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王鑫睿[大 庆]:让我们一起含苞待放



沐浴着光的花儿,都在含苞待放,不必非做那与众不同的一枝。

让青春编成的歌谣,从此没有单调乏味的词汇,而是溪水潺潺,流遍人间。

我与你,手牵手,含苞待放。

炎热的夏日,野蜂飞舞,少女们在楼间小道畅玩嬉戏。忽而瞧见一人,头别发卡,手拿蒲扇,坐在斑驳的木质长椅上看书。我总觉眼熟,仔细回想,这不正是坐在班级角落,那个丝毫没有存在感的同学吗?我甚至已经忘记了她的姓名。

她忽然间抬头,淡淡地和我对视了几秒,便起身拍拍衣服后面的灰尘,抿起耳边的碎发,静静地离开了,只留下一抹不淡不浅的瘦弱背影。

从那天起,我便开始注意到她。她的学习成绩一般,相貌也不出众,再加上极少言语,便成了班级角落里那朵无人问津的花。她的作业总是完成得不好,已经成为了通报表里的“固定成员”。老师似乎也无可奈何。我喜欢在课上课下有意无意地瞄她几眼。课上的她,要么默默地盯着书看,要么在裁纸叠千纸鹤,她叠鹤的技术真可谓炉火纯青。每天刚一下课,她便不见了踪影。

我实在忍不住好奇心,就想弄清楚她课间到底在做什么。有一天下午的课间,我跑找整个学校,最后,在学校背阴面,看到她蹲在一棵老树下,我悄悄走上前,原来她正盯着一个蚂蚁洞。

我长吁一口气,用手里给她买的冰镇凉茶冰冰她的脸,还记得她当时看见我时尴尬的表情。

“是你啊”。她问。

“你在这儿干嘛呢?”

“看蚂蚁啊”。

“你每节课间都来这儿看蚂蚁吗?”

“嗯。”

别扭的对活戛然而止,我把凉茶递给她,并向她发出邀约:“以后一起玩吧。”

“好啊。”

从那以后,我和她便时常待在一块。有时她跟我在操场上跑闹,有时我跟她一起去看她的蚂蚁朋友,她说这是存留最久的一窝蚂蚁了。

蒲公英被慢慢飞起,带走了时间,马上就要小学毕业了,我似乎依然是她唯一的朋友。她的生活依旧和平常一样,上课叠纸鹤,下课就没影,与谁都不交往,只是与我目光相对时,会对着我笑一笑。

一天放学后,我找她一起去放风筝。风筝飞起时,我忍不住问:“你为什么不交些朋友呢?大家会很喜欢你的。”

她沉默了许久说:“我并不想有朋友。我毕业后就要去外地了,在此地不想有任何留恋。所以如果别人不找我,我自然不会去找别人。”

我呆了一会儿:“你个傻瓜,有一份美好的留恋不比没有留恋好?把青春这么浪费掉,岂不太可惜了?去了外地要多交朋友,好好学习哦。”

在那个年纪,敲开一个人心灵的枷锁其实十分容易,一阵清风徐徐吹过,发丝拂过面庞,你能看见两个女生拿着风筝相视一笑。

时间的鸟儿留不住,转眼就到了毕业季。那天,我走进班级,一眼就看到桌上的一大瓶千纸鹤,却找不到叠鹤的人。拿起那个瓶子,瓶底压着一张淡黄色的纸条,上面留着我们友谊的印迹:“送给我的朋友,愿我们一起含苞待放”。

稚嫩的花苞终有一天会盛开,在角落的她并不孤单。

我想,当她看到花儿朝着阳光绽放时,一定会望着天空回想,回想那青春的歌谣。

指导教师:刘冰



作者简介:

王鑫睿,大庆第一中学初三学生,喜爱写作和运动。

(责任编辑:海兰瑞)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