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董子婕[西 藏]:月色



中秋的夜色,好似月亮向大地洒下一层朦朦珑珑的一层薄纱。

在阿姨家住的我和阿姨他们一起开车前往奶奶家,我坐车里,目光却时不时的往窗外往瞟。窗外的树,路灯齐刷刷向后倒退,月亮圆似玉盘,白若丝绸;月光轻柔,呈冷白色。我的思绪早已不在姐姐和阿姨谈论的话题上了。

不一会儿我们便在那朦胧轻柔的光中到达奶奶家。

姐姐把口袋里的那块带点体温的月饼拿出来,走进奶奶和二大娘正在炒菜的厨房,叫了声:“奶奶,二大娘,您们看这是我从上海带来的月饼,上面还印着我们学校的图案呢。”

我靠在沙发上,月光透进窗子,洒水般的渗入我的回忆:过去爸爸妈妈在家,中秋节时总能收到很多别人送来的月饼,各种口味。

我最爱礼盒中跟盘子一般大小咸蛋黄味的大月饼,“我来切,我来切!”迫不及待的我拿着月饼刀,把月饼从中间划分成四半,然后小心翼翼地切开,三个人一人一块。

爸爸妈妈总是让我先挑,我自然是挑了一个咸蛋黄较多的一半。“真好吃,哈哈哈……”剩下三块让爸爸妈妈选。

我望了望窗外,想到现在自己竟异隔他乡,鼻子不禁有些酸酸的。

我走出房门,跨出院子推开大门,去外面转了转。抬头望向天空,月亮像白色的明镜,是一个高高在上挂在天空孤傲的家伙,它一个人,准确来说是一个单独的唯一的星球,应该也会孤独吧?

但它也应该不孤独,毕竟在月亮上流传着那么多凄美的故事,那美丽的升天仙女嫦娥,也许正在抱着月兔,在广寒宫旁赏桂花。还有那月下老人还不知道给谁牵红线嘞。

我还想起了在2018年,一轮红色的月亮“血月”。他变了个身出来了,这可是百年难遇啊!虽然名字听着奇怪了些,可这是用科学的说法来讲:只有红色的光才能透过大气层。

天微微的冷,我又回到了沙发上,对面是阿姨家的男孩,他也靠在沙发上,低着头。

他在想什么呢?此刻,是否他也在想念他的亲人呢?

突然间,二大娘走了进来:“呐,元元就你一个人没吃了。”元元是我的小名,“我们家里每个人都尝了你姐姐从大学带回来的月饼。”我看见二大娘手里端着一个小碟,碟中放着一小块月饼。我知道了,屋子里每个人都分到了一块切开的小月饼。

望着二大娘和蔼可亲的脸,我心里真的特别感动。匆匆忙忙接过月饼,连忙道谢。泪珠子在眼睛里打转,差点夺眶而出。

月光洒在那小块月饼上,在这一刻,这个中秋的月光变得十分温馨。

捏起那块月饼,我含在嘴里,甜甜的,心也便随着这月饼一块融化了。


作者简介;

董子婕,西藏林芝人,热爱文学,目前就读于山东省枣庄市第三十九中学六年级(6)班。曾在东方儿童文学网上发表散文。


(责任编辑:赵春宏)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