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文艺评论

产业调整期的稳定发展:2018年童书出版观察



谭旭东

(上海大学文学院,上海200444)


内容摘要:2018,正值改革开放40周年,图书出版产业迎来了新的调整期。受到儿童阅读和语文教育升温的支持,童书出版本年度依然处于升温状态。幼儿图书、原创儿童文学图书和引进版童书在整个童书中处于热闹状态。无论从出版机制、营销方式,还是从2018年原创儿童文学、引进版儿童文学、绘本和知识性读物的出版来看,童书出版还存在原创力不足、出版合作机制不成熟、创作观念落后和推广过度商业化等问题。

关键词:2018年;童书出版;观察;思考


2018年,对整个图书出版产业来说,是非同寻常的一年。党的十九大召开,迎来新的时代,图书出版产业迎来新的机遇。2018,也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图书出版产业迎来了新的调整期。由于新闻出版署对书号加强规范管理,整个出版业迎来了产业重组和市场转型,不少中小图书文化公司停业或倒闭,一些传统的出版社也不得不适应新形势,开发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但童书出版因为受到儿童阅读和语文教育升温的支持,其出版格局没有大的变化。

一.2018年童书出版现象

2018年,童书出版依然处于升温状态,幼儿图书、原创儿童文学图书和引进版童书在整个童书中处于热闹状态,总体来看,处于市场中心位置,各出版社都集中于这三块,尤其是专业少儿出版社都在抢占这三类童书的市场空间。

1.名家发力。原创儿童文学在整个童书出版里占比分很大,名家出场,市场效果往往不错。2018年,名家依旧发力。一是老一辈儿童文学名家如任溶溶、金波还在创造和选编作品,金波给新蕾出版社主编了一套儿童诗,95岁的任溶溶在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了童年散文集《我现在长大了》,这本作品幽默风趣,还配有任溶溶小时候的照片。已经年近古稀的邱易东、吴然、张秋生、常新港、张之路和年过花甲的黄蓓佳和周锐等也有新作品面世。如常新港在天天出版社出版了《尼克代表我》,张之路在天天出版社出版了《金雨滴》,黄蓓佳在江苏凤凰少儿社出版了小说《野蜂飞舞》,周锐在湖南少儿社出版了自传体童年小说《南京暑假》。二是曹文轩的创作势头强劲。自2016年摘得“国际安徒生奖”以来,曹文轩成了一个儿童文学的中心人物,各种稿约,各种会议和邀请,让曹文轩应接不暇,但他在忙碌中还挤出时间致力于创作。2018年,他在长江少儿出版社出版了《疯狗浪》,在天天出版社出版了《萤王》。这两部作品一面世,即获得广泛好评,媒体纷纷报道与评介。三是郑渊洁、沈石溪、伍美珍等进入作家富豪排行榜的畅销书作家出了不少新作品。如郑渊洁在知识产权出版社出版了演讲散文集《童话都不敢这么写》,伍美珍除了继续经营“阳光姐姐小书房”系列,其他作品还实现了IP开发,如她的校园小说《同桌冤家》系列在浙江少儿出版社出了漫画版4册。四是其他儿童文学实力作家纷纷出版新书。如汤素兰在湖南少儿出版社推出了童话新作《南村传奇》,郝月梅在河北少儿出版社出版了《我的海岛我的家》,张菱儿在科普出版社出版了校园文学《狗牙花香》,谢乐军在湖南少儿社出版了“森林国幽默童话系列”,殷健灵、薛涛、张吉宙、安武林、萧萍、彭绪洛、赵华、鹤矾、庞婕蕾和魏晓曦等都出版了新作。

2.奖项推动。2018年可以说又是一个童书设奖颁奖年,曹文轩儿童文学奖、金波幼儿文学奖、青铜葵花奖和时代图画书奖等纷纷推出,有的进行到了第二届。这些奖项推出了不少一线作家,为出版社集结了不少作品,奖项也对童书起到了推广作用。“青铜葵花奖”是由2017年由曹文轩发起,以其代表作之一《青铜葵花》命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天天出版社和曹文轩儿童文学艺术中心联合主办的奖项。分为“小说奖”和“图画书奖”,隔年交叉举行。着力于发掘中国故事、培养本土作家,植根于优秀的民族文化,力争选拔和雕琢承载全人类共通的美好情感,又独具中国特色和味道的作品。自第一届 “青铜葵花图画书奖”获奖作品面市以来,成功入选全国多地幼儿园书目。获金银铜奖的3部作品也在国际的舞台上大放异彩,《中秋节快乐》和《奇怪的团子》的版权成功输出到英国,前者还成为英国利兹大学“白玫瑰”中文翻译比赛的指定作品,《那只打呼噜的狮子》入选2018年博洛尼亚国际书展插画展。2018年“青铜葵花图画书奖”举办了第二届颁奖,夺得金奖的是杨小婷的《小狐狸的旅行》,夺得银奖的是杨博的《冬日伙伴》和张玥的《狗狗和它最好的朋友》,夺得铜奖的则是耿彦红和齐海潮的《猴婆婆的大苹果》、崔超的《我知道你们都没睡觉》和木可子的《在干吗》。另有6部作品获得特别奖。值得一提的是,11月10日,由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联合麦克米伦出版集团、阅文集团举办的首届“中文原创YA文学奖”在沪举行颁奖典礼。舒辉波的《天使的国》、王天宁的《跳舞,在天台上》、连城的《豆蔻梢头》、王路的《永不宽恕的背叛》和石文芳的《少女笃的流浪与放逐》等获得提名奖。YA图书是给中国青少年的礼物,填补了少年文学的空缺。业界认为,这一举措将“激发我国YA文学创作,引发全社会对青少年阶段文学阅读的关注,不光有助于弥补当前我国儿童文学出版的结构性缺失,还有助于中国新一代青少年建构国际视野。”[ 陈苗苗、唐明霞:《YA文学创作与出版的国际经验借鉴研究:以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零时差-YA书系”为列》,《出版广角》2018年5月(上),第12-16页。]据举办方介绍,“中文原创YA文学奖”将从下一届正式更名为“青春期成长文学奖”。

3.绘本洗牌。过去十多年,绘本出版先是从日本引进,后来是欧美大量引进,如五味太郎、佐野洋子、宫西达也、古川正太郎、安野光雅等日本绘本大家和英国山姆·麦克布雷尼、安东尼·布朗,美国李欧·李奥尼、艾瑞·卡尔、大卫·威斯纳、斯坦·博丹和法国汤米·温格尔等的名字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但从2018年起,绘本出版倾向于原创,不再依赖引进版。蔡皋、周翔、保冬妮、熊亮、朱成梁、九儿和王早早等都创作了优秀的绘本,这有几个原因:一是引进过多,已缺乏经典品质,读者分散,且无法满足读者的高品质要求,因此读者呼唤原创绘本。二是多年的引进,已积累了丰富的审美创造和出版经验,使得原创有了创作和接受的美学基础。三是原创作家、艺术家成长起来了,有一批有实力的作家和艺术家。2018年在原创绘本创作上令人瞩目的是黑鹤与九儿的合作。有一次,黑鹤读到一本绘本,很受震动,萌发了创作绘本的欲望。于是,黑鹤主动联系到知名图画书画家九儿,请她为自己的小说《鄂温克的驼鹿》绘制图画。他们一起走进大兴安岭森林腹地,住在使鹿鄂温克族老人芭拉杰依的帐篷里,参观使鹿鄂温克博物馆,观察猎人狩猎时使用的鹿哨,体验乘坐桦皮船,在驯鹿营地生活,深刻体验到使鹿鄂温克人对大自然的热爱,对生命的敬畏。有了生活体验,九儿的画笔精湛多了,驼鹿的鬃毛根根挺立,大兴安岭的植被千姿百态,使鹿鄂温克的帐篷精巧绝伦。《鄂温克的驼鹿》这个原创绘本从筹备到出版,历经了四年的打磨。黑鹤认为“图画传递出了使鹿鄂温克的精神,每一幅画都严谨考究,书中的每一个生命都真实自然。”这是原创绘本创作的典范。

4.童诗散文出彩。童书出版一度充斥着唐诗、宋词的各种注音版,却极少有现代童诗集和现代散文集。童诗出版也一直是原创儿童文学里的一个弱项,甚至是空白。但2018年,原创儿童诗好似热闹起来,而且有几套书受到欢迎,也值得重视:一是金波主编的儿童诗丛由新蕾出版社出版,包括了李德民、王立春等作者的诗;另一个是黑龙江少儿出版社的谭旭东主编 “亲近自然”名家原创儿童文学丛书,第一辑推出了耿立、海嫫、林乃聪和谭旭东四位诗人写的“二十四节气儿童诗”,可以说别开生面,既是自然书写,又是童心流露。三是庄丽如、池沫树、何腾江等广东青年诗人的儿童诗绘本出版。其中,池沫树的儿童诗绘本《橘子小鸟》由北京日报出版社出版。何腾江的儿童科学诗集《牵着蜗牛去散步》两册由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受到欢迎,半年内再版多次。2018年选编的儿童诗集也有两套引起关注,在小学生中广受欢迎,且在年内再版。一是王宜振主编的《中国经典童诗诵读100首》和《外国经典童书诵读100首》,由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出版;另一套是谭旭东主编的《世界最美儿童诗集》(中国卷、外国卷两册),由漓江出版社出版。后者容量大,每册收集了300多首童诗,其中,外国卷汇集了最权威的童诗翻译。儿童散文出版方面,吴然的《抢春水》由广州出版社出版,这是吴然作为课本作家的美文精选。叶开的《野地里生,野地里长》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推出,这部散文用温暖的笔调给儿童读者描绘了一个在南方小城中,倒挂在树上的无忧无虑的男孩的成长史。

5.科幻科普升温。刘慈欣、郝景芳获得国际科幻文学“雨果奖”后,科幻文学受到的关注度前所未有。科幻文学的主要读者一直的是青少年,特别是童年期的男孩尤其喜爱科幻。2018年,由董仁威、超侠主编的“中国当代少年科幻名人佳作丛书”在北京少儿出版社出版,是原创科幻的一件盛事。这套丛书包括刘慈欣的《超新星纪元》、王晋康的《少年闪电侠》、杨鹏的《超时空少年》、超侠的《奇奇怪怪历史大冒险之夏商周》、董仁威的《分子手术刀》和郑重的《大海啸》等,这套书还作为颁奖典礼的礼品书,向九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献礼。中国科普出版社的“中国新锐少儿科幻作家佳作丛书”,也进一步推动了少儿科幻的发展。此外,王琼华的儿童科幻小说系列(4册)在湖南少儿社出版,赵华的科幻小说《猩王的礼物》由大连出版社出版,闻婷的短篇科幻小说集《地球,下一站》在江西美术出版社出版,都显示了儿童科幻的魅力。在科普童书出版方面,河北少儿社推出了沈芬科学童话系列,广东人民出版社推出了廖浩斌的《自然课堂:岭南城市观树笔记》(4册)。还有上海大学出版社推出的冯羽的《走近非洲动物》系列和新世纪出版社推出的宋晓杰的《我的湿地鸟类朋友》。2018年,对科幻文学来说,还有一件事也值得关注。美国当地时间11月8日晚8点15分,由亚瑟克拉克基金会主办的克拉克奖颁奖礼及晚宴在美国华盛顿D.C.西德尼哈曼剧院举办。当晚,刘慈欣被授予2018年度克拉克想象力服务社会奖,表彰他在科幻小说创作领域做出的贡献。这也标志着中国原创科幻已经进一步受到国际主流科幻文学界的肯定。

6.主题突出。“作为国家意志和时代精神的风向标,主题出版也在应党和国家的宣传以及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向往的需要,不断转型升级。”[ 韩建民、熊小明:《新时代主题出版的八大转变》,《出版广角》2018年3月(下),第6-8页。]近几年,主题出版是出版业的一个大方向。2018年主题童书出版可谓出版界的一个亮点和特色,有红色主题,有思想主题,有传统文化主题等几种主题童书。主题童书的出版一来反映童书出版的时代性,二来反映童书出版坚持思想引领和文化引领的方向。在抓市场效益的同时,也力抓社会效益。如接力出版社尝试用绘本的方式推出了《资本论》(少儿彩绘版),让少年儿童走进马克思社会经济形态的巅峰之作,让人类政治思想的经典之作为孩子建构知识体系。天天出版社在汶川地震十年之际出版殷健灵的《废墟上的白鸽》,也是主题出版的一个标本,这本书描写了少女白鸽在突如其来的地震发生前后的故事。两个亲密无间的少女,两对迥然相异的母女,瞬间的天地倾覆,两天两夜惊心动魄的心路旅程。书中对灾难突发时人的极端遭遇和心灵世界的描写既细腻传神,又生动深刻,有如临其境的现场真实感,同时也呈现出牺牲与救赎、执着与放弃、死与生等美好和残酷并存的人性矛盾。福建少儿出版社也为纪念改革开放40年定制了杨笔的长篇励志儿童小说《雨中奔跑的少年》,该书以“春天的故事,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儿童文学原创小说”列入中国作家协会2018年定点深入生活项目,作家以长汀县的地域特色的山城为中心,叙述了实验中学的“故事大王”傅兴,怀揣梦想,却因意外失去了左臂,但他没有向命运低头,而是越挫越勇,逆风飞扬。经过努力,他成了少年作家、优秀记者和校园明星。小说表达了改革开放初期少年儿童的拼搏与突围、欢笑与泪水、责任与担当,激励新时代少年儿童攻克难关、敢于求索、用于承担。

7.异军突起。2018年,原创儿童文学除了以上提及的名家,还有三、四支力量凸显其价值。一支是80后、90后作家出场。余闲的“小米多诗词王国漫游记”小说系列在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后成为畅销书,于潇湉、王璐琪、许诺晨、安鹏辉和刘青鹏等也以小说和系列童话脱颖而出。另一支是伍剑、曾维惠、李燕和魏强等的“童年文化书写”小说,如伍剑的《西大街》和曾维惠《苦竹花开》等富有人文关怀,具有文化气韵,与曹文轩、彭学军等的创作接续起来,构成了新时期以来儿童文学创作的艺术一脉。还有一支东北军,他们在石油工业出版社出版了一套“温情疗愈儿童小说系列”,它们是王如的《星星河》、王芳的《倾听拔节的声音》、赵春景的《屋顶上的青果》、木糖的《春知的地图》、杨中华的《阳光照在路上》和林日暖的《第三本日记》等六部。许廷旺和马文秋的动物文学也成套出版,赵长发的海洋童话也强势推出了8本。李一锋儿童小说《遇见男孩丁小点》在作家出版社出版,连印三次。浙江教育出版社的张文俊的“张文俊奇趣童话故事系列”《工具总动员》和《饥饿的外星男孩》,在题材和内容上别具一格,其中《工具总动员》是国内首部关于工具的长篇童话,作者讲述的是童车、水桶、灭火器、玩具飞机等是如何打败电脑女王、大黄蜂警长的故事,内容新奇有趣,游戏色彩浓厚。

8.童书版权输出。2018年童书版权输出力度加大,对外译介传播实效明显。如汤素兰、保冬妮、谭旭东和熊亮等人的作品实现多次版权输出。曹文轩的作品更是版权输出大赢家,继版权输出尼泊尔后,《曹文轩画本·草房子》英文版版权被输出至南非,斯瓦西里语版也在2018年首发。令人欣喜的是,8月,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分别与俄罗斯尚斯国际出版集团和南非开普亚洲文化艺术传播有限公司就“百年百部中国儿童文学经典书系”和《曹文轩画本·草房子》版权输出进行签约。“百年百部中国儿童文学经典书系”精选20世纪初叶至今百余年间的120多位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的120多部优秀儿童文学原创作品,是有史以来中国原创儿童文学作品的集大成出版工程。本次第一批将从该书系中精选以高洪波所著《我喜欢你,狐狸》为代表的10本图书,译成俄罗斯语、哈萨克语、吉尔吉斯语等3种语言,输出到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白俄罗斯、乌克兰、塞尔维亚、保加利亚、格鲁吉亚、乌兹别克斯坦等9个国家。

二.2018年童书出版思考

无论是从出版机制、营销方式,还是从2018年原创儿童文学、引进版儿童文学、绘本和知识性读物的出版来看,童书出版还存在不少问题。

1.原创力不足的问题。童书的原创力不足体现在哪几个方面?第一是缺乏高素质的作家队伍。就目前来看,儿童文学作家队伍并不整体,30岁到60岁之间的作家普遍热衷于儿童小说、童话和绘本创作,儿童诗、儿童散文和科幻的作者偏少。第二是缺乏高质量的作品。虽然曹文轩获得了国际安徒生奖,熊亮的绘本也进入了国际安徒生奖绘本的小名单(前五名),伍美珍、汤素兰等作家在读者中的口碑也很好,但众多畅销书中却少有能够在国外受到欢迎的,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国际影响力还谈不上。第三是儿童文学名家和新人的交流互动太少,新人大部分关注的是各种儿童文学评奖和征文,想挣得名分,以吸引出版社和媒体的关注,他们创作的定力还不够,且原创跟着市场走的倾向非常明显。

2.出版合作机制的问题。近几年,不少出版社都设立了名家工作室,以工作室来加强出版社与作者之间的合作,并试图实现利益共享共赢。2018年江苏凤凰少儿社在苏州举行了“黄蓓佳工作室”挂牌仪式。湖南少儿出版社成立了“魔术老虎工作室”,这是专门为当地童话作家谢乐军成立的。工作室以谢乐军的童话形象“魔术老虎”命名,将以挖掘“魔术老虎”系列优质内容资源为龙头,打造童话品牌,开发优秀图书,并将有声书、视频书、动画片。据了解,湖南少儿社“魔术老虎工作室”还将承办首届“我是故事大王:写故事、画魔术老虎”征文大赛,明年六一儿童节前颁奖。但目前看来,各出版社的工作室机制的优势并没有发挥出来。有的只是简单的挂一个牌子,出作家几本书,作家和出版社之间的联系并不紧密,尤其缺乏品牌打造的设计,对工作室的知识产权保护也没有形成明显的制度性保障。名家工作室只是短期合作,缺乏长效机制。

3.儿童文学创作观念的问题。儿童文学一直强调“儿童本位”,但事实上又是市场第一,蹲下身子,来讨好孩子。因此被文学界批为“伪儿童立场,真市场目的”。甚至儿童文学界内部也认识到了这种“儿童本位”观念下的创作变异。杨红樱之所以饱受争议,就有这方面的原因。从世界儿童文学经典来看,都是从关注儿童、呵护童心、保持童心的角度来创作的。安徒生的童话不刻意写儿童生活,也不蹲下身子和儿童说话,他的作品里是人类最纯真的情感的自然流露。黑柳彻子的《窗边的小豆豆》写的就是作者自己的童年,表现的是一个孩子对社会的观察与理解,书写的是儿童对成人世界的思考与信任,作家创造的“巴学园”,其实就是孩子想要的世界。因此,儿童文学主要是要用童心感应世界,多维度展示儿童世界和成人世界。中国儿童文学作家不能理解世界儿童文学经典的精神内涵,刻意讨好儿童,就不可能在艺术上走上世界。

4.童书推广过度商业化。童书需要推广,优质童书更要尽量推到读者手中,影响更多的家庭和孩子。但童书推广过度商业化会破坏儿童文化生态,主要有三个问题值得重视:一是作家进校园没有门槛。只要出版社和新华书店愿意去营销,就可以联系教育部门,带着作家去讲座,去签售。应该设门槛,让那些粗制滥造的童书,品质不太高的儿童文学作品,无法进校园。二是要规范各种童书商业性排行榜。2018年不但有地方文化机构及儿童图书馆的童书排行榜单,有纸媒和电商网站的排行榜,还有出版社自己的排行榜。可以说五花八门,但背后都是出版社在运作,明显不是从儿童阅读和心灵成长的需要出发,而是从营销角度来做。三是各种儿童阅读推广活动太多,社区里,学校里,甚至图书馆里,都有大量的商业推广活动,影响了家长的选择,甚至干扰了学校教师的视线。四是童书评奖有些泛滥,以作家名字命名的儿童文学奖已司空见惯,逐渐失去其权威性。

5.如何向儿童讲好中国故事。接力出版社在2018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举办了主题为“大家一起做好书·真实的力量——现实主义题材儿童小说的新状态”的研讨活动。中外儿童文学作家、画家就关注现实主义题材儿童小说的新状态的话题进行了讨论。来自俄罗斯的翻译学院代表、莫斯科大学中国文学教研室教师、青年汉学家、入选“中俄互译出版项目”的王安忆《长恨歌》译者玛莉娅·谢梅纽珂,著名儿童作家尤里·涅奇波连科,著名插画师、戏剧艺术家兼导演叶甫根尼· 波德科尔津和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弗拉基米尔·济斯曼,和中国作家曹文轩、黑鹤、薛涛和王璐琪等以及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副总干事罗向京,广西出版传媒集团副总经理施伟文出席了对谈。大家针对“我们为什么需要现实主义的儿童小说?”和“孩子喜欢什么样的现实主义儿童小说和美术作品?”发表了看法,还就“当下中外现实主义儿童小说的新走向”进行了讨论。但给儿童讲好中国故事,就要写“现实主义儿童小说”吗?此外,2018年还有一个提法,即所谓要写“中国式的童年”。[ 李学斌:《从“中国式童年”到“中国童年精神”——论新世纪原创儿童文学的审美价值取向》,《文艺报》2018年3月12日,第5版。]给儿童讲好中国故事,不应该拘泥于题材,也不应该拘泥于地域化和本土化,而应该专注于儿童的内外生活与童心世界。儿童文学没有所谓的“中国式童年”,也没有所谓“美国式童年”,世界经典的儿童文学作品里只有人类最本真的童心、童年和儿童精神世界。

7.如何适应新媒体环境。在整个出版产业界,融媒体发展是一个趋势,2018年童书出版也开始适应这一形势,开拓融媒体平台,实现有效的知识服务。如华东师大出版社的“美慧树融出版平台”,是一个基于一套学前教育图书开发的线上线下融合项目,实现了课程图书、电子绘本、课件资源系统、互动白板教学系统、选题系统与订单系统、家园互通系统、交互式智能系统、一体机和移动互联网的无缝对接。浙少社也在第25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展示了其“融媒体项目国际传播出版平台”的阶段性成果。“绘声绘色”系列是浙少社和法国Bayard出版集团、阿里巴巴AI智能团队三方合作的产物。丛书精选了12本畅销法国的精美绘本,作者均为世界优秀绘本作家、插画家。该丛书立足儿童心理发展,打造儿童成长互动读本。每本书均围绕主题,为家长提供导读文章,设置亲子互动问答游戏和给孩子的创意游戏和手工。丛书作为国内首套配合天猫精灵制作的儿童互动图书,也是浙少社在实现图书的融媒体发展和儿童绘本类图书的互动化、视频化方面作出的有益尝试。分享会还展现了融媒体综合开发图书项目“跟着Wolly游世界”系列丛书。这套“孩子们的旅游攻略书”通过一只行走在世界中的蜗牛Wolly的视角,从世界名城地标景点切入,剖析景点背后蕴含的历史、文化、建筑、绘画、艺术以及自然科学的奥秘。除了丰富有趣的知识,该书最大的特色在于与当下热门的AR技术相结合。书中的内容已经开发成线上视频课程,以卡通动画的形式带给孩子艺术人文启蒙。可以预见,这种融媒体出版与儿童文学作品的IP开发将开创童书出版新格局。

6.如何做好童书的对外传播。近几年,我国出版业努力加强与世界出版的交流与合作,版权、贸易、投资、项目合作等方面都在增长,2017年全国共输出版权13816项,2018年专业少儿出版社也特别重视童书的对外传播,采取各种途径,尽可能地实现版权输出。2018年8月22日,第25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开幕当天,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举办了“写给世界孩子的水乡故事: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曹文芳版权推介会”。重点推介曹文轩的绘本《一根绳子》和曹文芳系列图画书《小喜鹊幼儿园》。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非常注重国际以及地区间的出版合作与交流,积极向海外输出版权,这是该社成功举办的第九届版权推介会,版权推介会已经成为该社向国际出版界推介输出好书的品牌活动。该社的曹文轩绘本《烟》版权输出到韩国、瑞典、法国、新西兰、尼泊尔等国家;《夏天》版权输出到法国、新西兰、美国、韩国、瑞典、埃及、尼泊尔等国家;《鸟和冰山的故事》版权输出到埃及、尼泊尔;“我的儿子皮卡”系列版权输出到了越南。通过版权推介,世界知名出版公司麦克米伦美国儿童出版集团将曹文轩绘本馆《夏天》英文版引进到美国,麦克米伦美国儿童出版集团版权经理凯瑟琳·克莱默(Catherine Kramer)说,他们对多个版本的《夏天》认真研读,引进出版美国版《夏天》时,吸收了各版本精华,对绘本做了调整以更适应美国市场,她还对本书在美国本土的市场营销计划做了介绍。中国和平出版社也举办了“熊猫和小鼹鼠”新书发布与版权推介。“熊猫和小鼹鼠”是中国和捷克共和国签订的国际文化项目,体现了中华文化和世界文化的充分交流与融合。做好中国原创作品的版权输出和海外传播,会大大促进童书产业发展,也彰显了中国童书的原创力与文化自信。

7.如何做好童书及相关产品的版权保护。2018年童书被盗版、侵权的现象不少。郑渊洁、伍美珍、曹文轩、沈石溪等作家的作品被严重盗版。4月北京市三中院,宣判了盗版328万册儿童读物的8人获刑,主犯赵春广以犯侵犯著作权罪获刑6年半,其他被告人分别被判缓刑到4年有期徒刑不等。据媒体报道,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破获盗版图书册数最多的案件。2018年8月,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就审结了一起杭州大头儿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时代佳丽商贸有限公司,因未经授权擅自将央视动画有限公司拥有著作权的“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的卡通形象制作成玩偶,而被央视动画以侵犯著作权为由诉至法院一案。最终法院认定,被告行为已经构成对原告演绎作品著作权的侵害,因此一审判决,大头儿子公司和时代佳丽公司停止授权生产、销售涉案侵权产品;大头儿子公司赔偿央视动画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28万元。童书盗版及相关知识产权被侵害,严重影响了童书出版产业的健康发展,在585家出版社都涉足童书出版的剧烈竞争环境下,这种违反现象更需制止并惩罚。

三.余论

2018年是一个转折点,总结改革开放40年的成果、经验,如何克服现实问题和困难,迎接新时代的挑战,是出版产业界一个共识。产业的深度调整,意味着印刷出版、电子出版、数字出版、互联网出版、大数据出版五种业态交叉融合,且竞争发展,将重构现代出版产业体系。国家新闻出版署日前下发的《关于制订和报送2019年图书、音像电子出版物出版计划的通知》,提出了制订出版计划的11项选题重点,这是2019年出版产业的一个指南。其中,第八个重点是“推动少儿出版繁荣发展”,要求“推出一批富有童真童趣、具有审美品位、题材形式多样的少儿读物。加强原创儿童文学和少儿绘本创作出版,推出一批本土化、乡土化,具有中国元素、中国风格、中国精神、中国气派的少儿读物”。[ 李明远:《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通知,2019年出版计划明确11项选题重点》,《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2018年12月21日,第1版。]相信,经过各出版社的努力,2019年的童书出版会迎来新的气象,在题材内容与形式方面都呈现新的面貌。


(作者:谭旭东,湖南安仁人,现为上海大学文学院教授,创意出版方向博士生导师。在《人民日报》《中国出版》《出版发行研究》《现代传播》和《出版广角》等报刊发表出版研究论文20多篇,出版《中国少儿出版文化地图》的著作。担任过多个全国性图书奖评委。获得鲁迅文学奖、全国优秀畅销书奖等奖项,还获得国家出版基金项目和丝路书香项目等多项。)




Stable Development in Industrial Adjustment Period: observation on children"s book publishing in 2018

Xu-dong Tan

(school of liberal arts, Shanghai university, Shanghai 200444, China)


Abstract: 2018 is the 40th anniversary of reform and opening up, and the book publishing industry has ushered in a new period of adjustment. Supported by the increase in children"s reading and language education, children"s book publishing is still on the rise this year. Children"s books, original children"s literature books and introduced children"s books are in a lively state in the whole children"s book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publishing mechanism and marketing methods, as well as the publication of original children"s literature, imported children"s literature, picture books and knowledge books in 2018, children"s book publishing still has problems such as insufficient originality, immature publishing cooperation mechanism, backward creation concept and excessive commercialization.

Keywords: 2018; Publication of children"s books; Observation; thinking


陈苗苗、唐明霞:《YA文学创作与出版的国际经验借鉴研究:以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零时差-YA书系”为列》,《出版广角》2018年5月(上),第12-16页。

韩建民、熊小明:《新时代主题出版的八大转变》,《出版广角》2018年3月(下),第6-8页。

李学斌:《从“中国式童年”到“中国童年精神”——论新世纪原创儿童文学的审美价值取向》,《文艺报》2018年3月12日,第5版。

李明远:《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通知,2019年出版计划明确11项选题重点》,《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2018年12月21日,第1版。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