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海兰瑞[大 庆]:丑丫不是名字



我们整个镇上的人都知道,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母亲就给我取了一个极其温暖的名字,叫海兰瑞。这是一个蒙汉联姻的名字,译成汉语是“爱与吉祥”。母亲之所以这样给我取名,是因为母亲是汉人,而父亲是蒙古人。

我是蒙汉混血的姑娘。

并不是所有的混血儿都长得像天仙般美丽,我长着蒙古人特有的丹凤眼、塌鼻梁,还有宽肥的脸蛋和高原红的颧骨,*要*的是我的皮肤,不像母亲那样白皙可人,而是黄中带褐,以*于我没有母亲般黑白分明的眼仁,却如父亲般浑浊不清。

母亲使劲地用鼻子嗅着我奶香的红脸蛋,而后嘀咕着“你这个丑丫头呀”。我咯咯地笑着,其实,我根本没弄懂母亲说的到底是“丑”还是“臭”。

*初只是母亲一个人叫我丑丫头,或者是臭丫头,后来,邻居们也这样叫,再后来,整个镇子上的人全叫我“丑丫”,就好像我从来就没有过“海兰瑞”这个名字一样。

大约七八岁时,我强烈抗议过“丑丫”这个称呼,我在地上打滚、号叫、摔碗、拒绝吃饭……我把能想到的招数全用尽了,依然阻挡不了镇上人民亲切地唤我“丑丫”。

我一个小孩儿能怎么办?只能无力地接受这个不是名字的名字。

虽然全**的人都忘记了丑丫还有个极其温暖的名字叫“海兰瑞”,但并不妨碍我在自己的心中种下一粒极其温暖的种子,这粒种子随着我的成长而日渐繁茂蓬勃起来,后来,它长成了一棵极其不可思议的树,这棵树色彩斑斓,有花、有果、有阳光,它的陪伴让我拥有了一片广阔辽远的天地。

在这方奇妙的天地里,生活着一个温暖的丑丫。

丑丫不是名字。是爱,是暖,是牵挂,是宽广的未来。



作者简介:

海兰瑞,曾用笔名曼娘。蒙古族。出版个人文集《如果海是红的》《与一盏茶相遇》《托扎敏的酒杯》《跪拜我的大漠长林》《小豆包家家》等。有作品被译成蒙古文、哈萨克文,并收录到十余部选本及中学生语文阅读试卷中。散文集《跪拜我的大漠长林》入选中国多民族文学丛书,《布苏里茂密的森林》获第六届冰心散文奖。鲁迅文学院第11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班学员。

(责任编辑:*芳)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