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李庆云[大 庆]:漫游漓江



暑假,我跟妈妈来到漓江,乘坐排筏看漓江山水。

排筏是用塑料筒做成的,大约有五六米长,一米多宽。排筏中间有两排长条木椅,还有艄公,最多乘坐五人。我跟妈妈坐前排,另外两人坐后排,他们是从深圳来的叔叔阿姨,好像对漓江很熟,说漓江游人越来越多,还给艄公小费,我跟妈妈说,妈妈也给小费。

漓江水宽阔,清澈,清澈得好像水很浅。我好奇地转身问艄公:叔叔,漓江水多深?

艄公叔叔戴着凉帽,皮肤黝黑,他扶着马达连接的木杆,控制着排筏行驶的方向,回答道:“两米多深。”

“和我们那里的湖一样深。”我说。

艄公叔叔笑了,继续摇着木杆。

漓江上一只只排筏有序地划行,一面面五星红旗,在排筏前迎风飘扬。蓝天白天下,绿水沙滩间,那飘扬的红旗,像盛开的花朵鲜艳。漓江山水远看隐在雾里,蒙蒙眬眬。连绵的山峰,被大自然修葺的圆润,起伏。

排筏缓缓靠近大山,茂密的植被下,树干纤细瘦弱,像种在石山上的小苗,一株株刚刚勃发,顶着嫩绿的叶片,在阳光下生长。排筏接近江心岛,岛上竹林茂盛,植被葱茏,游人赤着脚,在水中嬉戏玩耍,沙滩上,支起露营帐篷,游人住在那里,也许临时休息。我悄悄对妈妈说:咱们下船,也去岛上玩吧?

妈妈摇摇头,我有点儿扫兴。

碧绿的江水很诱人,我真想到船边蹚蹚水,可坐排筏不允许。忽然,我看到江水中飘着长长的水草,很多。

“妈妈快看,那么长的水草。”我兴奋地叫着。

妈妈探着身,推推眼镜,瞪起眼睛望着江面:“看见了,看见了。”

水草在水下,随水波飘荡,浸染着江水。一艘铁皮船驶过,船上几十名游客说着笑着,还有人拍照。大船推起一株水草,直立江面,像长在水下的小树,顽皮地伸出头来晒太阳。

阳光照在江面,泛起层层涟漪。侧看涟漪,像错落的小梯田,高高低低。排筏微微加速,掀起翻卷的波浪,完全不是漓江水碧绿、平静、清澈的模样。而是黑绿、湍急、凶险,好像有水怪在水下搅动。排筏顺势而下,经过石山,艄公介绍:“前面那座山,就是二十元人民币后面的风景,你们看看。”

坐在后排的叔叔,拿出准备好的二十元人民币,一会儿低头看看钱,一会儿抬起头看看山,说道:“一模一样,就是没有水下倒影。”

艄公叔叔说:“想看江水倒影,要在早晨,在没有船的时候。”他又指着远处两座山说,“前面是海豚山。”

随着艄公叔叔的指点,我看到海豚山,耸立在雾里似像非像。仔细看,有眼廓、鼻廓、扁嘴,真有点儿像。

这时,排筏越聚越多,浩浩荡荡,向漓江岸边驶去。每个排筏尾,泛着串串白浪,白浪在江面翻卷,如一条条洁白的锦带飘舞,漓江水也欢腾起来,涌动着闪着银光,马达轰鸣。在不知不觉中,排筏驶向了终点。

漓江山水,是我永远看不够的画卷。


(责任编辑:箫  音)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