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刘倩羽[天 津]:世界,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坏




曾几何时,人们津津乐道于现如今“世态炎凉,人心不古”;曾几何时,人们习惯性地将自己包裹起来,穿上坚硬的盔甲、戴上虚假的面具,去抵挡外界的凛冽疾风,最终被自己折磨得千疮百孔,变得孤独;曾几何时,人们心中忽略了那些令你的眼眶中偷偷噙满泪水的事情,那些令你感动心中泛起涟漪的事情,那些令你觉得这世界原来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坏的事情……

夏至,天色灰蒙蒙的,淅淅沥沥地下着蝉时雨。放学铃声响起,我疾步走出校门,来到街口,顺手拦下一辆出租车。还没等车停稳,我便一股脑地钻进了后车门。

“哎呦喂,我说小同学,你是着急赶火车啊?车还没停稳呢,你要注意安全呀。”随之入耳的是带着外地口音的揶揄声,“看着挺文静的小姑娘,咋就这么风风火火的呢?”

我第一感觉,是这个司机师傅有点聒噪。我偷偷打量,他约莫四十多岁,皮肤黝黑,后视镜中只能看见他浓黑的眉毛和细长的眼睛。一路上他都在寻找各种话题跟我搭话。因为平时妈妈经常嘱咐我,一个人坐车,要多加小心,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聊天。所以对于他的搭话,我都是出于礼貌性地敷衍几句,大都回答的是“嗯”或“哦”。

雨点敲打着车窗玻璃,车内的收音机里循环播放着《大悲咒》,偶尔还会夹杂着雨刷器滑过挡风玻璃发出的有规律的“吱吱”声。我的心情有些烦闷,对于他的谈话内容索然无味,把头扭向窗外,索性不再言语。他可能感觉到我有些爱搭不理,便识趣地不再说话了,专心地开着车,只是偶尔还会自言自语几句,我也没有用心听。

我看着窗外过往的车辆有些恍神,等回过神来时,映入眼帘的是窗外陌生的街道。心中“咯噔”一下,瞬间头皮发麻,心脏怦怦地跳得那样清晰,好像随时都会跳出嗓子眼。脑海中像电影一样浮现出各种网上新闻,出租司机绑架儿童的案件历历在目。我顿时警惕起来,为了掩饰心中的害怕,我故意大声地质问:“叔叔,怎么走这条路了?不是应该右转嘛!这不是我平时的路线。”

“那条路施工了,走不了。走这条路就是稍微远点……”他慢条斯理地向我解释。

“我上周五还走那条路了,怎么会施工了呢!”

“周六开始施工的……”

“您这是想绕远多收钱吧!”没等他说完,我就打断了他的话。而且,我故意装作大人的样子斥责他,其实是故作镇定,不想被他察觉到我的心虚。

见我脸上写满了坚持,他叹口气,无奈地调转车头往回开。当车拐到我熟悉的那个路口时,一个写着“前方施工建议绕行”的指示牌出现在视线中。那一瞬间,我尴尬地看向窗外,尽量回避他后视镜里的目光,车内冷风开得很足,可我的脸却微微发烫,车外的蝉鸣让我心烦意乱,我沮丧懊悔极了。

“看看,这条路的确施工了,我没骗你吧。咱们还是绕行吧。” 他见我表情有些不自然,连忙又安抚我说,“女孩子独自坐车,是应该保持警惕。”他大概是想缓和一下尴尬气氛,便捂着胸口假装很受伤的样子,“但是,你刚才把我当成坏人,确实令我很伤心。”说完,还不忘掏出一个小绿本给我看,“喏,看看,咱可是复原军人,要不是之前训练受伤了,现在还在保卫边疆呢。”看到他自豪的神情,我一时间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下来,灿灿地笑了。

车缓缓驶入我家小区,我看着计费器上多出来的费用,十分后悔,我没有多余的钱来支付。他了然于心,笑着说:“平时多少钱,你还给多少钱就行了,下次不要乱猜疑了啊。世界没你想的那么坏,好人还是比坏人多的。”

我下车后,往前走了几步,又转过头去。此时,我才注意到,在他浓厚的眉毛下面,是一双充满善意的眼睛,目光中带着笑。他冲我挥了挥手,开车扬长而去,溅起的雨水冲刷着我的心灵,车轮带走的是地上的泥泞,留下的却是我的深深愧疚和感动……

我低头快步向家里走去,周围空气好像没有那么燥热了,蝉鸣声也悦耳了起来。雨小了,雨水顺着伞的边沿慢慢滴落下来,汇入到地上的水洼中。

是的,世界并没有那么坏,凛冽疾风固然有,更多的却是草长莺飞、清风明月。摘下面具,褪下盔甲,卸掉伪装,这人间便是星河滚烫,皓月清凉,山高水长,又会是另外一番景色……



作者简介

刘倩羽,出生于2007年,就读于天津市和平区鞍山道小学六年级七班。她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经常沉浸在幻想中,总是喜欢天马行空。因为奇思妙想和对生活的敏锐,给她的写作提供了很多素材。因受父辈的影响,从她呱呱落地开始,就和书结下了不解之缘。我常沉醉在书的海洋中,尽情地摄取知识。书也顺理成章地成了她最亲密的朋友。读书使她积累了许多创作的灵感,她喜欢把身边发生的事情,用自己的方式记录下来,成为她童年一道美丽的风景。


(责任编辑:木糖)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