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刘 宁[大 庆]:阿二与小鸟



很久以前,在一座遥远的小山村里,住着一个叫阿二的孩子。

这天,阿二吃过早饭,见爸爸妈妈种地去了,他闲得慌,就跑出去玩。

外面的天气真好啊!明媚的晨光照在阿二的脸上,暖洋洋的,耳边脆灵灵的鸟叫声,仿佛在告诉他春天来了。阿二一路小跑,在狗剩家门前,逗逗那只啄米的小鸡;又跑到丫妹家院里,摸摸那只总是睡不醒大黑猫,玩得不亦乐乎。

不知不觉,阿二跑到栓柱家的屋檐下,他忽然停住了,仿佛看到了什么。

一只刚出生的小鸟,黄黄的嘴丫,白里透红的躯干,只有拇指大小,它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睁着眼睛,双腿狠命地向外蹬,嘤嘤地啼叫着,仿佛用自己微弱的力量,不屈不挠地与死神抗争。

阿二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张开双手,从小鸟身体两侧轻轻一合,把它捧在手心里,又站起身,抬头看看屋檐,屋檐下果然有一个燕子窝。

可怜的小家伙,居然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阿二觉得自己应该救救它,把它送回“家”,可屋檐距离地面足有两米高,他根本够不着,怎么办呢?

有了!阿二忽然想到,自己有许多朋友,找他们来帮忙,一定能把小鸟送回去。

“狗剩子,丫妹——”阿二站在屋檐下,捧着小鸟大叫。不大一会,他们都循声赶来,当然还有栓柱,他揉着迷迷糊糊的大眼睛,慢吞吞地走着,好像还没睡醒似的。

“阿二,什么事呀?一大早就在这嚷嚷。”丫妹问。

“你们看,”阿二摊开手掌,“小燕子从窝里掉下来了,我们得救救它”。

“我看还是别救了,小鸟不见了,鸟妈妈一定很着急,我们做个陷阱,用小鸟把大鸟引出来,再来个一网打尽,烤鸟肉吃,你们说好不好?”馋嘴的狗剩子打起了歪心思。

“好啊好啊,这个主意不错。”栓柱也随声附和。

“不行不行,小鸟是人类的朋友,坚决不能吃,你们太残忍了!”阿二生气地说。

“就是,这么可爱的小鸟,也亏你说得出口,整天就知道吃。”丫妹也很生气。

小伙伴们站在那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没了主意。

“你们不救拉倒,我自己想办法,以后再不跟你们好了。”原以为朋友们会帮忙,最终却闹得不欢而散,阿二失望地捧着小鸟,一个人回家了。

“阿二,等一等!”走到半路,阿二听见有人叫他,他回头一看,是丫妹在后面。

“你跟来干吗?咱俩也救不成它。”阿二垂头丧气地说。

“我有办法,早先听爸爸说,他跟村头王木匠家借过一个大梯子,咱们再去借一次,一旦有了梯子,小鸟不就有救了吗?”丫妹高兴地说。

“真的?”

“当然是真的。”

“哈哈!太好了,就这么定了。”

阿二乐得合不拢嘴。

他俩快步来到村头,把事情原委一五一十地告诉王木匠,求他把梯子借他们用一下。

“救小鸟?不借不借,小孩子懂个啥,走走走,没事别来烦我撒。”王木匠不耐烦地说。

阿二灵机一动,说:“王叔叔,我阿爸昨天还夸您手艺好,说还要找您打个小方桌呢。”

“真的吗?你可别骗我撒。”王木匠将信将疑。

“当然是真的,阿爸亲口说的。”

“好了好了,把梯子拿去吧,用完了别忘了给我送回来。”王木匠看到有钱赚,高兴了。

就这样,阿二和丫妹抬着梯子,朝栓柱家走去。

梯子太重了,没走几步,丫妹就累得满头大汗。

“阿二哥,我实在没力气了,咱歇一歇吧!”丫妹喘息着说。

“没事,你拿好小鸟,我来扛。”阿二接过梯子,小心翼翼地把小鸟交给丫妹,不停地嘱咐她,“可一定拿好了,千万别掉在地上,小鸟该活不成了”。

两个小伙伴继续朝前走。

走到一半,阿二肩膀有点疼,就想换一个肩膀,可看到丫妹手心里的那只小鸟儿,那一张一合的喙,好像在对他说:快救救我!阿二不忍心耽搁时间,只好咬咬牙,继续走。

十多斤重的梯子,把肩膀硌出一道血印,汗淌了出来,就火辣辣的疼。阿二觉得体力透支了,这么远的路,让他本就单薄的肩膀抗不住如此重压,他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只是绷着脸,猫着腰,瞪着满是血丝的眼睛,机械地朝前走。

渐渐地,小鸟的身体也透支了,叫声越来越沙哑,只有一双小脚还在用力地蹬着。阿二知道,自己早到一会儿,小鸟就多一分存活的希望,不知从哪儿来的一股劲儿,加快脚步继续走。

终于赶到栓柱家。阿二放下梯子,简单活动一下酸疼的肩膀,开始营救。他把梯子斜立在墙上,让丫妹在下面把着,就一只手捧着小鸟,另一只手抓着梯子横梁,一点一点向上爬。阿二很害怕,万一梯子倒了怎么办?自己摔了倒没事,小鸟肯定活不成了。

好在有惊无险,颤巍巍爬上屋檐,阿二瞪大眼睛,往鸟窝里瞅,里面黑漆漆的,啥都看不清。阿二怕窝里有大鸟叨他手,壮着胆,轻轻地把小鸟放进去,又快速地抽出手,这才松了一口气。

阿二回到地上,正准备撤梯子,忽然,狗剩子和栓柱从屋里冲出来,大喊着:“吃鸟肉啦。”就往梯子上爬。

原来,阿二和丫妹走后,这两个臭小子就趴在栓柱家的窗户上,看着外面,合计着馊主意:等会儿阿二一出现,咱俩就出去抢小鸟。

看到阿二回来,身边跟着丫妹,狗剩和栓柱没敢动。眼睁睁看着小鸟回到窝里,他俩这才冲出来。

狗剩拦着阿二,栓柱赶忙顺着梯子往上爬,要去掏鸟窝。

丫妹力气小,拽不住栓柱,眼看他就要爬上屋檐,情况万分危急。

正在这时,一个巨大的黑影略过屋顶,吓得孩子们惊慌失措。

是秃鹰!阿二来不及多想,顺手抓过一把钢叉,向黑影刺去,只听“啊”的一声惨叫,万恶的秃鹰扇动着受伤的翅膀,踉踉跄跄地飞上天空。

原来,鸟妈妈看到阿二将自己的孩子送回来,惊喜万分,急忙往家飞,却忽略了头顶上窥伺已久的秃鹰,这才将秃鹰引了过来。

经历了这次惊吓,狗剩和栓柱再也不敢打小鸟的主意了,都各自回到家,猫了起来。

转年,乡村大旱,庄稼颗粒无收。好多村民背井离乡,到外地去讨生活,沿途饿殍遍野,不时有人栽倒在田间地头。

阿二家的粮食也快吃光了,看着那些饿死途中的饥民,既不能走,又不能留,一家人忧心忡忡。

这天夜里,阿二做了一个梦,一只金色的小燕子站在他的手心上,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我本是鸟王转世,需历经三重劫难,方能涅槃,是你助我远离贪婪之腹、又艰辛借梯、再赶走秃鹰,为了报答你这个善良的孩子,我在村前的千年古树下,埋藏了万石粮食,助你一家渡过难关。”说完,小鸟就不见了。

阿二醒来,将梦中一切告知父母,一家人赶到村前古树下,果然挖出万石谷物,阿二装上一些,送给丫妹和王木匠,经过狗剩和栓柱家时,这两户已是人去屋空,只好将粮食留下一部分,其余的散给留守的村民。

从此,阿二、丫妹两家,过上了温饱、踏实的生活。


作者简介刘宁,大庆市儿童文学协会会员,在《大庆油田报》等发表散文、诗歌若干。


(责任编辑:赵春宏)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