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童话故事

冰 蘭[四 川]:一起摇摆



故事的开始:

亲爱的你,让我来讲一个故事给你听。这个故事一旦开始,你将变成一只小动物,我会变成另一只小动物。我知道聪明的你,一定能很快猜出是哪两种小动物。答案在故事的结尾,带着你的答案,随我出发吧。


你游在池塘里。

突然,一个小小的黑影从你眼前飞过,你敏捷地伸出舌头,把那个危害植物叶子的小坏蛋,送进了嘴里。

你打了一个嗝:“呱。”

你看了看自己的倒影:青绿色的身子,雪白的肚皮,圆鼓鼓的眼睛,扁长的嘴巴。

哦,真帅!

你向青荷夜市游去。

成片的荷叶,泛着月光的清幽。

一片片荷叶上,摆放着各种小玩意儿,摊主们坐在荷叶上吆喝。

“会飞的披风咯,断货了断货了,**一件!”

“隐身糖果,隐身糖果,包您满意!”

“冬眠保温袋,冬眠保温袋,反季售卖!”

你从一片荷叶,游向另一片,终于在一块滴珠样式的挂坠前停了下来。

晶莹的挂坠,就像锁着那晚的月光。

这款挂坠,其实很普通,池塘镇的居民们早不戴这个款式了。也就老河虾还把这许久没售出的存货,拿出来卖。

花白了头发的摊主老河虾,热情地介绍:“这是以前的老款式啦,只有装饰作用,没有其他功能哦。水珠挂坠现在新出了功能型,款式也很多,有星星形、弯月形,花朵形……”

老河虾话还没说完,被你打断了:“就这样的!我要两个!”

为了找到它,你已经游了三个小时了。

三个小时算什么,三天、三十天又如何呢!

老河虾抽下月光做丝线,穿过两个挂坠,帮你戴在胸前:“好了,小家伙,它属于你了。我要的交换是一个吻。”

你握着挂坠看了看,小心地藏进衣服里,用胸口肌肤的温度温暖它,然后搂住老河虾,在他苍老的脸颊上左右各吻了三次。

“老款式,要不了这么多吻……”老河虾厚道地呵呵笑了。

你嘴上也带着一条长长的笑意,噗通一声跳进水里,游走了。

你知道的,带着挂坠和信心,一定能找到他!




三个小时前,你在美美舞蹈**,也就是一朵超级大的荷花里,退了你的出入证——上面有你帅气的画像,还有你动听的名字。

退出,是你自己提出来的。你本来想说点什么。你良心上觉得,离开这个追求**美的组织,*少要为自己不够努力,跳舞时怎么也不能将后腿拉直而拖后腿,表示抱歉。

可你却半张着嘴,傻傻地望着其他会员们如释重负的样子,松了口气。

你本以为离开,总得有点眼泪才应景。

这样也好。

你向一束花走去,那是你**想带走的东西。




三个月前,你**次被花束砸中。

你没被砸晕,不需要救护,也跟公德心无关,实际上你还有点小高兴。

你当然没有受虐倾向。你其实有一点点虚荣。当然,你认为适度的虚荣,也没什么不好的。要知道,自卑比虚荣煎熬得多。或者它们有关联?

你可不知道答案,你不打算做一名哲学家。

你的梦想是成为舞蹈家,*少要舞出自己的精彩。所以,你才会付出那么多努力,成为美美舞蹈**的会员。

美美舞蹈**举行了一次又一次公演,你假装不注意地注意过,收到鲜花和掌声*多的是红蜻蜓和小彩蝶。

也对,它们又美,舞又好。

其实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陆续收到过鲜花,除了你。

你有一百种不重样的话可以安慰自己,但没有一种方法可以阻止失落和悲伤。

当然,煎熬并不是坏事,只要你坚持。

终于,你也收到了鲜花。只是匿名送花的方式很特别,总是隔很远飞向你——有时候“啪”地一声,你立刻应声倒地。

你不介意,真的不介意。从被砸晕到跳起来抱住花束,你已经变得娴熟,这得感谢你后腿出色的弹跳力。

你在美美舞蹈****那场演出,就是以***的弹跳,接住了鲜花,而获得满场掌声。

这快是观众们的福利和彩蛋了。甚*有的观众,就是特地来看你能不能帅气地接住鲜花的。

“看到了,那边!扔花的家伙!”

美美舞蹈**从**性考虑,找了水鸟负责安保。

一只水鸟发现了送花者,大声嚷嚷:“抓住它,送花就送花,为什么偷偷摸摸,鬼鬼祟祟!”

不是水鸟特地要那么大声来表现自己的爱岗敬业,实际上它是一个天生的大嗓门。

你跟着叫声望去,送花者警觉地转身,迅速跳进水中,潜水游走了。

就在他入水前,你的目光落在他背影上不足一秒。

你已经能断定那是谁!




一年前,你终于成了美美舞蹈**的会员。

你仰望这个追求**美、要求很高的舞蹈**,已经好长时间。

在这之前,你其实有一个舞伴,他也是那么有舞蹈天赋。

你们曾一起去参加美美舞蹈**的入会申请。但他被拒绝了,因为他灰褐色的皮肤上,长着密密麻麻的疙瘩。这严重不符合美美的标准。甚*你的品种,也被怀疑。

其实你自己争取一下,证明一下是可以澄清的。

但你说:“这是我哥哥,亲哥哥!”

你其实内心也纠结,甚*痛苦。梦想那么近了。可你知道自己不会,不会说一句伤害哥哥的话。

可是哥哥为了追求他的梦想,却先伤害了你。

他向你告别,他要去远方,远方有他想追的诗和梦。

你留不住他。

于是你孤孤单单。

那个时候,美美舞蹈**向你抛出了橄榄枝,你抓住机会,成了舞蹈**的会员。

你的梦追到了。

只是隐约间,你听到其他会员说,你的哥哥不是你的哥哥,你只是被他带着长大的孩子。

你不明白,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是的,你是被哥哥带着长大的孩子。

三年前,你还是一只小蝌蚪的时候,和一群兄弟姐妹们跟着妈妈出游,然后走丢了。

和所有走丢了的孩子一样,你很害怕,战战兢兢地找妈妈。

妈妈的孩子太多了,多到连名字都取不过来。妈妈说过,只要离开了妈妈,就是长大了,就要自己勇敢面对生活。

小小的你,就那么长大了。

不知不觉中,你游到青荷夜市。在那里,你遇到了一只同样孤单的蝌蚪,只是他已经长出了后腿。

你**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使劲地蹬腿。你后来怀疑,他是为新长出来的后腿害怕,但他当时告诉你,他是在跳舞。

你信了,你还没学会怀疑。

你为他帅气的姿势而迷醉,跟着他摇摆。

那是你们**次一起舞蹈。

那天,在夜市小摊,他用舞蹈给你交换来了一块滴珠样式的挂坠。

晶莹的挂坠,锁着那晚的月光。

你知道的,你会一直把它佩戴在胸前,用胸口的温度温暖它,**二十四小时都不会取下来,直到月光光线磨断,不小心丢了为止。




不久后的青荷夜市,一片荷叶上,你摆出了鲜花摊。

你终于知道,你的哥哥躲着你摆鲜花摊很久了,从来没有离开过你。他不说远方,不和你撇清关系,怎么能让你放心追梦呢?

你很喜欢现在的工作,你倒乐意做个摆摊*子。

现在,你们不光一起摆摊,还能一起跳舞。

你们自创了一种腿不用伸直的舞,节奏感很强,晃得你们胸前的挂坠跳来跳去。

大嗓门水鸟有时会过来唱歌,你的哥哥会打起架子鼓,你会抱着吉他跳舞。

主角光环给谁都无所谓,只要你们能在一起。

慢慢地,更多的音乐和舞蹈爱好者前来,夜市的动物们被带动起来,就是你们不跳舞,也有其他动物会在这里开心地跳舞。

你偶尔还会表演空中接鲜花,虽然不是每次都能成功。

接住了大家会报以热烈的掌声,接不住大家会开怀地哈哈大笑,怎样都开心。

小镇没人记得你的名字,当然也记不得你哥哥的名字。大家只记得从前有一场**盛大的舞会,大家在一起开心地摇摆。

故事的尾声:

夏夜的荷塘,一只蛤蟆和一只青蛙坐在一片荷叶上。

蛤蟆说青蛙老了,就快唱不动也跳不动了。

青蛙可不服气,它说蛤蟆才老了,老到往事都记不住了。

蛤蟆呱呱地讲起以前的故事,青蛙笑着听着,睡着了。

他们胸前的挂坠,还闪着明月的光泽。

聪明的你,你猜对了吗?



作者简介:

冰蘭,本名张晓利。八零后巨蟹女,四川成都人,自幼喜爱文学、绘画等。部分童话、诗歌、散文、文学评论散见报刊。绘画师从**油画家林兰翔先生。创作童话形象、插图少许。

(责任编辑:*芳)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