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李 敏[黑龙江]:月是故乡明



大兴安岭,高纬度,月下的墨绿色深冷的湖,活跃的银白色的小鱼儿,调皮地吐着泡泡,几片红彤彤的叶子,落在了湖面上,风呼啸而过,或聒噪或静默,都是山林的绝唱。深秋,似乎是低迷的沉寂,困绝的眸子,更愿意欣赏夜色,而忽略了酸涩的白昼。那远远的泛着微光的圆盘,消逝的飞快,而那一片翠绿可以

永远留在黑土地上。

视野辽阔,这就是那片林海雪原。家乡的美丽,那棕褐色的夜晚,退成混沌,在梦里,在心里,似乎用一只手招摇,它律动在风中。一家人,在黑龙江畔,有一种磁力与我,互相吸引,隔开的只有距离,心却牢牢地拴在一起。母亲与父亲的联结,才有了属于我们三个人的亲密。

一年四季的变换,典型的大陆性气候,明确的春夏秋冬,让人领略不同的风采,也在夜里让我的思绪飞起。这种美丽像被面纱遮住一样,精致而朦胧,在黑夜的浓雾中绽放,是惊人而又模糊的柔光,让月下的清水,荡漾着一轮轮的圆圈。关上窗,然后倾听。陶醉着,融化着,我似乎毫无保留地表达对家乡的迷恋和痴狂。我懂她的温柔,我懂她的热吻,我懂她的微笑,是泥土发散语言,从飘出歌声。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会越来越喜欢没有雾霾的蓝天。而离开家乡的游子,无法忘却宁静静谧的深林古堡。自古以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美好祝愿,是远方的旅人的期盼,渐渐学会“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寄托,仰望星空,看一弯银钩,撒下无限清辉。而家乡的月,就像一个美丽的女人,她的变化,有时如同害羞的少女,躲进云里,一会又撩开面纱,露出娇容。有时又像开朗的小孩子,把圆圆的脸大大方方的给人家看,展示亮白色的牙齿中的笑颜。

城市的夜晚,通明的灯光,把人们带入别往的生活,一时觉得无比快乐。可是明亮去白天的夜晚也是会让人空虚,人无论年纪多大,对着无限的繁华不说,依然坚守着自己内心的山河。处在外地求学的人最渴望的即是见到“乡味”的东西,这在长年见不到这些的时候显得无比难能可贵,如果看到了,马上就好受家乡气息,眼睛都是放着光的亮。

不知不觉,又将中秋,那圆月依然挂在天空,时间也教会人们在这个小社会里成长,希望人们心怀明月,心怀家乡,不会愧对自己,也不会愧对我心中的明月。仰着头望着这边儿的月亮,心里想着那边儿的月亮,心里豁然开朗,这里就是家乡,无论我身在何方,只要人们心里有记挂,哪里都是家,哪里都有一直思念的月亮。


作者简介:

李敏,黑龙江大学学生。

(责任编辑:王芳)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