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李凯文[大 庆]:成 全



阿梅要结婚了,家里面到处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除了阿梅自己,家门口的人都知道阿梅要嫁人了。

确切地说,阿梅被逼婚了。

阿梅在城里方便面厂上班,一星期五天班。要说离家也不过六十里地,但为了省下那几毛的坐车钱,阿梅只月末回家一次,把每月的工资拿出大半给爹娘存着,说是嫁妆钱。

阿梅初中毕业后,就辍学打工去了,想着为家减轻负担,给弟弟妹妹存些上学钱,给自己存点嫁妆钱。

七八十年代的农村,自由恋爱的风气并不是明显,大多婚姻都是父母一手包办。毕竟是上过学的人,受过了知识熏陶,内心难免有些傲气,她自辍学那日便告知爹娘,若非自己心仪之人,她宁死不嫁。劝爹娘别像别人家父母搞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她这,行不通。

可阿梅没想到,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阿梅一回村,就瞅见村头王大娘乐呵呵地望着自己:“阿梅回来啦,家里有喜事,快家去吧!”

阿梅是一脸疑惑,家里能有啥喜事?弟弟妹妹还在上初中,自然不可能会是金榜题名。爹娘一辈子平平淡淡的,还能有啥喜事……突然,阿梅似乎想到了什么,她心头一震,大步流星地往家赶……

“凭啥不跟我说就订婚?我告诉过你们我不嫁!谁也别想替我做主!”事情果然不出所料,爹娘瞒着自己订下亲事,自己糊里糊涂成了别人的未婚妻。

这是阿梅最无法接受的。

阿梅刚刚下定决心,她要同二姑回东北,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没成想,这个刚萌芽的梦想,就被爹娘扼杀了!她悲愤!她埋怨!她一肚子委屈,却着实难以泄愤!她将自己关在屋内,心中所有的不甘,都化作一滴滴泪水,一遍遍打湿了枕巾。

“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这个家,还没有你能做主的份!还想跟着你二姑回东北,你早点给老子死了这条心!”门外,是一家之主,权威性的存在。

“哎呀,行啦!你消消气,少说两句吧。娃一时想不明白,俺劝劝她,她就懂啦,至于跟娃这么大吼吗?再咋说,她也是你亲闺女,总不能逼死她吧?”阿梅娘使劲拽了拽阿梅爹的衣袖,眼神暗示着让他莫在开口。

“养了个这么不听话的玩意,我就当没这个闺女!”阿梅爹大吓一声,狠狠地甩开阿梅娘的手,气愤地走出屋。

“俺也没见过你这样的爹!”阿梅在屋内,使出全身力气喊一句,就放肆地哭了起来。为她的不幸,为有这样的爹,为梦想的破灭。

阿梅娘瞅着阿梅爹往外走,再听着屋内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她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口,一边踱着脚步,一边偷偷地抹眼泪。

一连两日,阿梅不吃不喝不出门,任凭母亲在门外苦苦哀求,她也权当听不见,一声不吭。

阿梅娘怕了,为了一门亲事赔了闺女,不值当。可阿梅娘没辙啊,阿梅爹是个犟脾气,任她咋说也不跟闺女说软话,闺女又随了他这个驴脾气,好说歹说都不听。

阿梅娘急啊,干着急。

“梅子,开下门,俺是你二姑。”门外传来一个声音。阿梅听见了二姑的声音,忙起身下床去给二姑开门,没想起猛了些,只觉得脑袋瓜子一黑,一下摔倒在地。屋外只听噼里啪啦声,阿梅爹急的“哐当”一声撞开门,一脸焦急地将阿梅扶到床上,一跺脚,唉了一声,又出了屋。

二姑进来了,关上了门。她走到阿梅床边坐下,轻轻的捋了捋贴在阿梅脸边的头发。

“梅子,你受委屈了。”二姑看着阿梅憔悴的脸蛋,哽咽道。

“二姑,俺心里苦……”阿梅说着,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直往下掉。

二姑将阿梅一手揽过来,阿梅把头埋在二姑肩上,姑侄二人抱头痛哭……之后,阿梅又昏睡了三天。

阿梅同意结婚了。

阿梅的婚事如期举行。

阿梅坐在梳妆台旁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一抬头看到窗外爹忙碌的身影,回想起那天二姑的话,爹在二姑来的前天晚上去找了她,像孩子一样在二姑面前哭的泣不成声。他说一个女孩子家家跑那么远,当爹的咋个放心?他说他有私心,想把闺女看在眼前,想她了随时能看着。他还说,熊孩子脾气随老子,要实在不行的话,让她跟你走吧……

阿梅回神,隔着窗户朝外面喊道:“爹!俺今天好看不?”

“好看,俺闺女最好看!”爹扭过头看着阿梅,眼角划过一丝泪水。

阿梅要嫁人了,家里面到处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作者简介

李凯文,大庆师范学院文学院 2017级秘书学一班学生。


(责任编辑  吴兰婷)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