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曹 坤[大 庆]:当时年少



年少时,我们总是盼望着长大,好像只有足够大,才能承载我们的梦想。殊不知,梦想在那时已经悄悄开了花。打开记忆的盒子,年少时的一幕幕出现在眼前,那些简单的快乐,那些幼稚的梦想,都被我放在心底细细珍藏。

每个人的童年,都应该有一个像连体婴一样的好朋友吧。她是我的发小,住在我们家隔壁,已经记不清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建立起的革命友谊了,我们穿一样的衣服,吃一样的零食,连个子都长的一样高,我们形影不离,就像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

我们一起去小树林里,找一颗最喜欢的树,一个挂在树上的塑料袋,引起了我们的好奇心,好像里面藏了什么宝藏。小时候,最羡慕她的两条辫子了,活脱脱的像两根又长又粗的麻花儿。每每一起过家家,我都用毛巾绑在头上,假装自己也有了长头发。

一次我去姥姥家,即将要与她短暂的分别,顿时不舍的心情涌上心头:“她今天会来找我玩吗?”“我没在家,她会不会很失落?”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她是最重要的人,比哪吒对于小龙女还要重要。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定给她留下一封信。信中这样写到:我去姥姥家了,下午回来,永别了。

当时的我,以为永别就是再见的意思。

就因为这件事,我被家里的大人笑了好久,每每家里来了客人,都要调侃我几句。不过没关系,还好她是懂我的意思的。

她家院子里有一棵杏树,每当开完花时,我们就去摘还没有成熟的杏,没成熟的杏是非常酸的,里面的杏核也是没有成熟的,一挤能挤出汁来,但味道是及其苦涩的。

说来也怪,成熟后又大又黄的果实,我们偏偏不爱吃。可能因为年少,所以总是偏爱和我们一样的事物。后来叔叔在杏树上绑了秋千,秋千晃晃悠悠的,载着我的青涩和梦想去了远方。

前不久,我经过那里,那里杂草丛生,一片荒芜。那棵历经风雨的杏树,也卸下了它的骄傲,只剩光秃秃的树干依然招摇,好像在对我说:又见面了,你还好吧?!


作者简介:曹坤,大庆师范学院文学院2017级秘书学一班学生。


(责任编辑:箫音)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