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满志刚[黑龙江]:闯入太阳系的阿波斯(连载)




29.阿波斯再来


“先生,您醒了。”一个护士模样的人轻声问道。

卫铭环顾了一下,这是一个全封闭的房间,与在赫斯特星陈国的房间一样。卫铭躺在床上,胳膊上插着针管,旁边吊着一个装有蓝色液体的瓶子。“这是哪?难道我又来到赫斯特星上了?”卫铭问,“我打的是什么?”

“是在阿波斯上。”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来,随着声音,一个老者走了进来。

“陈教授?”卫铭坐了起来,虽然头还有些疼,但身体并无大碍。“您怎么在这里,这是阿波斯上?”

陈教授点了点头:“是的,这就是阿波斯的一个医院,我是按照你的习惯调整的,和地球上是一样的。看来,你的身体还是很好,这与我们预想的基本一致。”

陈教授看着还在疑惑中的卫铭,知道他有很多疑问,就说:“你先好好休息一下,补充一些能量。”他指着那瓶蓝色的液体,这是赫斯特基础液,“你的能量丢失太多了,补充一些,一会儿还要见一见你的亲朋好友。能量不够,他们看不见你”。

“您怎么会来这里?”卫铭还是对陈教授来到阿波斯感到好奇。本来,阿波斯是阿国的,归斯先生管理,他们与陈教授不是一个国家。

“看来,你的思维是正常的。”陈教授说,“我与斯先生是同门师兄弟,他的实验当然离不开我。”

“实验?什么实验?”卫铭突然想到,自己有可能就是他们的实验品,各种经历有可能是实验室里虚拟的。

“哈哈哈……”陈教授笑道,“你猜的没有错,我们确实拿你做这种实验了。不过,这一切也不完全是虚拟的,有真实的一面,不过,在你们的维度看不到,怎么说呢?”

“是真的,也不是真的。”卫铭抢着说。他知道陈教授说的这些,在地球人类来说是难以理解的,就像在赫斯特星球上所见到的一样。

陈教授满意地点点头说:“看来,你对高维度的理解有提高了。这很好,不用我绞尽脑汁找更准确的词汇了,近似就行了。”

卫铭想起自己发光毁了大兴,苦笑着问道:“我毁灭了大兴,是不是也是实验?”

“也是,也不是。”陈教授摇了摇头,“一遇到具有价值取向的问题,你还是跳不出地球人类的思维定式。”

“这不也是你们实验的一个课题吗?”卫铭笑了笑说。他知道,自己虽然经历过赫斯特,也充当过迪尔莫的载体,但思维方式和价值取向难以改变,这一点可能也是陈教授想知道的。

“为什么要我去做?”卫铭抱怨着说,“毁了大兴和待我如亲人般的人们,我真的很痛苦。”他眼含热泪,“现在地球怎么样了,是不是都被改造了?”

陈教授拍了拍卫铭的肩膀:“一会儿我会带你去实地看一看,你先休息。”

“我还想问个问题,”卫铭忙说,“李先生是谁?”

陈教授笑了笑说:“是更高维度的智者。”卫铭还想问,陈教授摆了摆手,“不必问了,他不是神,全宇宙只有一个神,那就是创造万物的上帝。”

陈教授走后,卫铭感到有些困倦,他整理了一下枕头,想要躺得更舒适些。 这时,他发现枕头下面全是细线,仔细看,是一种特殊的导线。他明白,即使自己睡觉,也是在实验中。他躺在满是连线的枕头上,感到自己像似飘了起来,浑身十分轻松,整个人好像变成了空气,既可以随心所欲地变幻,也可以漫天飘散,这种感觉很舒适、也很惬意,非常美妙。

他飞出房间,又飞到天空。天空中闪烁着各色的光,是地球上看不到的,这些光变幻出各种形状,有的像山川,有的像房屋。在这些山川和房屋中间,飘着许许多多的人。他们和自己一样,飞来飞去中,一会儿重叠在一起,一会又分开,相互在身体里穿过,好像光影一样。有的在屋子里,或躺着、或坐着、或做一些卫铭看不明白的事情,都如光影一样。

这时,王美娜和尚勇过来,他们后边还跟着克瑞斯、王卫红、科斯、海伦等。他们笑着招呼卫铭,卫铭过去,与他们亲切地拥抱和握手,曾经的不愉快已经过去,他们和卫铭一样,对过去的一切不再计较,好像这一切都在计划之中,而这个计划又好像是一个实验,无论什么结果,都即将结束了。

就在卫铭与尚勇握手的一瞬间,他明白了,自己在大兴用能量球发光时,张峰和尚勇为改变地球和人类,所作的工作是他们三人合力改变地球物质形态,也同时对人类进行改变,使人类的身体也成为半物质形态。这一切都是迪尔莫的计划,只是当时卫铭产生很大的排斥。所以,迪尔莫从卫铭身体里出来,让卫铭完全不知道迪尔莫的计划和行动。

而后,卫铭完全失去了意识,而张峰和尚勇作为迪尔莫的分身,他们一道完成了整个改造工作。张峰和尚勇的身体也变成了透明的,是半物质化的,与其他人类是一样的,只是他们找不到卫铭,卫铭像似消失了一样,就连迪尔莫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地球改造很快完成了,完全成为半物质化的状态,一切按照迪尔莫的设计模型,成为一个独立于宇宙中的小星球,也是一个具有完备设施的空间站。而那些被改造的人类,就成为这个星球或是空间站的民众。

“看看改造后的地球。”陈教授说,他双手高高举起,一道很强的光从他双手发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一股力量。“你们现在可以在地球上隐身了,他们看不到你们,跟我来吧!”

大家随着陈教授来到地球上空,俯瞰着被改造后的地球。这个像冰一样半透明的星球,已经不在太阳系了,它像黑夜里的一盏孤灯,孤孤单单的,在空洞的黑暗中闪着微弱的光,看上去很是悲凉。

陈教授对大家说:“你们下去看看吧,那里已经又过了三百年,情况怎么样你们一定想知道。去看看吧,会有大事发生。”他又对卫铭说,“你可以见见迪尔莫,告诉他阿波斯已经来了。”

大家按照陈教授传给的方法,很快到达地球,他们分别寻找自己熟悉的人,了解他们的生活情况,以此了解改造后的地球和人类的状况。

尚勇急于看到达卡。当初,他与张峰作为迪尔莫的替身,完成了地球改造,使地球变成半物质形态,成功脱离了太阳系,在一个远离阳光照射的地方孤单地飘着。本来,一切都是按计划行事,可是,作为极少数保留原有意识的尚勇,突然意识到,人类在失去原有意识的情况下,已经不知道获得长生的快乐。在他们心里,他们的生命就是这样,没什么值得高兴的,至于达卡,她也同这些人一样,不知道自己的过去,只知道是圣皇尚勇的妻子,是圣皇后。

按理说,作为圣皇后,她应该感到自豪,甚至骄傲。可达卡却毫无自豪感,这让尚勇感到苦恼。他终于感觉到,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就是协助迪尔莫改造人类,致使人类失去了原有的快乐,进入到极度漫长与无聊之中。他把王建功找来,询问王美娜的情况。王建功告诉他,王美娜失踪了,是在人类改造时失踪的。

王建功很是痛苦地说:“我姐姐当时没有获得超能力,本来,应该和其他人一样被改造,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在改造后就不见了,有可能她不接受改造被毁灭了。”

“王卫红也不知道吗?”尚勇问。

“他们也都失踪了,包括克瑞斯、科斯、海伦。”王建功哽咽着说道。

他是保留原有意识的,对于失去亲人,有着人类固有的痛苦情感。“我们这些有着原有意识的人,和那些已经失去原有意识完全不同,我看到他们对过去毫无记忆,每个人都机械地活着,真的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是啊,我看到达卡就是这种心情。”尚勇十分伤感地说。

他用密语对王建功说:“我想恢复达卡的记忆。”

王建功神情紧张地看了看左右,尚勇知道,王建功怕被人听到,他们都知道,迪尔莫坚决禁止恢复人类的记忆,这是最高禁令,谁若违反,就要接受毁灭性的惩罚。

当然,恢复人记忆的事情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只有保留原有意识的几个掌握超能力的人才能做到。

“好了,你别多想了,快去吧!”尚勇不想连累王建功,把他支走。

王建功走后,尚勇回到达卡那里。他对达卡说:“我想到皇家科学院去看看,你不是也想看看我们曾工作的地方吗?”

达卡还是微笑着,好像永远都是一个动作,机械地挽着尚勇走出寝宫。他们来到科学院,院长已经带着一群人在门外恭候,尚勇的卫队刚过来,他们就全部跪倒,高呼:“圣皇永福!圣皇永福!”

自从人类改造完成,皇城的人就把“圣皇万岁”改成“圣皇永福。”这是王建功提议的,理由是,“万岁”太平常,已经没有祝福的味道了。尚勇和达卡挥手向他们致意,然后在院长的陪同下,简单参观了一下几个重要的实验室后,便来到尚勇的工作室。

这是一个特别机密的地方,四周尽是最高防护设施,只有尚勇能够打开,而且信息屏蔽也是最高级别的,任何信号都无法进入。尚勇将所有门关上,让达卡坐在一个满是连线的椅子上,他开启了超能信息传输装置,他要将从前保留的达卡的记忆传输到达卡大脑的生物芯片里,让她知道过去的一切。

突然,大门开了,迪尔莫与王建功进来,后面跟着一队卫兵。“好大的胆子,竟敢违背我的禁令!”迪尔莫恶狠狠地看着尚勇,“看来,你的圣皇作够了!”

尚勇看着王建功,他明白,一定是王建功告的密。王建功冷笑着说:“达卡是我的。”

他一抬手,一股电流进入达卡的身体,达卡起身,微笑着挽起王建功,她回头对尚勇说:“你是谁?带我到这里干什么?”

“从现在起,世界没有圣皇了,”迪尔莫说,他一挥手,将尚勇扣住,尚勇慢慢融化了。

尚勇知道自己被迪尔莫毁了,他突然感到自己飞了起来。他明白,现在的自己已经不再是人类、或者已经没有了人类的身体。他飘飘荡荡来到空中,看到一个人飞过来,是母亲唐丽音。她没有说话,拉着尚勇的手,一起飞进一个房间。进到房间,尚勇发现,里面有王美娜、王卫红、科斯等,还有一个老者。王美娜指着老者说:“这是陈教授,你在阿波斯上了。”

“我是死了吗?”尚勇问道。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陈教授说,这话卫铭好像也说过,尚勇突然明白了,生与死在这里叠加了,薛定谔的猫······

现在,尚勇急于知道达卡的情况,三百年了,她怎么样了。他来到过去的圣皇宫。看到牌匾上写着“市政府”三个字,由此推断,迪尔莫没有再选圣皇,自己这个圣皇就是一个特殊时期的产物,短短几个月,在三百年的历史中只是一瞬。

尚勇飞进大厅,这里原来是圣皇议事的地方,高高的椅子还是原来的样子,他很奇怪,三百年,竟然一点儿变化都没有,难道时间在这里停止、或者说同赫斯特一样,进入了另一个维度?

大楼里静得很,只有几个智能机器人在缓慢走着,看不到一个人。尚勇来到原来的寝宫,发现这里只是没有了“寝宫”的牌子,其它和原来的一模一样,毫无变化。他飞进里间,见达卡在床上躺着,全身被一层蓝色的网包裹着,蓝色的网不时流动着光线,很像电流。

这时,外间有人走过来,是王建功,后面跟着几个随从。他们走得很慢,与楼里的机器人一样,像电影里的慢镜头。王建功走进外厅,随从站在门外,几个机器人缓慢过来,端上茶水、咖啡等饮品和五颜六色的水果盘。王建功坐在沙发上,慢慢品着茶饮和水果,动作同样异常缓慢,像老式机器人。外面的随从们缓慢地离开,只有几个机器人在慢慢地来回走着,不时向杯中添加饮品。整个屋子很静,机器人和王建功的动作很机械、也很单调。尚勇在一旁看着,很是奇怪。王建功的一杯茶竟然用了几个小时,这样的节奏让尚勇感到很累。

时间大约过去了一天多,王建功身上发出的蓝光,慢慢形成了蓝色的网,有电流一样的在网上流动,和达卡的一样。王建功缓慢起身,走进里间,在达卡旁边躺下,他身上的网与达卡身上的网交融在一起。屋子里的机器人也停止了走动,整个房间仿佛凝固了一样,让尚勇感到窒息。他凝视着达卡和王建功,一股悲凉袭上心头。他不敢再看下去,悄悄飞离了皇城。

卫铭按照陈教授的要求与迪尔莫见面。他还没有开口,迪尔莫就阴沉着脸说:“我早就等你来了,我知道,斯先生和陈教授并不相信我,虽说没有阻拦,可还是紧随地球,随时对我进行控制。”

“他们并没有控制你。”卫铭说,“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你的计划,就现在地球的情况来说,你的计划成功了吗?”

卫铭知道,刚刚改造后的地球和人类都不是迪尔莫原来所设想的。“不过,现在的人类,整体生活在元宇宙的梦幻中,倒是和梦幻之城这个名字相符,这难道就是你理想的人类生活吗?”

这时,几个随从过来,他们手捧着泛着黄色的长袍和皇冠、权杖等,对迪尔莫说:“迪神,敬拜的时间到了,您可以到神坛了。”

迪尔莫向他们挥挥手,他们躬身退出,他将黄袍和皇冠穿上,手里拿着雕刻着圣兽的权杖,笑着对卫铭说:“怎么样?很神圣吧?过一会儿你就会看到,那些敬拜的人可不是在梦里。”

“他们的敬拜有意义吗?”卫铭问。

“任何敬拜都有意义。”迪尔莫说,他一边整理皇冠、一边轻蔑地说,“当然,他们要真诚、毫无疑虑地敬拜。”

“你是欺骗?你根本不是神!”卫铭知道,在那些信徒心中,迪尔莫就是神,是上帝创造的天使一样的神。可是,迪尔莫不过是赫斯特星的普通人,之所以能够有着神一样的能力,不过是高维度罢了。

“我没有欺骗他们。”迪尔莫知道卫铭所想。“我从没有说我是天上的神,我是迪神,迪尔莫神,难道我不配做他们的神吗?”他高高举起权杖,激动地大叫道,“我让他们长生不老,我让他们不劳而获,这还不够吗?”

卫铭看着几近疯狂的迪尔莫,不住地摇着头,心里涌出一丝悲凉。他随迪尔莫来到神坛,当然,除了迪尔莫,别人是看不见他的。

神坛设在梦幻之城的中央,很高,很大,有六个边,可以从六个方向俯视全城。迪尔莫变成六个,坐在六个神椅上。看着下面匍匐在地的民众,他掩饰着内心的愤怒,敬拜的民众越来越少了,这些民众,为什么对敬拜越来越冷淡,这让他感到失望。

最初,每逢敬拜日,全城的民众几乎全部来到神坛下,几千万,人山人海,异常浩大。一百年后,敬拜的人少了很多,而后,越来越少,直到现在,不足几万人。仅仅三百年,如果几万年,几十万年······迪尔莫不敢往下想,他的心紧缩着。

突然,东侧一角有一些骚动。是达奇拉和米埃尔带着一队士兵冲了过来。

“你们要干什么?”迪尔莫站起来,举起权杖高呼道,“迪神在此,你们要造反吗?”

“我们就要造反,”达奇拉说,“我们不要过这种生活,这不是我们人类想要的。”他冲米埃尔一挥手,米埃尔举起手里的枪,对着士兵说,“兄弟们,上!活捉迪尔莫!”士兵们闪电一样飞上神坛,将迪尔莫围住。

迪尔莫突然将六个身体合在一起,变成一个巨型怪物,一个大大的头,六张脸,身上有12条胳膊、12条腿。他大笑道:“哈哈哈,你们都不想活了。”那声音十分恐怖、十分刺耳,神坛下的许多人都吓得瘫倒在地,嗷嗷大叫。可是,神坛上的士兵却纹丝不动,他们端着枪,乌黑的枪口对准迪尔莫。

“你们怎么不怕我的攻击?”迪尔莫惊奇地看着这些士兵,“难道你们是……”

“他们是我派来的,”随着声音,斯先生和斯米儿飞过来,“停止杀戮吧!”

斯先生手里拿着一个圆盒,他打开圆盒,一道光从迪尔莫身上飞出,在空中慢慢旋转着、聚集着,形成了一个球,是能量球。他又从卫铭的头上取出一个一样的球,两个球缠绕着飞进圆盒里。

迪尔莫看着卫铭,冷笑道:“原来能量球的另一半在你的头里,难怪我控制不了你。”他回头对斯先生说,“如果将能量球全部给我,我会成功的。”

“成功?”斯先生将盒子交给斯米儿,“如果将能量球全部交给你,怕是地球真的被毁了。”

“我没有毁坏地球,我是给他们建造一个极乐世界。”迪尔莫说,“让他们无忧无虑、永远生活在这里。”

“无忧无虑?”斯先生冷笑一声,“你看看下面吧。”

这时,下面已经挤满了人,有上千万人,应该是所有人都来了。“你问问他们吧。”

斯先生一挥手,整个神坛消失了,他们落在人群之中。迪尔莫在人群中找到哈维,拉着他的手说:“议长,你说说,我们的世界怎么样?”

哈维长长叹了口气,摇摇头,没有说话。

“我来说说吧,”武商走过来,他为了达绵人不被毁灭,在改造时归顺了张峰,也就是迪尔莫。这样,达绵城的大多数人被移入梦幻之城,设立达绵区,武商被任命为区长,管理区里的事物。“我在民众之中,我了解他们,的确,是无忧无虑,但是,却毫无意义。”

“毫无意义?”迪尔莫怒视着武商,“要什么意义,活着就是意义!”

他抓住卫铭:“你说,你们人类的意义是什么,是什么?”

“爱!”卫铭挣脱开迪尔莫,“你把爱从他们身上夺走了。”

“爱。”迪尔莫大叫道,“爱是什么?”

“迪尔莫,别再执迷不悟了。”斯米儿含着眼泪说,“你不会理解人类的,你不是神,你不过是一个赫斯特人,你没有权力为地球人选择生活,你已经违法了。”迪尔莫还想争辩,斯先生一招手,士兵们一拥而上,将迪尔莫拿下。

斯先生回手从斯米儿手里接过圆盒,打开盖子,圆盒里依次飞出六个圆球,六个球在空中旋转,慢慢变大,竟然遮盖了整个天空。而后,一道强光从空中射出,梦幻之城的人造天空开了,上面是阿波斯,阿波斯射出的光与能量球的光交织在一起,突然,一切都消失了……(待续)



作者简介:

满志刚,大庆市儿童文学协会理事,作品散见于《岁月》等报刊。


责任编辑:柴秀荣

二审编辑:隋  荣

终审编辑:王  如



点击量:2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