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季 节[黑龙江]:爸爸的电话



小松抡起拳头向同学的脸砸去,同学想用胳膊挡,已来不及,小松的拳头又快又狠地落在脸上,他趔趄着晃了几下,眼冒金星之际,小松顺势踹一脚,同学摔倒了。小松抹下脸上血道子,甩甩手,满不在乎地对旁边看热闹的同学说,快去告诉老师吧!

小松是个让老师头疼的学生,迟到早退,上课注意力不集中,脾气暴躁,容易冲动,经常和同学发生肢体冲突,是班里的“小霸王”,典型的“问题生”。

老师赶来时,被打成熊猫脸的同学尿汤汤地哭了,眼睛一挤,眼泪滚出一串,顺势流进咧开的嘴里。小松梗着脖子,扬着脸,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

老师新来的,接手这个班不到一个月,小松这副样子站在眼前已是第三次了。

第一次是在体育课上,抢球时和同学大打出手。他抱住同学,球一样在操场上翻滚,不停地用额头撞击,费了好大劲儿才把他手掰开。老师说,把家长找来。小松梗着脖子,扬着头,不吭声,也不动地方。老师又说,把家长电话告诉我。小松头转向另一侧,用转动的力量甩出三个字,不知道。老师发现,他威武不屈的眼神有些游离,云一样,随着风向远方飘荡……

第二次是自习课上,他偷偷地把前座女生吊起来的长马尾绑在椅背上,女生站起时,头被椅子拽着向后拖去,差点来个仰八叉。她惊叫着哭起来。小松幸灾乐祸地笑着……老师发怒了,罚他跑圈。他一点没犹豫,像接受一件光荣任务似的,大步跑起来,梗着脖子,仰着脸,速度越来越快,好像要甩掉什么,踢飞什么,追赶什么,呼啸的风一样。老师喊了几遍,他才停下来。脸涨得通红,嘴唇咬得没了血色。那神情让老师看到他的倔强,也感受到一种压抑,在他孤独的内心膨胀。

老师说,一定要和你家长谈了!

小松奶奶来了,一见面,拿起拐杖颤微微地朝小松屁股打去,不缺吃、不少穿,咋就不学好,咋就不学好!奶奶的眼泪碎了八半。小松不躲,任由奶奶打骂。

这时老师才知道,小松母亲病故,父亲在外地打工,又再婚,平时不联系他,也不告诉他电话。只是每月按时寄钱回来,维持他和奶奶的生活。

这以后,老师对小松多了关心,上课经常提问,也经常夸奖、鼓励,小松安静了许多。可好景不长,没几天又闹事了。中午在食堂,就发生了文章开头那一幕。

被打倒的同学,刚从城里看父母回来,穿了新衣服,背了新书包,在同学面前显摆。吃饭时,小松把饭盒里吃剩的汤汁扬了这个同学一身。

老师失望了,眼前梗着脖子的小松让她感到束手无策,她用眼睛狠狠地盯着他,她希望眼里喷出的火能烧痛他,眼光铸成的剑能削掉他的气焰。

给我爸打个电话吧!这是小松第一次主动开口,语气温顺。他用祈求的眼神,看着老师,充满渴望。

老师很吃惊。

我闹得厉害了,不就给我爸打电话?老师说过,奶奶也说过。给我爸打个电话吧!我想听听他的声音,一句就行。小松低了头,有眼泪掉到地上。

老师愣了一会儿,上前一步,抱住小松肩膀,轻轻拍着。她看到了小松倔强外表下的脆弱,内心需要依靠的不安全感。

老师找到小松爸爸的号码,拨通后,把电话放在小松耳边。“喂”对方一个字刚出口,小松“哇”地哭起来,哽咽着说不出话。决堤的眼泪,还有心里压抑很久的情绪,倾盆大雨似的泄下来。

老师一手抱紧了抽动的小肩膀,一手拿着电话,和小松爸爸说话。

小松情绪一点点平息后,老师把电话递过来,快和爸爸聊聊,爸爸可想你呢!

不知爸爸和小松说了什么,也不知老师和爸爸说了什么,反正从这以后,小松换了一个人。上课遵守纪律,学习认真,脾气乖巧了,和同学没再发生暴力冲突。他把倔强劲儿放在了学习上,进步很快。

和爸爸约定每周通两次电话,他努力,每次都给爸爸一个惊喜。

15年后,博士毕业的小松问爸爸,当年老师打电话说了什么?爸爸神秘地笑了。

你是好样的!

这是您对我说过最多的一句话。

嗯,也是当年老师告诉我的,你是好样的!



作者简介:

季节,原名李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小说在《儿童文学》《小说林》《北方文学》《百花园》《海燕》等刊物发表,作品多次入选小小说年选。出版小说集《雪在山里燃烧》、散文集《沙之字》《大漠漫歌》。


(责任编辑:木糖)




上一篇:没有了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