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满志刚[黑龙江]:闯入太阳系的阿波斯(连载)




30.后  记


“卫铭,卫铭,卫铭你醒醒,林宏电话!”是吴琼的声音。

卫铭睁开眼睛,吴琼拿着电话:“是林宏。他说,克里斯发现了阿波斯的信号。”

卫铭晃动着头,吃惊地看着吴琼。吴琼把电话递给卫铭,笑着说:“怎么了?接电话!”

卫铭接过电话,里面传来林宏的声音:“教授,我在克里斯这里,他接收到了一个信号,很奇怪,怀疑是阿波斯传来的,我们都无法破解,您能不能来一趟?”

卫铭仍旧在迷蒙中,他不知道自己又到了什么年代,难道回到了阿波斯大战之前,或是做了一个梦?

“教授,您在听吗?”林宏在电话另一端问道。

“哦,我在听,我在听,你说。”卫铭回过神来。他想起自己的经历,或者说是梦境,是在克里斯被电击开始。现在,克里斯还好好的,应该是在这个经历之前了。

“克里斯收到一个很奇怪的信号,从距离上判断应该是阿波斯上的,”林宏说,“克里斯想请您来一趟。”

“好的,我马上过去。”卫铭起身,一边把电话交给吴琼,一边拍打着自己的头,“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你不是参加劳尔的葬礼回来后睡的吗?”吴琼一边替他拿衣服一边说,“我是看你太疲劳,就让你先休息一会儿。可倒好,你一睡就是一个多小时。”

“劳尔的葬礼?”卫铭一惊,“劳尔死了?”

吴琼一愣:“你怎么了?”她犹疑地看着卫铭,“你是不是经历了什么?没事儿吧?”吴琼知道,卫铭是一个奇特的人,在他身上发生什么都不奇怪,更何况自己也经常有些不寻常的经历,所以,她并不感到惊奇,只是有些担心。

“哦,没事儿。”卫铭晃了晃头,他把吴琼揽在怀里,紧紧搂着她说,“现在真好。”他的头好像有些清醒了,依稀想起劳尔前几天突发心梗去世,自己和吴琼起早参加葬礼,回来后感到头有些晕,就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

“你真没事儿吗?”吴琼关切地问,“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

卫铭拍了拍吴琼后背:“真没事儿,一个奇怪的梦而已。”卫铭此时已经完全清醒了,他真的有些怀疑这一切都是梦,一个虽然只睡了一个多小时、却很长很长的梦。

“需要把宇宙信号接收器放到克里斯那里吗?”吴琼听到林宏在电话另一端的声音。她知道,对于阿波斯的信号,研究所的接收器比克里斯的设备先进。只是接收器是特殊设备,一般不轻易拿出来,需要很高的安保措施。

卫铭突然想起梦中接收器被劫的事情,便十分坚决地说:“不用,你去研究所,任何人都不能启动接收器,千万!”

卫铭来到东方天文台,克里斯和林宏在大门外等着,旁边还站着一个年轻人。

“张峰?”卫铭脱口而出,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年轻人竟然是张峰。

三个人都奇怪地看着卫铭,克里斯指着年轻人对卫铭说:“你们认识?”

卫铭知道自己失态了,忙说:“好像见过,不过,记不大清了,失敬了。”他向年轻人伸出手,自我介绍说,“我是卫铭。”

他这样做是想让年轻人也做个自我介绍,以此判断是不是达城市长张峰。年轻人忙握住卫铭的手说:“我是张峰,安全部探员,是卡尔森部长派我来协助工作,早闻卫教授大名,今日相见,幸会,幸会!”

这个年轻人真的叫张峰,和梦里的张峰一模一样,连名字都相同。可是,从张峰的介绍中,卫铭听出,他并不认识自己,而且职位也不同,是安全部探员,与克瑞斯一样。

“幸会,”卫铭说,“你们那里有个叫克瑞斯的吧?”卫铭现在很想知道克瑞斯的情况,毕竟,昨晚的梦里都和他在一起。

“克瑞斯?”张峰想了想说,“好像没有听说过。我是探员,对部里的一些人还不认识。”

卫铭没有细问,他现在真的感到困惑了,现实与梦境交织在一起,确实让人感到困惑。他没有再理会身边的张峰,径直来到克里斯的实验室。克里斯打开仪器,是一台通过射电望远镜连接到装置,可以捕捉到一些信号。很快,出现了一个十分特殊的信号,来自遥远的天体。

克里斯说:“我计算了,刚好与我们发现的阿波斯距离相符,我猜想,应该是阿波斯传来的。”卫铭点点头,他知道,克里斯是著名的天体物理学家,他的计算是不会出错的。

突然,卫铭的头射出一道光,在空中一闪,仪器上出现了一行文字:“我们回去了,再见,陈教授、斯先生!”这行文字持续了十几秒,慢慢消失了,接着,信号也消失了。

在场的人都惊愕地看着卫铭,卫铭的头一下了像炸裂似的痛了起来,他踉踉跄跄坐在椅子上,眼前出现了陈教授和斯先生的身影,他们笑着向他摆手,他用力站起来,还没开口,便晕倒在椅子上······

等他醒来,已经躺在病床上了。守在身边的吴琼对他说:“你又睡了一大觉。医生给你做了头部检查,没什么事儿,就是太疲劳了。”

卫铭苦笑了一下,问道:“克里斯在吗?”

“我在。”克里斯从后面挤过来,“你可把我们吓坏了!”

“那个信号还有吗?”卫铭问。克里斯一耸肩,“没了,都没了。”

“都没了是什么意思?”

“就连阿波斯都没了。”克里斯说,“真是太奇怪了,竟然给我们留了言,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还有,陈教授和斯先生是谁,你知道吗?”

卫铭笑了笑没有回答,他坐起来,感觉身体好多了,头也不痛了。“我是不是可以出院了?”

吴琼点点头说:“大夫说了,你醒了就可以回去了。”

卫红和张峰过来扶起卫铭,帮他穿上衣服,他笑着对张峰说:“初次见面就麻烦你,谢谢了。”

卫红冲张峰眨了一下眼说:“我说的嘛,他没见过你。”

“你们认识?”卫铭感到卫红和张峰好像很熟。

卫红的脸一下子红了,沉吟了一下说:“同学。”

张峰低头不语,卫红碰了他一下,张峰忙点头说:“同学,同学。”

与克里斯和林宏他们道别后,卫红把卫铭和吴琼拉到张峰的车里,对张峰说:“回家。”

卫铭说:“这不合适吧?”

“没什么不合适的,我们是同学。”卫红说,她拍了拍张峰的肩膀,“对吧?”

“对对对,”张峰回头对卫铭和吴琼说,“叔叔阿姨,你们千万别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应该的。”

卫铭和吴琼对视了一下,会心地笑了。他们已经猜到,张峰应该是卫红的男朋友。

到了家门口,他们刚下车,一个青年跑过来,一把抓住卫铭:“我可找到您了!”

“克瑞斯。”卫铭惊喜地握着克瑞斯的手,“真的是你!”

“是我。”克瑞斯像是笑、又像是哭似地说,“我可找到您了。”

他回头看到张峰,一惊:“张峰,你是张峰,你怎么过来的?”

张峰愣愣地看着克瑞斯,小心翼翼地说:“您认识我?您是谁?我好像不认识您。”

克瑞斯又对卫红说:“卫红,我们认识吧?”

卫红摇摇头说:“对不起,我们好像不认识。”

克瑞斯哭丧着脸看着卫铭,卫铭忙上前介绍说:“这是我的朋友克瑞斯。”张峰和卫红向克瑞斯点点头,笑了笑。

“好了,进屋吧!”卫铭拉着克瑞斯进里屋,他对张峰说,“我和克瑞斯还有些事要说,让卫红陪你。”他回头对卫红说,“照顾好你的同学。”

卫铭带着克瑞斯进了书房,他关上门,对克瑞斯说:“我们是不是到了赫斯特星,然后回到地球,是三百年以后的地球,有爱德华、王卫红、王美娜。后来又到了阿波斯,又是三百年。陈教授和斯先生控制了迪尔莫,恢复了地球的原貌,我们就回来了,对吧?”

克瑞斯点点头:“大致是这样,很长时间,”克瑞斯晃动着头,“怎么会是这样?”他瞪着蓝眼睛,莫名其妙地问,“您还是卫铭教授吗?”

“是呀。”卫铭不解地问,“怎么了?”

“我不是克瑞斯了。”克瑞斯有些惊恐地说,“我叫麦斯,是麦尼的儿子。”

“你是麦尼的儿子?”卫铭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眼前的小伙子明明就是克瑞斯,怎么会是麦尼的儿子?“你是白人,麦尼是黄种人,怎么可能!”

“我母亲是白人。”麦斯,也就是克瑞斯,他看出卫铭没有明白,就说,“我母亲,也就是麦尼的妻子,是白人。”

“他的妻子不是李青子吗?”

“李青子是我的岳母。”麦斯咧咧嘴,苦笑了一下。

“李青子是你的岳母?”卫铭又被震惊了,这个克瑞斯,不,现在应该叫麦斯,简直就像一个连环阵,不停地爆出炸雷。“也就是说,你的妻子是李莉。”

麦斯点点头,他仰天长叹道:“天哪,怎么会这样,这个世界没有克瑞斯了!”

“李莉的丈夫不是武大洪吗?”卫铭说,他突然觉得,研究所的安保处长是李涛,和大兴的情报局长是一个人。

“这个世界也没有武大洪。”麦斯说,“我问过李莉,你们的安保处长叫李涛。”

卫铭点点头:“好像是。”

“和大兴的李涛是一个人吗?”麦斯问道。

卫铭又点点头:“好像是。”

麦斯拍打着头,自言自语着:“好像是,好像是,三百年前与三百年后出现同一个人,就像张峰,说出来谁会信?”

“不需要别人相信,”卫铭说,“你是怎么知道自己是麦斯的?”

麦斯又苦笑了一下,摇摇头说:“我也不清楚,反正我知道自己是麦斯,也知道又是克瑞斯,尽管有的时候交织在一起,非常混乱。”

“你的父亲是达绵教主吗?”卫铭的话刚一出口,就意识到,麦尼应该是联合政府最高大法官。“我知道了,是最高大法官,我也混乱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麦斯说,“我急于找到您,就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明白。”卫铭说完,他沉思了一会儿,“或许我们回来的与离开的不是一个世界。”

“不是一个世界?”麦斯点点头,“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解释,不是一个世界。”他站起来,如释重负地说,“好了,我知道克瑞斯真的存在过就够了,否则,我还以为那些经历是做梦呢!”

卫铭也站起来,他张开双臂说:“我也一样。”

他紧紧与麦斯拥抱着:“忘掉克瑞斯,好好做麦斯,不管在哪个世界,有爱就好。”(连载完)



作者简介:

满志刚,大庆市儿童文学协会理事,作品散见于《岁月》等报刊。


责任编辑:柴秀荣

二审编辑:隋  荣

终审编辑:王  如



点击量:2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