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木 糖[大 庆]:爷爷树



爷爷病重了,一大清早,爹就背着他上了山。小拙想,他们一定是去看那棵树。  

小拙刚记事的时候,爷爷还很健朗,他常常领着小拙去看那棵树。  

爷爷说,那树是他小时候种的,将来有一天自己要是死了,就用它打口棺材。  

树的命运就这样被爷爷决定。爷爷说得坚决,仿佛人在树在,人亡树毁。他说的也很洒脱,毫不避讳提起自己的棺材。

然而,爷爷的眼中还是闪过一丝伤感与恐惧。小拙体会不到爷爷当时的心情,只是随着年龄长大,才渐渐懂得,死是怎么回事,也明白了那棵树意味什么。只要它在,就证明爷爷也在世上。  

爷爷卧病在床这段日子,小拙每次放学回家,总是先跑去看一眼那树在不在。如果有一天,枝繁叶茂的大树变成光秃秃的木桩,也就是说爷爷的死期将至。小拙暗暗伤心,他希望那一天永远不要来到。可惜,小拙说的不算。  

爹背着爷爷从山上回来后,他就钻进仓房,一声不吭地磨起斧子。磨完斧子,爹又翻箱倒柜地找出一把锯。

小拙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他站在仓房门口,大声喊,爷爷还没死呢。

爹愁眉苦脸地说,棺材一定要提前准备。说完,他们都哭了。只是,爹默默流泪,小拙放声大哭。  

吃过晚饭,天也黑利索。爹叹了口气,拎着工具往山上去。他轻车熟路地找到那棵树,抡起斧子,刚要砍的时候,村支书领着几个人从远处气喘吁吁跑过来。  

爹心里一凉。  

村支书呵斥道,难道你不知道这些树不能随便砍伐吗?

爹理直气壮地说,这树是我爹亲手种的,我有权决定。

村支书笑了一笑说,植树节每个人都种过很多树,难道那些树就是他们的吗?再说,你深夜上山,说明你也知道这是犯法行为。  

爹垂头丧气地回了家,爷爷还没睡,他在等消息。爹撒谎说,树已经砍倒,明天就找人做棺材。爷爷放心了,松了一口气,同时,脸上的凄苦又浓几分。  

爷爷死于清明节的早晨,爹把爷爷的尸体运到殡仪馆火化,最后,放进一个小小的骨灰盒里。这件事,爷爷至死不知道,爹觉得自己不孝,哭得悲痛欲绝。  

烧头七这天,爹领着小拙来到那棵树下。爹说,每个人都会死。你爷爷要离开我们,我早就想过,可没想到他多年的愿望没有实现。说着,狠狠盯着那棵树,仿佛在怒视一个叛徒。  

风吹树叶,哗哗作响。那树意气风发地活着。  

小拙偷偷瞅了一眼爹,心想,爹现在一定很难受,假如他知道是我向村支书告密,会不会打我,算了,还是别说。真搞不懂他们,这样不是更好吗?树在,就好似爷爷没死。要是我想爷爷,就跑来看这棵树。嗯,以后,我就管这棵树叫爷爷树吧。



(原载《参花》2012年第8期)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