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耕 夫[黑龙江]:鹰干的



养鸡户老孙和刘兽医家的矛盾是因为一只雀鹰引起的。

一场雷阵雨后,一只刚刚会飞的雀鹰雏鸟撞到了高压线上,羽翼折断,被牧羊人抓到,交给刘兽医救治。刘兽医认识这种隼科猛禽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在征得林业派出所同意后,对鹰雏翅膀进行了护具固定。

三个月后,这只雏鹰恢复了飞行能力,刘兽医便把这只雀鹰交给了林业派出所放飞。

没想到的是,这只雀鹰,经过刘兽医长时间的照料,对刘家恋恋不舍,时不时飞回来。刘兽医儿子喜欢上了这只鹰,起名歼21,总是偷自家冰箱里的肉投食给它,这只雀鹰越来越恋刘家,甚至不肯离开。

刘兽医多次训斥儿子,驱赶这只雀鹰,让它回归自然。可当刘兽医不在的时候,儿子还是偷偷给雀鹰喂食,经常捕捉活鼠饲喂,锻炼雏鹰野性。

随着雏鹰的成长,猛禽的特性渐渐显露,它开始对鹅进行攻击,最后导竟飞到邻居老孙家的养鸡栏里,捕捉小鸡。

老孙两口子大为气愤,多次找刘兽医评理。刘兽医虽然感觉冤枉,但也无奈,便认错赔礼道歉。

每次老孙两口子愤愤离开,刘兽医便骂儿子,恋着雀鹰,耽误学习不说,还四处惹祸。

更严重的后果终于发生了。一个入冬前的中午,这只雀鹰趁着午休的时候,一举猎杀了老孙家散养的几十只土鸡。老孙恼羞成怒,一纸诉状,把刘兽医告上了法庭。

法庭上,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主审法官不断摇头也不断点头,最后说了句:待本法庭咨询专业部门后,择日开庭!

一晃,年关到了。孙刘两家成了见面就扭头的冤家,谁也不和谁来往了。

没想到的是,一场冠状病毒使整个养殖小区家家关门闭户。孙刘两家相对的门,彻底关上了。

春节时期,新冠肺炎疫情不见缓解,口罩、消毒剂和抗病毒药品开始断货。人没有口罩可以不出屋,但养殖户断了消毒剂是绝对不行的。老孙家是专业养鸡户,如果鸡舍不经常消毒,肉鸡很容易患上普通疾病,给鸡场带来损失,万一传染上病毒性疾病,尤其是万一传染上现在的冠状病毒,那就得全部捕杀。老孙越想越怕,几次联系上报养殖小区的管理者,买不到消毒剂的事,得到管理者的回答是——等。

其实,老孙知道刘兽医家有酒精、碘仿、过氧乙酸等人兽通用消毒剂,他也曾看见过刘兽医家成捆的兽医专用外科口罩。可现在因为雀鹰引起的官司,没法儿主动上刘家去协调这些防疫用药。

正月初五这天,养殖小区依然静悄悄的。心急火燎的老孙,在屋里来回踱步,不断无目的地向窗外张望。忽然,他看到了那只雀鹰在自己院中盘旋。老孙大怒,抄起屋角的洋叉就要冲出去。

不对,雀鹰的爪子上抓着一团东西,似乎在找着陆点。只见它盘旋两周,一个俯冲,从高空向地面划了一个弧线,便飞走了。

老孙定了定神,见一个布包稳稳当当地落在院当中。他开门察看,一股浓浓的消毒液的味道充斥着布包。打开包袱,袋装的、瓶装的酒精、碘伏、漂白粉好几份儿,足够用半个月的了,老孙一时木然了。想想自己几个月来,损失点儿土鸡,多大点儿事儿啊。如果肉鸡场感染上病毒,就得全军覆灭,损失无可估量。

自己因为一只鹰,还是国家保护的动物,就和这么好的邻居撕破脸,实在是不值啊!老了老了,越活越回陷呢!

老孙自言自语着,走到院外开门朝刘兽医家大门望了望,大门关得严严的。

这时,在鸡舍喂鸡的老孙老伴儿拎一个塑料袋进屋对老孙兴奋地说,不知哪个好心人,往咱院里扔几打儿口罩。老孙摆摆手说,我知道了,知道了,都是那只鹰干的!

鹰!鹰干的?老孙老伴儿诧异地看着老孙。

转眼到了正月初十,天气出奇的好。尽管依然寒冷,却是阳光扫尽雾霾,晴空万里。刘兽医早晨醒来,便看见那只雀鹰双爪紧紧扣住一只白条鸡,鱼钩似的喙一口口地撕下鸡肉吞咽。刘兽医好奇地来到院中,见门口放着一个蛇皮袋,两个装着白条鸡的塑料袋。打开蛇皮袋,里面竟是两只屠宰干净的土鸡。再看塑料袋,里面装的是叨肛和受伤淘汰的煺毛鸡,不用问,蛇皮袋里是人吃的,塑料袋里的是鹰吃的。

刘兽医开门朝老孙家大门望了望,大门关得严严的。

正月十四清晨,养殖小区依然静悄悄的。刘兽医起床望望窗外,一场小雪覆盖了地面。他拿起扫帚,开始扫雪。院里打扫完之后,他拖着扫帚打开大门,看到的是,连接孙刘两家过道的积雪已经打扫的干干净净了。

刘兽医望了望老孙家大门,依然关得严严的。

吃完饭,刘兽医的手机响了一声清脆的铃音。他打开手机,见是法院发来的一条消息:……您的民事纠纷,原告已经撤诉,裁决书两日内送达,注意查收。

作者简介:

耕夫,原名刘学彦,黑龙江省大庆市人。曾在《牡丹》《章回小说》《散文百家》《青年文学家》等期刊发表小说、散文。

(责任编辑:隋荣)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