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一揽江山[河北]:观鹅记



前日上街,看到摊上换了新品种,许多褐毛小麻鸭和小鹅,想拍个照片。有俩穿着打扮像机关干部的中年胖肚男,也在看小鹅。

鹅好可爱呀!我不禁回忆起曾经遇到的一件趣事。

去年夏天,暴风雨过后,路边有一只湿漉漉的大白鹅,昂着脖子,迈着四方步,戴王安石的宰相帽子一样慢吞吞晃荡。

我走近了,它看了我一眼,继续不紧不慢地前行。我以为它是附近路边篱笆圈里那只,毕竟它们长得都很像。

到了篱笆圈外,看那只白鹅还在,真率领着一众鸡婆,警惕地看门,没有逃逸,看来冤枉外面那只了。

此白鹅不是彼白鹅,一只是门卫,一只却是呆头鹅。

天涯闲闲书话的文友们说,鹅比鸭有气质。鹅们向来不紧不慢、不卑不亢,挺有绅士范儿的……

因为这话,我情不自禁滋生了要去看看鹅的想法。

下午,我去菜市场,看到了小麻鸡和鹅。本想拍照,却被一件事吸引了,有一个卖鸡蛋的人想吃杏,人家让她随便拿,说是自己家树上结的,她不肯白拿,非要用仨鸡蛋换几颗杏走了。

真是淳朴可爱,为此我在论坛发布了这条消息,并用上了可爱一词。

文友青烟去残灰留评论:这种可爱叫纯朴,很好的品格。我给您说说另一种可爱。有一年端午,我包了不少粽子,上班时带了一些给同事,在公交站碰到熟人,她还没吃早饭,就拿了一粒粽子吃起来。旁边一位大姐(来自东北的游客)见了,说能给我一个吗?我还从没吃过你们南方的粽子呢?我递给她一个,她吃完咂咂嘴说,没想到这么好吃。我说再来一个?她笑哈哈回道,我还真想再来一个,就是不好意思说。哈哈,那位大姐真是太可爱了,那天一整天,我心情都特别好。其实这展示的是对素不相识者的信任与亲近,是人性善的体现,我很喜欢这样的性情。

回忆起这点点滴滴,内心都美。既然朋友们喜鹅,那我就多拍几张。于是我赶紧去录视频,趁小鹅们刚起床。

返回时,路过篱笆圈,已是中午时间,鹅们都在休息,懒懒地趴着不动。

篱笆圈里有几棵核桃树,结着鸡蛋大的青核桃,叶子密密麻麻垂下,浓荫遮住鸡笼。小公鸡昂首挺胸在散步。中间一个狗笼,大黄狗见我过来,忙爬起来狂吠。一只红冠子的黑公鸡,还是去年那只老公鸡,也帮着警惕,护住身后的芦花老母鸡。大门口站出一个穿红背心的中年男主人,在遥遥张望。

我笑着跟主人打招呼,随手拍着照片,还要照顾到看笼公鸡和狗的情绪。

人好说话,很和气,看看没事儿进去了。狗却气坏,它自己有个单独的大铁丝笼子,仅能容身,在里面来回转转打旋儿,汪汪乱叫,带动的笼子直晃荡,狗笼八级地震一样移位了足有半尺远。

只可惜,那些鹅还没长大,一团毛球脏兮兮的,远没市场的鹅好看。

不得不感叹,农家养的鹅咋看也没贩卖的洋气!这就是鹅跟鹅的差距,同种不同命,一个在云端如仙如梦,一个在笼里趴着啄地上的半拉子烂杏。

人生又何尝如此呢。

(责任编辑:王芳)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