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吉布鹰升[四 川]:苦荞飘香的时节



妈妈蹲在金黄的苦荞地里,左手握住一束荞茎,右手挥舞着镰刀,一束束苦荞刷刷地倒下。

天空湛蓝蓝,空气里弥漫苦荞和苦蒿混合的清香味。莫获山冈往下的整个山地旷野绿色葱郁,冈上山丘的草木丰茂,坡地青青的燕麦如平铺的地毯,间或露出洋芋收后的零星荒土。

远处天际飘浮几抹如雪的云朵。

云雀和“叽只”鸟从附近飞到荞地里来觅食。苦荞成熟时,它的香气惹得鸟儿飞过也会停歇下来。于是,寂静里响起谁吆喝鸟儿的声音。

妈妈把倒下来的荞,用苦蒿扎成一簇簇立在地里。那些一簇簇的苦荞像一个个斗笠。她在扎的过程中,尽量小心翼翼,避免褐色的有棱角的颗粒脱落。

阿依说:“妈妈,这里好香哟。苦荞把我们满身熏成它的清香味了。”她很奇怪苦荞散发出来的那种香气,使她整个身心都醉了,仿佛自己也变成了一个香人儿似的。她在苦荞地里用鼻子又嗅了一下,然后哈出气,又吸进来。瞬间,她的肺腑肠胃都被这种香味渗透得很舒畅美妙。她想,此时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了。

太阳高挂在东边的群山上,阳光暖暖的轻吻这片山地。扎着绿头巾的妈妈,脸颊泛出红晕,望着女儿说:“孩子,是呀!苦荞真香,是这珍贵的苦荞把你养大的。”

阿依清澈灵动的眼睛看着妈妈,“不,我是吃着你的奶汁长大的。”

妈妈一边割荞,一边说:“对,你是吃着妈妈的奶长大的。但是,妈妈的奶汁不够喂饱你,妈妈就把苦荞颗粒磨成荞粉,荞粉和上水,搅成荞粥,来喂养你的。你是苦荞养大的,你是苦荞的女儿。”

阿依嘟哝说:“不,我是妈妈的女儿。”

妈妈嘴角露出笑意,“你是我的女儿,也是苦荞的女儿。”于是,阿依想,妈妈的话有些道理,但是她没有听说过村子里哪家的女儿是苦荞的女儿。

她疑惑地望着苦荞,又不时望着妈妈。妈妈说:“你这孩子,山里的女孩,都是苦荞的孩子呀。”

阿依便笑了。她于是觉得这些收获了的苦荞更加让人喜爱,馨香更加浓烈。她想:“怪不得,站在这些荞地里,周身都感到那么舒畅幸福。”

她想:“我以后长大了也会像现在这样幸福吗?比如带着苦荞的香气,到山外的世界去畅游,那可多好。可是,山外的世界很渺茫。那些苦荞地里的鸟儿多幸福,轻盈的翅膀托着梦想飞翔高空,飞向远方。鸟儿多幸福。那些鸟儿,如云雀呀,‘叽只’鸟呀,都在这片荞地里生活,它们多幸福呀!”

阿依问妈妈,“我和云雀、‘叽只’鸟,谁更幸福?”

妈妈说:“孩子,当然你更幸福。”

“为什么?”

“因为你有妈妈。”

“可是那些云雀、‘叽只’鸟也有妈妈。”

“对……对……云雀、‘叽只’鸟,还有我的女儿,你们都幸福。”

阿依跑过去,“妈妈,你累了。我来帮你割。妈妈,你休息一下。”妈妈的脸上淌出汗珠,她用绿头巾擦了一下。然后又继续蹲在地里收割那些飘香的苦荞,“孩子,等你长大了吧。”苦荞茎叶上挂了晶莹的露珠,像梦里的童话。

阿依问:“妈妈,你幸福吗?”

妈妈说:“当然了,很幸福。收苦荞,哪有不幸福的?”

阿依疑惑地,“不,我看你不幸福,因为我们家里的苦荞,只有你在割。人家是爸爸妈妈都在收割,你好累呦!”

妈妈看了下懂事的女儿想,这孩子,又想她爸爸了。她瞅着女儿说:“等你爸爸回来的时候,不就幸福了吗?”

“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他现在工作忙,很快就回来的。”

“哦,那时候,爸爸要带很多糖回来,我和妈妈,还有爸爸都幸福。爸爸在外地工作,可是那个地方,对我来说,像山外的山一样渺茫。爸爸像山里的鸟儿一样,该来的时候来,该离开的时候离开。”

山里的粮食总是比山下海拔底的平坝低洼地晚一些时候成熟。从山上俯视山下,山下的苦荞地早已收割,只留下枯黄的残秆。但是玉米地依然葱绿。山上苦荞收获的时节,正是立秋前后。此时,天气开始变冷。鸟儿也纷纷飞落到荞麦丛里寻食,不像平日一样四处忙碌飞翔。

山里人早已在荞麦地头,插了一根木棒,挂了一个稻草人,看护着荞地。

阿依已经三岁了,妈妈劳作的时候,都带上阿依。

阿依看到那个稻草人时,想这个稻草人像是突然来到这里一样。当然,她知道这是村里人用草茎编成,穿上破烂衣服吓那些鸟儿的。但是,她很奇怪从来没有看见有人编过这个东西。这个稻草人一站在那里就仿佛有了灵气,像个人似的,有眼睛,有嘴巴,有耳朵。不过,它怎么能吓跑那些飞落到这里来的鸟儿呢?

她惊异地望着稻草人,那个稻草人也在看着她似的。

杜鹃啼叫时,是播种过后的苦荞已经抽芽了。等山里的杜鹃花开艳时,苦荞在阳光里开出了星星一样纤细的白花。山里的很多花都凋谢时,苦荞泛黄收割了。这事都像梦一样。

天晴朗,微风轻轻地吹,村里各家木板屋前的场地,扫除得干干净净,人们在忙着打荞麦。连枷击落,荞秆飞舞,麦粒刷刷脱落,一阵子打破了平时的沉闷冷清,老少个个脸上荡漾出收获新粮的喜悦。

妈妈站在村口扬麦,一边呼哨着风,一边抖落麦子,于是那些细小的残叶和荞糠形成的微雨在风里飞舞。

阿依帮妈妈抱着金黄的荞秆,放在土墙一隅。荞秸垛的清香味飘散在居屋的里里外外。院里的鸡们支棱着翅膀飞跑到荞秸垛里啄。

她们母女俩好像把那些荞地里的香气都收到了院里,飘散在上空。小女孩阿依想,“爸爸回来时,看到荞麦秸垛,一定很高兴。”她的嘴角泛出笑意。

劳累困乏的妈妈笑意盈盈,“你爸爸回来时,咱家可以吃上又香又甜的荞粑了。”

黄昏的时候,村子的上空飘来淡蓝的炊烟,混合了苦荞的清香味。屋前夯土墙外的几棵柳树,在朦胧的半个月亮映照下,柔和而宁静。

山月的清辉如水一样清澈,蛐蛐儿叫唱着秋天的恋歌,悄悄告诉时节进入金黄的深秋。

——载《儿童文学》经典版2011年3期

——转载《中国校园文学》中学版2016年11期

作者简介:吉布鹰升,彝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人民文学》《随笔》《美文》《儿童文学》《中国校园文学》《大益文学》《湖南文学》《创作与评论》《滇池》《广西文学》《山东文学》《星星》《当代中国生态文学读本》《散文诗》《小溪流》《文艺报》《绿叶》等刊物发表作品。其中,有的被《散文·海外版》《散文选刊》《微型小说选刊》《文苑·经典美文》《风流一代·经典文摘》转载,有的入选《2012年中国微型小说年选》《2011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2011年中国微型小说年选》《2015年中国年度儿童文学》《2017年中国随笔精选》等选本。

获首届中国西部散文奖,2011年冰心儿童文学奖新作奖,2012年孙犁散文奖,第二届丝路散文奖,第二届全国十佳教师作家奖等。著有《自然课》《彝人族语》等,其中《彝人族语》被国外图书馆收藏。《山林里》入选江苏南京市2017——2018年高一期中统考试卷现代文阅读题,《野草莓》入选扬州市2018——2019学年度第二学期期末测试题和靖江市刘国钧中学2019一一2020年10月高三语文调研试卷。


(责任编辑:李洪有)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