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海兰瑞[大 庆]:原来妈妈也会累



我家镇上的春天总是来得很迟很缓慢。

当妈妈把种子埋进土地的时候,土地还带着冰霜的气息,只有午后短暂的阳光才会让冰冷的土地升腾起一绺绺温暖的气流。刚下班回来的妈妈蹲站在土地中间,一边点着菜籽一边念叨着:“不要再冷了!不要再冷了!再冷就长不出青菜了!”

整个夏季,妈妈都是欢快的。她在土地、单位和家之间忙碌着,她一路小跑着上下班,进了家门就担起水桶跑去为青菜施肥、浇水,直到深蓝色的夜空挂满星星,妈妈才会离开土地。看着小小的菜籽发芽、爬藤、开花,妈妈的笑意愈发浓了,她甚至不会因为我的淘气而责骂我。

一个清爽的黄昏,土地上的青菜已经结出了果实,难得空闲下来的妈妈欣喜地看着土地。血红娇阳下的妈妈看上去柔和而俊美。我呆呆地盯着妈妈问:“妈妈,为什么那么小的菜籽能长出这么多的果实来?”

妈妈笑中含瞋地说:“怎么丑丫头的脑子里总是胡思乱想呢”。

妈妈没有告诉我种子是希望,是希望就会在汗水的辛勤劳作中破土发芽,开花结果。

果实还青着的时候,秋天就来了。排着队的鸿雁从头顶飞过,它们飞越渐枯的草原和渐黄的森林,向南迁徙。妈妈把土豆、胡萝卜从地里刨出,再移到室内的地窖里存起来,那是全家人整个冬天和春天的口粮。又把长短粗细如手指头的茄子摘下,给父亲蘸酱吃。再把豆角用剪刀剪成丝,晒干。把又涩又青的柿子摘下,用棉被包起来,捂得内红外青时炒菜待客。

我眼中的妈妈一直奔波忙碌着,就像永远不会疲倦的机器。

那个夜晚,妈妈给我讲着故事拍我入睡,可是故事还没讲完,妈妈却不吭声了。我轻声问着“妈妈,后来呢——”妈妈没说话。我发现妈妈睡着了。

从那个夜晚开始,我惊奇地知道了——妈妈也有累的时候。



作者简介:

海兰瑞,曾用笔名曼娘。蒙古族。出版个人文集《如果海是红的》《与一盏茶相遇》《托扎敏的酒杯》《跪拜我的大漠长林》《小豆包家家》等。有作品被译成蒙古文、哈萨克文,并收录到十余部选本及中学生语文阅读试卷中。散文集《跪拜我的大漠长林》入选中国多民族文学丛书,《布苏里茂密的森林》获第六届冰心散文奖。鲁迅文学院第11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班学员。

(责任编辑:王芳)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