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衣 祎[大 庆]:十字路



几声喜鹊夺食的啼叫,很快被大雪掩埋。它们在空无一人的十字路中心,留下一串细小的脚印,地上好似又多了一条十字路。

如果从这一片区域的上空向下看,整个十字路,甚至四面的建筑,好似用白色沙子堆成的,深深浅浅的沟壑分布期间。十字路的西南面是一个湖,此时大雪漫野,已没有了秋日的意气风发。西北面是热电厂,高大的锅炉上方,烟是唯一运动的东西。东北是连片的黑森林;而东南边,则是万家灯火,人声喧杂的居民区。

一只喜鹊停在了红绿灯的灯竿上,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又旋即飞去两只,向着黑森林方向,那里有它们的家;但人们却对黑森林避之不及,因为那里有着一大片坟茔,是老人们最后的寓所。

幕色中的十字路成了通往天堂与地狱的交叉口,无数堆着的纸钱在这里化为灰烬——它是神秘令人难以亲近的。最后那一只喜鹊飞到了人们的居住地,在小区草坪上踱步,翻捡着可以吃的东西。

麻雀放弃了草坪,飞向了湖。那里有几栋夜渔人的小木屋,那渔人是看尽了人世喧闹,便来到这与湖为伴。

最后的,广场耀目的射灯划过寂廖紫色夜空,轰鸣的厂房灯火通明,来自原古深黑深森林的煤,此刻化为供暖的燃料,为人们驱赶寒冷。不时,有下夜班的人打着招呼穿过十字路,使纯白的雪地不再完整。

可是,人们为什么要建这两条公路呢?自己却又嫌过路麻烦。正如有了这十字路以后,居民区里的人都敬畏着黑森林,但热电厂却用远古的森林供暖,人们却不再敬畏由他们的敬畏之地产生的热力一样,又如那些讨厌城中的喧闹,搬到湖边去的人,声言要与俗世永别,可遗言又要葬与黑深林中,有故事的渔人。

有时我觉得人类本就是一个矛盾体,正如这片被大雪覆盖的十字路,虽已经走向一边,却又开始向往另一边风景。然后煞有介事绕回来,重新通过这路,久而久之,便有了这十字路口。

由哪里来?到哪里去?在我看来,就如十字路的中心点一般,是个谜一样的存在。




作者简介:

衣祎,女,大庆靓湖学校初三三班学生。


(责任编辑:木糖)




上一篇:没有了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