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曹 坤[大 庆]:我们家的二三事儿



爷爷今年七十五岁了,早些日子生了一场大病,我回家去探望他。

他躺在床上,行动不便,只有手还稍微灵活些,他拉着我的手,断断续续的讲起了从前的故事。原本他的眼睛因年岁愈发混浊,可讲起故事来,却变得透亮。

爷爷小时候家里是地主,可爷爷并没有享福,因为没过几年就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后来太爷爷带着妻儿逃到了东北,决定在这里安家。年轻时爷爷的脾气是很暴躁的。据说,因为小牛不吃奶,爷爷一巴掌打死了这头牛,可他对我们却是极其温和的,也许是人们常说的“隔代亲”。

爷爷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要一个孙子,可到老也没有实现。他们那辈的人总是执着于要有传承,也可能是“养儿防老”这种观念在作祟。甚至,在大伯家的表姐十八岁的时候,还试图说服大伯再要一个孩子。

爷爷是闲不下来的,这一辈子操劳惯了,不干活反倒身体不舒坦。我小时候家里种庄稼,爷爷总是在凌晨三点,就催促爸爸妈妈起床去干农活。后来,家里不种庄稼了,爷爷就去收废品,总能收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每每爷爷回来,我和小姑姑都围着爷爷要零花钱。爷爷自然是每次都给的。有一次,爷爷还收了一个破旧的风扇,奶奶给风扇上了油,没成想还能用,那是我记忆中最凉爽的夏天。

小姑姑是爷爷弟弟家的孩子,从小就没了父母,在爷爷奶奶家长大。原本小姑姑应该称呼奶奶为“二娘”,可不知何时起称呼为“娘妈妈”,这个称呼蕴含了她们母女间的情分。小姑姑的妈妈有些痴傻,大家都怕小姑姑也像她妈妈一样,很多人劝奶奶送人,甚至有一次领养的人已经到了村里,可奶奶坚决不送人。在五十多岁的时候,还要拉扯一个孩子。幸运的是小姑姑很聪明,也很优秀,她每年都拿奖学金,也保了研,她靠自己的努力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我和小姑姑是很亲的,可却也少不了拌嘴打闹。每每打架,奶奶都是向着我的,说她是长辈,可这个长辈却也只大了我两岁。现在想来,对她有些不公。小时候,我们都是很怕奶奶的,妹妹是个赖床大王,任谁叫都不起床,可每当她听见奶奶的开门声,就一下从床上弹起。我和小姑姑不小心打碎了杯子,奶奶不在家,我俩也会靠墙站好,生怕挨打。事实上,奶奶一次也没打过我们。

这,就是我们家的故事,虽然平淡,但也温馨。


作者简介:

曹坤,大庆师范学院文学院2017级秘书学一班学生。


(责任编辑:刁江波)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