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木 糖[大 庆]:鸡腿堡



辰辰觉得自己是男子汉,不该陪着女人逛商场,哪怕这人是妈妈。只可惜,辰辰太小,只能任由妈妈拽着他的手,走来走去。  

苏晓雨试衣服时候,辰辰百无聊赖地蹲在一旁,噘着嘴。苏晓雨见辰辰不耐烦,于是说,待一会儿,我给你买鸡腿堡。辰辰立即来了精神,只可惜,苏晓雨左试一件,右试一件,辰辰等着等着就在试衣间门口睡着了。  

苏晓雨不忍心将辰辰唤醒,于是抱着他出了商场,站在路边打车。恰好这时,一辆车停下,从车窗探出一张笑吟吟的脸,冲苏晓雨说:“打车吗?”  

苏晓雨见是私家车,犹豫了一下。  

司机说:“放心吧,我这车比出租便宜。”说着,跳下车,将辰辰接过来,放进车里。  

苏晓雨见司机将辰辰放在副驾驶位置,觉得不安全,刚要说话,却听司机说,大姐,那是你的吧?  

苏晓雨随着司机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自己刚才站的地方有个钱包。连忙紧走两步将钱包捡起来,用手一捏,里面挺鼓,心不由怦怦乱跳,飞快地打开扫一眼,立即愣住,里面竟然塞满白纸。  

便在此时,那辆车突然开走。苏晓雨恍然大悟,惊慌失措地追过去,然而,任凭她大呼小叫,那辆车还是一溜烟跑远了。  

骗走辰辰的人叫阿扁,是个人口贩子。辰辰接下来的命运如何,已经很明了。不过,辰辰并不知晓。  

辰辰醒来后,睁眼一看,车内是个陌生男人,不由哭着喊着找妈妈。  

阿扁和颜悦色地说:“你妈有点事,让我送你回家。”  

辰辰不高兴地说:“妈妈说话不算数,她还说一会儿给我买鸡腿堡呢。”  

阿扁趁机说:“你真想吃鸡腿堡?”  

辰辰点了点头。  

阿扁说:“那咱俩就跟妈妈玩捉迷藏,假如我们就赢了,我给你买个鸡腿堡。”  

辰辰担心道:“妈妈是大人,不知道她会不会玩。”  

阿扁说:“我打电话问问。”说着,一边转动方向盘,一边掏出手机,装模作样地对着手机说话。  

辰辰也把耳朵凑过去,阿扁赶紧装着挂断电话,对辰辰说:“你妈同意了。”  

辰辰说:“我怎么没听见妈妈说话声。”  

阿扁说:“玩捉迷藏就要神秘一点,说话声当然小了。”  

辰辰觉得也是,想了想,问道:“咱们赢了,你真给我买鸡腿堡吗?”  

阿扁笑道:“那还用说。”  

“叔叔你真好。”辰辰兴致勃勃地说。那纯真的声音,顺着阿扁的耳朵,掉进心里,勾出一丝隐秘的温情,让他觉得不舒服。  

阿扁强迫自己将眼前的孩子切换成一捆厚厚的钞票,让良心滚远一点。偏偏那丝温情就是赖着不走,并且指引着他发现辰辰没系安全带。  

阿扁下意识地侧过身去帮着辰辰将安全带系好,也就在这时,一辆车迎面而来。在玻璃破碎的同时,阿扁想也没想,一把将辰辰护在身下。  

几小时后,辰辰躺在医院里,身上只有几处轻微擦伤。同时,几个医生正在抢救阿扁。由于失血过多,必须输血,可阿扁的血是RH阴性,血库里根本没有。  

这时,刚从手术台下来的外科主任张志易走了过来,了解情况后,毫不犹豫地说:“现在全市这个血型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他,另一个是我,赶紧准备一下,给我抽血。”  

其他几个医生的目光一齐对准张志易,好似在询问,抽完血后,你还能做手术吗?  

张志易摆了摆手说:“救人要紧,无论怎样,我都能完成这个手术。不过,抽血之前,我得见见家属。”  

一个护士告诉张志易,同时出车祸的,还有个小孩,不过当时由于病人用身体护住了他,没受什么伤。张志易点了点头,在那个危机时刻,任何家长都会如此做的。  

张志易却没想到这个小孩竟是自己儿子。  

辰辰一见爸爸,立即扑了过来,委屈地哭了起来。张志易大惑不解,连声问辰辰怎么不跟妈妈在一起。  

辰辰哭哭咧咧地说,他和叔叔在跟妈妈玩捉迷藏。张志易越听越糊涂。  

忽然,辰辰想起阿扁,问道:“叔叔在哪?”  

张志易虽然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感激阿扁救了自己儿子,于是说:“叔叔没事,爸爸会把他救醒。”  

这时,护士来病房给张志易抽血。他刚挽好袖子,电话响起,是苏晓雨打来的。本来儿子一丢,苏晓雨就给张志易打电话了,可当时他正在做手术,因此直到现在才打通。  

张志易一边示意护士给他抽血,一边接通电话。虽然苏晓雨惊慌之中没有将事情经过说清楚,但张志易还是明白了个大概,也猜到了此时正在等他抢救的人是谁,于是将医院这边发生的事告诉了苏晓雨,让她放心,儿子安全无恙。  

忽然,张志易感到静脉一阵细微地痛,鲜红的血液缓缓离开身体,正在移向针筒。  

苏晓雨听到儿子没事,声音立即由悲痛转为惊喜,随后,又化作歇斯底里的愤怒,大喊道:“怎么,你要把血给他?这人拐卖你儿子,你不知道吗?他是个坏蛋,死了是罪有应得。”  

苏晓雨的声音太大,以至于站在张志易身旁的护士跟辰辰都听见了。辰辰连忙说:“不要让叔叔死,叔叔不是坏人,他还答应给我买鸡腿堡呢?”



(原文发表于《天池》2013年第12期)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