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张羲伟[大 庆]:返璞归真



有时候我在想,什么样的作文是好作文?是词语华丽、修辞丰富的作文,还是平铺直叙,读起来像家常话的作文?

小学的时候,加入了修辞手法就会得高分;写出一个华丽的词,是一件令全班羡慕的事情。就像小学时的一道题,会问你这个字和那个字比,哪个字用的好。

上了初中,我喜欢把修辞加进去,每一篇文章都刻意地加入一些修辞手法、四字词语,那时候几乎都是高分,也因此而骄傲自得,觉得自己文笔很好。

上了高中,我更是把华丽当作中心,习惯用诗词、歌词等来开头,还要写个题记,来显得文章与众不同,显得文采奕奕。我还是一个喜欢传播道理的女孩,喜欢把一大堆道理罗列其中,显示自己的沧桑和知识。在应试作文最重要的岁月里,我都是用修辞和成语撑起文章的脉络。

大概在三个月之前,我听了一个老师给小学生讲课。那个小学生文笔很好,像我一样的文风,我当时觉得文风这么好,还来补什么作文。那个老师却说,文章的灵魂不是修辞手法,不是词语用的多么多么多,多么多么好,而是真情实感,我笑了笑,不以为然,但还是在心里留下了印迹。

我回到家里,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到白天这个萦绕心头的问题,打开手机,百度了一下:好的文章是什么样的——千篇一律的真情实感,没有一篇文章华丽优美的。

这让我有些挫败,我十几年的写作生涯,仿佛遭遇了灭顶之灾。一开始,我并不接受这个事情。因为我的文章不需要真情实感,我很少写一些真人真事,生活中的小事,我总是懒得去写,觉得它不起眼,毫无浪费笔墨的意义。

我的文章,大概都是自己编的,靠自己想象的。我以为自己是个智者,编写文章不但要华丽,还要加入哲理,这在我心里,就是一篇好文章。

慢慢的,我开始搜索记忆里的现代作家。他们的作品都是描写生活琐事的,越是琐事写的越是细腻。他们着重于生活,在生活中加入想象。而我更好像是一个科幻家,着重想象不着边际的“生活”。

直到今天,我有机会问了我的老师。在我的印象里,老师是写作极好的人,我请教他,如何写出一篇文章?老师说,要多采访。我又重新复述了一遍,语气有些不可置信:采访?采访什么呢——写一篇文章,就是两个人对话的罗列吗?老师说,是注重细节描写。

我突然茅塞顿开,就像“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一样,你把这个人是什么样的性格写出来,不如多加入一些细节描写,让读者自己去思索,自己去考究。一篇好的文章不就是引人深思吗?就像老师教学,不是只给你答案。老师们并不注重答案,注重的是方法。一篇文章吸引人,引人共鸣的不是文章的词汇多么好,手法用的多么多,而是真情实感,写出自己的感情让他人去体会,让他人把自己置身于文章中,幻想出如果主角是我,又如何如何的代入感。

以情动人和以景动人,大概就是这个区别吧。情感引人深思,引人记忆犹新,景色只是短暂的记忆,除非那个景色让你这辈子也找不出比这更美好的,就像是以前一个人提的问题,是喜剧好还是悲剧好,是喜剧记得牢固还是悲剧记得牢固。喜剧再好看,只是大笑一场罢了,而悲剧则让人记忆犹新。比如,上映了好久的一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即使我记不住电影名,我也记得那个患病老太太的言语,真情实感,令人动容,让人记忆犹新。

我开始明白一篇好的文章,是什么样子的。一篇好的文章,应该如何去写。不论修辞手法,不论文章词汇,就如老师教的那样,大胆的写,写出真情实感,不论有没有错别字,不在乎标点符号、格式什么的错误。大胆的写,返璞归真地写,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写出真情实感,以情动人的文章就是好的文章。




作者简介:

张羲伟,大庆师范学院文学院2017级秘书学一班学生。


(责任编辑:刁江波)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