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贾文华[黑龙江]:新站(外一章)



那年初春,母亲领幼小的我回乡探亲,我们在一个北方小站中转。

那是一个乍暖还寒的子夜,那是一个月冷星稀的老车站。

候车室中央,燃一只低温的火炉。凄清的木椅,很少有旅客顾盼。

蜷在母亲的怀抱,拥着她的蓝布衣衫,怕夜的我做了半宿暖梦。

梦见我与母亲相偎在仲夏海岸,我们目送航船出海——

朝霞,是军舰风向的飘带;红日,是巨轮佩戴的王冠。

海潮,把母亲的衣衫吻得水汪汪的蓝;阳光如暖雨,在我的皮肤上漫卷。

天空晶亮、湛蓝,白云与霞光交相浸染。

雪浪宛如含苞的白玉兰,在大海的花坛初绽……

我在晨光熹熹的车厢里醒来,我在母亲酸酸的臂弯里醒来,我在她彻夜未眠的凝眸中醒来。

那会儿,列车驶过又一个新站。


我的灵魂依附一片白云


如果一片白云载着我的梦想抵达故乡,我会央求白云慢些飘荡,让我趴在白云的肩上,向故乡的门檐仔细张望。

如果一片白云载着我的向往挥别故乡,我会央求白云低些飘荡,让我跪在白云的膝下,如期祭拜母亲长眠的那座山岗。

如果一片白云载着我的乡音,回归在故乡天空的中央,不愿降落,也不想飞翔,只想成为打坐的莲花,于蔚蓝色天庭静静绽放,亘古不改初衷的模样。

我会在一个有月的夜晚,化乡音为玉液琼浆,悄然泼洒在爷爷的墓碑旁。

我曾经是高飞的鸟儿,却因为倔强,不慎被风暴打折了翅膀。

我曾经是高飞的鸟儿,却因为坚强,竟然被风暴打折了翅膀。

从此,我的歌声变得沙哑;从此,我毅然用鲜血涂抹诗行。

从此,我的灵魂依附上一片白云,白云把我的灵魂浣洗得剔透、晶亮,还常常于我的梦乡,弥漫成雪白的牧场。

叫我——喜,也念故;忧,更思乡



作者简介

贾文华,中国散文诗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煤矿作协理事。作品获共青团中央与中国作协首届“志愿文学”征文诗歌一等奖。先后在《人民日报》、《文学报》、《中国诗人》、《散文诗》、《散文诗世界》等多家国内知名报刊发表近百章作品,11次入选《中国年度散文诗》及《中国年度作品·散文诗》,并成为这两个选本的精短作品专辑中每年度都有作品入选的全国唯一作者。

(责任编辑:王芳)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