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海兰瑞[大 庆]:丑丫头的云



母亲牧羊时,我躺在草丛中看云。

草不松软,也不浓密,扎在我的胳膊上有点儿沙棱棱地疼,但我不在乎。

远处传来母亲吆喝羊群的喊声,有着似歌非歌的旋律,又那么清脆悦耳,悠长缓慢,我便知道此时的母亲是放松、愉悦的。

初秋的云**看。那么白那么白,白得****;又那么轻那么轻,轻得仿佛一只手就能拎起一大片来;还那么活泼顽皮,明明前一秒钟还在我的头顶,这一秒钟居然跑到了天边,像母亲羊群里刚出生不久的那只小白羊,跑东跑西的,你永远也猜不透它下一秒钟会跑向哪里。

云也有不白的时候,变灰,或者变黑,那是它在发脾气。我不知道是谁因为什么惹到了它,反正云生气了,它气得变了脸,甚*用雷声喊叫着、咆哮着,没多久,委屈的泪水就会伴着电闪雷鸣倾泻下来。也有变脸不哭的时候,我不知道又是谁用了什么法子哄好了它,云开日出。

这样说来,云一定像我一样,是个女孩子,爱干净,爱玩耍,爱生气,还爱哭。

那么蓝天,一定是云的母亲,才会这样由着云的性子去胡闹。爱干净,就给你一片高远去陪衬;爱玩耍,就给你绵延的宽广,任你自由自在;爱生气,就给你雷电泄泄火气;爱哭?哪有女孩子不爱哭的哟?哭就哭嘛,大哭、小哭、痛哭、假哭,有泪流下,才有破涕为笑的时候。

我在不松软也不浓密的草丛中睡着了。

“丑丫——回家喽——”母亲清亮的呼喊叫醒了我。我从草丛中爬起,向母亲走去。

母亲这次吆喝的不是羊群,是我。



作者简介:

海兰瑞,曾用笔名曼娘。蒙古族。出版个人文集《如果海是红的》《与一盏茶相遇》《托扎敏的酒杯》《跪拜我的大漠长林》等。有作品被译成蒙古文、哈萨克文,并收录到十余部选本及中学生语文阅读试卷中。散文集《跪拜我的大漠长林》入选中国多民族文学丛书,《布苏里茂密的森林》获第六届冰心散文奖。鲁迅文学院第11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班学员。

(责任编辑:*芳)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