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申 平[广 东]:军功马



上世纪60年代,我家住在草原上的军马场附近。每到马儿出场的时候,首先会听到一阵雷鸣般的声响,然后是一阵烟尘腾起,成百上千匹军马在十几个马倌儿的押解下,从大院里奔涌而出,那场面极为震撼。

随后,就会有一个瘸子牵着一匹老马走出来。那匹老马,是枣红色的,身架高大,行动却显得有点迟缓,它总是低着头默默地走着。

那时我十三四岁,对那些军马充满好奇,着魔一般想骑马。但是那些军马一匹匹生龙活虎的,我哪里敢碰,我的目光最后落在了那匹老马身上。那日看见瘸子又在山下放马,我和伙伴便凑了过去。

大叔,这马,让我们骑下呗?

瘸子抬头看了我们一眼,嘴唇抖动了半天才吐出几个字来:就就……你们几个……还想骑它?知知……道它是什么……马吗?

哈,原来还是个结巴!我们忍住笑,好话说尽,但是他就是不松口。我们就扑上去抢他手里的马缰,硬往马背上爬。他一着急,嘴唇干动弹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正在这时,忽听得“咴咴”一声马嘶,却见那匹老马突然暴跳起来。它身体一抖,脑袋一摆,就把我们这几个小屁孩甩得滚滚爬爬。

我们落荒而逃。跑出好远还听见瘸子在吼:这这……回知……知道厉害了吧?告……告诉你们,这是一匹……军功马,它……还有军功章呢!

但是我们却不甘心失败。军功马,军功马有什么了不起的!现在大人们把那些立过军功的人都一个个地揪出来斗了,难道我们还会对一匹老马客气吗!

于是我们就开始挖空心思想起歪点子来。

先是起哄。每天瘸子牵着老马一出来,我们立即尾随,在后面学狼嚎鬼叫,又学瘸子走路,学他说话。几天之后,发现这招根本不灵。因为瘸子每天为老马选好草场之后,就坐下来抽烟。对我们的叫嚣,他根本置若罔闻。

接着是攻击。我们提前在必经之路旁埋伏好,等他们走近了突然冲出,口中高叫“冲啊”、“杀啊!”一口气冲到老马跟前,举棍对着它就是一通乱打。就听见瘸子撕心裂肺一声大叫,冲过来拼死护住老马,转身和我们搏斗。我们的棍子打到他的身上他也不在乎。头两回,老马只是被动地挨打,可是那天,它突然又发起威来:它一声嘶鸣,挣脱缰绳,高昂起头颅,瞪着两只铜铃般的眼睛,挺尾竖鬃,迎着我们就冲了过来。我们先是被吓傻了,接着掉头就跑。老马却不依不饶,继续追赶。它大概看出我是领头的,就紧盯住我不放。到底把我追上了,一口叼住我的后衣领,就那么让我悬空着,一直把我叼到瘸子跟前扔下。然后它大口大口地喘气,浑身颤抖。

我哭喊求饶,我听见瘸子在结结巴巴地教训我。直到他们走开我才爬起来。我看到老马这时回头看了我一眼,它的目光很奇特,就像大人对犯错孩子的警告。

不过老马最后还是被我算计了。我们学着电影里的样子,在路上挖坑,然后放上树杈,用土盖好,还脱下鞋来在上面印上脚印,伪装得就像路面一样。瘸子和老马走过来了,他们走过来了——只见老马忽然一头栽倒了,接着就传来了瘸子的哭喊声。

我们几个坏小子,正在不远处的树林里欢呼雀跃。猛然,我们听见了一种声音响起。那声音是那么高亢,那么悲愤,还带着英雄迟暮的无奈。哦,那是老马的嘶鸣声。它的声音在草原上回荡,一声接一声,穿云裂帛,我们一时间都被镇住了。

多年以后,我重回草原,赫然发现,当年的军马场早已不复存在。那地方却矗立起一匹马的雕像。那马,高扬前蹄,鬃毛竖立,一副冲锋陷阵的姿态。我迫不及待上前查看,终于读到了后面的铭文:红云,军功马,勇敢聪慧,极通人性。战争期间为部队运送弹药,能自己卧倒隐蔽,躲避枪弹。后去河中运水,能自己侧卧灌水,送往火线。荣立二等功,部队终生养护,1967年因崴断前腿去世,终年30岁。

啊,老马,你原来真是一个大英雄啊!可是我……如烟往事在眼前闪过,我简直无地自容。我长跪老马雕像前,深深忏悔。同时我也在想,如果当年不那么混乱,有人给我们讲下军功马的故事,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了吧。

原载2020年9月9日《文艺报》,被《小说选刊》2020年第11期转载



作者简介:

申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创作一级,广东文学院签约作家,省作协理事,广东省小小说学会会长。曾获小小说金麻雀奖、冰心儿童图书奖、全国优秀小小说作品奖、小小说事业推动奖等多70多项,出版中短篇和小小说作品集20部。

(责任编辑:隋荣)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