到的!“

“是的,爷爷和婆婆的孩子一定会听到的!”

说着,两个人认认真真结着伴儿一边飞,一边向着地上寻找那个被别骗子骗走的孩子。

地上的婆婆和爷爷,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呢?

他俩望着门前的柳树,柳芽渐渐长起来,柳烟起来了。那是柳笛儿的家啊!

儿子说不定哪天就会推开门回来了,他俩想。

青衣青衫的柳笛儿和五彩斑斓的小风看着公公婆婆,偷偷地笑着,笑着。


作者简介

王雁君,内师大中文本科毕业,非学历儿童文学研究生,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会员,全国高等师范院校儿童文学研究会会员,赤峰市作家协会会员,在亚洲儿童文学大会论文集里发表过儿童文学论文,在《文艺报》《中国儿童报》《长沙师范学院学报》《全国儿童文学信息报》《农村孩子报》《婺城日报》《锡林郭勒日报》等报刊发表儿童文学论文、童话、儿童诗歌,在中国诗歌网发表儿童诗歌400多篇,在儿童文学大本营网站发表童话五十多篇。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