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罗 琼[大 庆]:师生来信



一、给老师的一封信


杨老师:

您好!

时隔多年,我不知道您记得与否,但这件事在我心里,依旧是像一根刺一样的存在。我不知道您对这件事有多少了解,还是您就是觉得我这么做是错的。可我,想告诉老师您的是:当时的我不觉得自己做错了,现在的我依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但是,现在的我想为那个时候的自己申诉。

如果当时的我不那么冲动,不逞那一时之快,多为自己说一句话,是不是后来的时间里,我都不会再为这件事情而困扰?

我简单的重复一下那件事的起因吧。在我的手机丢失了一年以后,我发现当时跟我玩得挺好的朋友,手里拿的手机竟跟我的是一模一样的,我就随口说了一句:“你的手机跟我之前丢的那个好像啊”。我当时,真的只是随口一说。因为我知道,一样的手机太多了,而且,我俩的关系那么好,如果她想要玩手机,可以问我借,我相信她不会干这种事,可就是我无心的一句话,我看到了她的眼里闪过一丝慌张,接着又马上把手机揣兜里,当时的我就知道了答案。

我只是问她:“这是我丢的那个手机吗?”当时她跟我解释说,她只是想要跟喜欢的男生聊天,多“单纯”的理由啊,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只是急着狡辩。可是我曾经那么信任她,同学们都说是我身边的人干的,我还曾为她说话,我当时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被她蒙在鼓里。我不是多在乎那个手机,我只是在乎——我那么相信的人会欺骗我。

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做错了,就得为做错的事情承担责任与后果。我跟她再也不是朋友,我让她赔我一个新的手机,我的潜意识里好像是希望她赔我一份新的,没有掺假的童话。而且,我并没有逼迫她现在就拿出来,我给了她很长的时间。是她自己立刻赔给我一个,或许是觉得对不起我,或许只是想要让自己在别人眼里无辜一点儿。

我无所谓,我当时对她的所作所为很生气,也没管她哪儿来的钱。可是,老师您只看到她为了还我一个手机,把生活费全买手机,饿到低血糖,却不知道那段时间的我,也被同学们指责——说我的心狠。当时的我本来是个被欺骗和伤害的少年,可无论走到哪儿都是——“不就一个破手机吗,把人逼成这样,至于么?”可没有人逼她拿我的东西,逼她欺骗,她做了,就得承担这个后果,难道不是吗?!

老师您不会考虑——我被自己最信任的朋友欺骗的那种感受,更没有想到,我天天被周围的同学指责,而受到的二次伤害。那段时间里,没有人愿意理我,我甚至怀疑,盗窃与欺骗也许可以是正当的。难道,我不应该让欺骗承担它该有的重量么。

我不知道老师您是从哪儿知道了这件事情,把我叫去办公室。我以为您发现了我的不正常,想要开导我。可是,你一看到我就对我痛批一顿,从头到尾没问过我的感受。从那儿以后,您的课我也不听了,您说什么我都跟您对着干,我就是要老师您不如意。看到您一次次对我生气,我的心里好像有了一丝快感。可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非常的不开心。直到毕业,我有了新的朋友圈,我们互相倾诉,我才真正地从那件事中释放出来,可是对您,我始终怀有厌恶愤懑的感觉。

最后,我想说,我依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但是,我现在知道,当时的我被冲动冲昏了头,即使不再是朋友,也应该对她留一丝的关心。

此致

敬礼!节日快乐!

您的学生罗琼

2019年9月9日


二、杨老师的回信


罗琼同学:

你好!

信的开头我先给你道个歉:对不起!

我不知道这个迟了这么多年的道歉,你会不会接受,虽然一句对不起也不能抹去我真实的,给你带去了伤害。但是,我衷心地跟你说这句:“对不起!”。

这么多年,我一直不知道我那么做是错的。甚至不知道,由于我片面的处理那件事,会成为你横在心里的一根刺。我作为一名老师,还是班主任,只片面的看待事情的最终结果,却忽视了你的感受,更忽视了对你的公平。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我那样的处理方式是正确的,至少解决了问题。可是,我没想到这只是我以为的“解决了问题”。你也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只是打那儿以后,凡是我的课,你不是睡觉就是吃零食,说话,甚至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上开我玩笑,总要跟我对着干。找你谈话,在办公室也跟我呛,我当时不以为意,还一度以为这只是作为初中的学生来说,都会经历的叛逆期。在那件事情上,是我偏向了她,可你从头到尾没说一个字,只是看着我,一句为自己辩解的话语都没有。我以为是你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可我没想到,或许在那个时候,你对我就已经在心里有了埋怨吧,如果重来一次,我想我会更多的替你考虑一些,我很抱歉,那段时间让你陷入两难的境地。

最后,我想跟你说一句——谢谢!谢谢你还愿意给我写这封信,让我再次审视了自己,认识到自己当时的错误。我希望你以后的生活,不会再被这件事情困扰。你说的没错,人要为自己所做过的事情承担责任与后果。可我作为一名老师,却连这也看不透。我为我曾经对你的伤害,再次说一句:我很抱歉。

遥祝

学习进步!

杨老师

2019年9月10日



作者简介:

罗琼,大庆师范学院文学院2017级秘书学二班学生。


(责任编辑:刁江波)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