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任胜才[大 庆]:白鸽公主



窗外喜鹊“喳喳”的叫声,吵醒了白雪的好梦。她梦见一片白色的祥云在

自己的头上环绕,好象仙女一样,头上缭绕着一道银色的光环。

白雪揉了揉眼睛,从枕头下拿出手表看了看,呀!已经七点半了。她急忙起床穿衣洗脸刷牙,然后背起画板,拿起妈妈昨天晚上给她放在桌子上的三十元钱,急匆匆地跑出了家门。

白雪今年十二岁,读小学六年级。爸爸常年在国外工作,家里只有她和妈妈。今天是星期天,是到艺术宫学画画的日子。昨天妈妈上夜班,临走之前给她留下的三十元钱,是她今天一天的伙食费和坐公交车的钱。

按照惯例,白雪来到平时吃早餐的餐馆。餐馆门口多了一个铁笼子,里边关着十几只非常可爱的鸽子,有白色的,有灰色的,还有褐色的,非常好看。群鸽中有一只雪白雪白的白鸽非常抢眼,它比别的鸽子略大,红红的眼睛,红红的嘴,红红的爪子衬托着那雪白的羽毛。白雪定定地欣赏着白鸽,它竟然朝白雪点了点头,嘴里发出“咕咕”的叫了几声,象是在和白雪说“早上好”,白雪微笑着朝它摆了摆手。

白雪看了看表,时间还来得及,就进餐馆找了个位子坐下,她扫视了一下四周,可能是星期天的原因,餐馆里没有几个人。就餐的人也都是上班或有急事的,匆匆吃完早点就走了。只有靠窗户旁边有一个穿黑衣服,戴墨镜的大胖子,很悠闲的坐在那里看着菜谱在点菜。他和厨师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就见厨师连连点头,抓过一把菜刀就转身去了门外。

厨师从铁笼子里捉住了那只美丽的白鸽,白鸽在厨师的手里拚命的挣扎,两只红色的爪子使劲地蹬着,嘴里不停的“咕咕”的惨叫,眼睛无助的朝白雪看了一眼,眼神似在渴望,似在哀怨,似在求救。

“不要杀它!”白雪突然大叫一声,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拉住了厨师的手。厨师被这突然的叫声惊呆了,手一抖,锋利的刀尖划破了白鸽的翅膀,鲜血染红了它洁白的羽毛。

“叔叔,不要杀它,这只鸽子我买了,行吗?”白雪向厨师恳求。

厨师看了看手中的刀,又扭头看了看那个胖食客道:“客人要吃,你去问问他吧。”

白雪又去苦苦哀求胖食客,胖食客看了看白雪说:“孩子,真难为你了,好了,今天我就不吃鸽子了。”

白雪谢过那个胖叔叔,又谢过厨师,把身上仅有的三十元钱交给了厨师,可还差五元钱,她对厨师说:“叔叔,晚上我叫妈妈来把差的钱给补上好吗?”

因为白雪的家离这里很近,经常在这里周末吃早餐,厨师也都认识她,厨师点了点头。白雪从书包里拿出湿巾,给白鸽受伤的翅膀擦了擦血迹,又用小花手绢给白鸽做了简单的包扎,双手捧着白鸽朝艺术宫走去。

白雪家到艺术宫有三站地,等到她走到艺术宫,已经上课半个小时,同学们早已按照老师的安排开始画画了。她急忙把画板打开开始画画。那只白鸽就静静地站在白雪身边,不飞也不走也不闹,一会看看白雪,一会看看白雪的画。

中午,白雪没有去食堂吃饭,她一个人留在教室里继续画画,好在还有白鸽陪着她。晚上放学,白雪又走了三站地,到家时已是又累又饿,急忙叫妈妈快点做饭。

白雪回到自己的卧室,把包扎白鸽的手绢打开,白鸽的翅膀已经开始红肿。她找来消炎的药水,用棉签沾着药水轻轻地给白鸽伤口擦拭,尽管她下手很轻很轻,但她每擦一下,白鸽的身子还是在轻轻的颤抖,看得出它在强忍着疼痛。擦拭完了又给它抹上消炎的药膏,用纱布把伤口包好。

晚饭,白雪足足吃了两碗饭。白鸽倒也不挑食,白雪给它什么它就吃什么。

从此,白雪身边就有了个伙伴。白雪写作业时,它就在一边静静的陪着白雪;白雪画画时,它就站在白雪的身边,不停的晃着小脑袋,一会看看白雪,一会看看白雪的画,像是在欣赏,又像是在赞美;白雪睡觉时,它就睡在白雪的床前。白雪用毛巾给白鸽围了一个小窝,它每天都睡在那里。

再白雪的精心照料下,没有几天,白鸽的伤就彻底好了,白雪把它放在阳台上,让它去飞翔。白鸽在天空盘旋一阵儿就会飞回来,和蓝天相比,它更喜欢静静地陪在白雪身边。

白雪和白鸽成了一对好朋友。

转眼就要到期末考试了。妈妈考虑到白雪就要上中学了,怕白雪为了白鸽而影响学习,便和白雪商量,把白鸽放飞,让它回归大自然。白雪虽然很舍不得白鸽,但妈妈的话不无道理,她也想让白鸽回到自然中去过属于它的自由自在的生活。

放飞的前一晚,白雪把白鸽搂在被窝里,一边轻轻地抚摸着它的羽毛一边和它说着悄悄话,嘱咐它以后要注意刮风下雨和凶禽猛兽。说到动情时,白雪还流下了眼泪。白鸽好象听懂了白雪的话,睁着大大的眼睛一声不响的看着白雪。

第二天早上,白雪和妈妈喂饱了白鸽,在阳台上把白鸽放了出去。可是白鸽在天上盘旋了一阵又落回白雪的手上。白雪再次把它放飞出去,一会它又飞了回来,就这样反反复复,白鸽始终不肯离去。白雪和妈妈不停地向它挥手,最后它才恋恋不舍地飞走了。白雪含泪仰望白鸽,直到再也看不见它的身影。

第二天早上,天刚刚朦朦亮,白雪还没起床,就听到阳台上传来“咕咕”的叫声。

“白鸽”,白雪大叫一声,一个翻身跳起来,连鞋都没来得及穿就窜到了阳台上,一把抱住白鸽就亲起来。

吃完早饭,白雪要上学了,白雪在路上走,白鸽在头上飞。白雪坐上公交车,白鸽就在公交车上空飞,白鸽一直把白雪送到学校。白雪要进教室了,朝白鸽挥了挥手,白鸽就飞走了。放学时,白雪还没出教室,白鸽就在门外等着她了,它一直把白雪送回了家。

从此,白鸽天天接送白雪上学放学。有时到周末不上学,白雪出来朝白鸽挥挥手,它才会飞走。

这天早上,白雪刚刚起床,就看见阳台上有两只白鸽,她急忙跑到阳台上,看见白鸽带来回来一只比它还要高大威猛的雄鸽,两只白鸽亲昵的样子,白雪明白了,她的白鸽有了“白马王子”。

从此,在白雪上学放学的路上,有两只白鸽在她的头上飞翔,护送她上学和回家。

期末考试后就开始放暑假了,白鸽夫妇却失去了踪影。白雪以为它们再也不会回来了,整个一个假期,她的心情都无比惆怅。没有想到,到了开学这天,白雪收拾好了书包刚要出门,就听到阳台上传来一片“咕咕,咕咕”的叫声,她惊喜地开门一看。哇塞!阳台上站着十多只白鸽,都是红眼睛、红嘴唇、红爪子,个个都是那么的精神和漂亮。

白雪开心得直蹦,大叫:“妈妈,妈妈,快来看啊!快来看啊!白鸽爸爸和妈妈领着孩子来看我们啦!”

妈妈闻声跑到阳台上,发现白鸽个个都伸着小脑袋看着白雪,惊奇地叫道:“真是奇事,真是奇事,长这么大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

从那以后,白雪上学放学,她的头上或身边,总有一群白鸽在陪伴着她。特别是那些调皮的小鸽子,有时落在白雪的手上,有时落在白雪的肩上,有的小鸽子还用红红的小嘴儿给白雪梳理着头发。

更为奇怪的是,白雪并没有因此而影响学习,她各科成绩都在班里名列前茅。她的美术作品《白鸽》在全市中学生美术大赛中获得了一等奖;书法作品和古筝演奏也都获得了好名次;她自写的歌词和自己谱曲的歌也在全市的比赛中获了奖。

同学和老师们看着白雪和她的鸽群,即羡慕又觉得好奇,都亲切的称呼白雪为“白鸽公主”。




作者简介:

任胜才,中国石油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石油书法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篆刻研究会理事,文学作品和篆刻作品多次在《中国青少年书法报》《中国石油报》《文艺报》《篆刻》《海燕》《岁月》《北方文学》等报刊发表。篆刻作品曾入黑龙江省第五、六、八、九、十、十二届篆刻艺术展并获奖;篆刻作品在第二届国际肖形印大展上获优秀奖;篆刻作品在第二届国际奖品展上获优秀奖;篆刻理论文章《肖像印史探源及艺术赏析》在99年全国书法篆刻理论研讨会上获优秀奖,被收入《黑龙江省书学论文集》。出版散文集《九彩石》《关东老磨坊》《东北俗语集锦》《农庄物语》。篆刻专集《名人肖像印选》《中国篆刻百家》(任胜才卷)《民族英雄 铁人王进喜》《美国历任总统肖像印全集》。有五方篆刻原石被中国篆刻艺术馆永久性收藏。2016年,篆刻作品入展中国老年大学第五届书画展,并获优秀奖。篆刻作品入展国际联盟书画展获银奖。

(责任编辑:隋荣)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